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我从长安来”邢庆仁画展

  • 展览海报
  • 《村画之四》 邢庆仁 34x34cm 2012年 国画
  • 《村画之二》 邢庆仁 34x34cm 2012年 国画
  • 《塞上》 邢庆仁 193x273cm 2009年 国画
  • 《春天》 邢庆仁 179x197cm 2009年 国画
  • 《月亮的话》 邢庆仁 185x162cm 2003年 国画
  • 《狮子吼》 邢庆仁 179x97cm 2017年 国画
  • 《写生6》 邢庆仁 45x38cm 2017年 国画
  • 《写生8》 邢庆仁 45x38cm 2017年 国画
  • 《金色蔷薇》 邢庆仁 135x135cm 1987年 国画
  • 《村画之六》 邢庆仁 34x34cm 2012年 国画
  • 《过兰州》 邢庆仁 175x135cm 2006年 国画
  • 《黄河边》 邢庆仁 146x176cm 2006年 国画
  • 《霸王》 邢庆仁 265x170cm 2009年 国画
  • 《写生3》 邢庆仁 45x39cm 2019年 国画
  • 《被照亮的家园》 邢庆仁 135x175cm 2003年 国画
  • 《长安》 邢庆仁 220x180cm 2019年 国画
  • 《玫瑰色回忆》 邢庆仁 180x166cm 1989年 国画
  • 《古道》 邢庆仁 190x250cm 2010年 国画
  • 《朝邑》 邢庆仁 145x210cm 2007年 国画
  • 《龙上》 邢庆仁 243x190cm 2014年 国画
  • 写生1 邢庆仁 28x22cm 2004年
  • 写生2 邢庆仁 32x41cm 2012年
  • 写生3 邢庆仁 39x65cm 2019年
  • 写生4 邢庆仁 65x39cm 2019年
  • 写生5 邢庆仁 38x45cm 2017年
  • 写生6 邢庆仁 45x45cm 2017年
  • 写生7 邢庆仁 38x45cm 2019年
展览时间:
2019-08-15 - 2019-08-25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中国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参展人员:
邢庆仁
展览备注:
展览场地:4号厅

展览介绍

邢庆仁将画展的题目自拟为“我从长安来!”这是他回顾和概括自己近40年创作生涯的由衷之言,是他对自身艺术思想和文化意识最贴切的表述。长安,是陕西省西安市的古称。作为一位出生在陕西的艺术家,他满怀赤子之心,用手中的画笔描绘这片古老而丰饶土地上的历史与人文,表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命的坚韧。“我从长安来”,这是一个很有深度和温度的表述。在这其中,“我”的感知、“我”的经验和“我”的直觉,是穿越历史星河的光,更是深沉而温暖的爱。庆仁先生深知,他艺术及其思想的不息力量源自以长安为象征的中华文化之源头。

邢庆仁1989年创作的《玫瑰色回忆》获得“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金奖,正值中国现代艺术勃兴之时,很多艺术家都在思考借鉴西方现代艺术的语言和形式,而逐渐离开了现实主义的创作理念。邢庆仁同样是一位对西方现代艺术张开臂膀的人,但他心底更清楚,深入现实生活之中是他的艺术创作迸发无限生命活力的不竭之源。显然,他的内心深处受到20世纪“乡土文学”和“伤痕文学”思潮的影响和启发:他对这块黄土地爱得深沉。所以,当他深入到渭北高原、到黄河岸边写生时,他深深被眼前壮丽的风景所震撼——这不仅仅是自然的风景,更是历史的风景、精神的风景,这就是一座时间的纪念碑。邢庆仁在创作时,也深深感觉到自己与这块土地内在的连接,这块土地养育了他,滋养了他的精神,给予了他一切。邢庆仁在绘画中力图呈现这块土地生生不息的力量,但不是炽烈的、豪放的,而是沉静的、朴质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农人们隐现其中,无论是清晨、黄昏,还是月光下的夜晚,生命都在悄然无息地生长。

就像在邢庆仁的绘画中,塑造性的线总是那么苍劲有力,彷佛是从远古旷野蜿蜒而来的沟壑,带着坚韧、带着艰涩,深深刻入这块广袤的土地。天地之间是依稀的光亮,时空在这里折叠、停滞、凝固,我们没有看到奔腾的黄河水,而是看到兀自伫立在高原上的生命的精魂。邢庆仁笔下高原上的农人们与黄土高原融为一体,在大自然生命的怀抱里,人是感受这母体温度的赤子,是承载精神的符号,在他们的眼神中总能感受到时空的悠远与苍茫,好像他们一直都会在那里,亘古不变。这就像一条缓缓向前的时间之河,他们的身体里流淌着祖先的血液,也自然成为这块土地不可分割的整体。正是因为如此,邢庆仁画面中的很多造型,就直接源于陕西民间剪纸艺术、彩塑艺术的文化经验。他将现实生活与这块土地的艺术传统并置,合二为一。因此,邢庆仁的艺术不同于传统文人艺术,也不同于美术学院造型体系,更不同于西方现代艺术的抽象,而是一种更融通的新的文人的抒怀,是朴野的写意之风。

他的墨气中传达的是厚润浑沌的土地意识、色彩中透出的是真挚纯粹的人本情怀。他的现实主义中折射出原始的、诗性的浪漫主义气质。一种乡野的憨厚和缘自于生命本体、或曰与生俱来的诚朴,使得他的作品给予人一种“真实”的存在!他是真的俯下身子让自己扎入生活深处,与人民同呼吸,体验和感受一片片文化记忆中的悠久历史。邢庆仁的艺术生命也得到了这块土地丰厚的馈赠,因为他在描绘这块土地上“无名者”的生命——这是一种源于“左翼美术思潮”的“平民意识”的自觉——所以他的绘画中有着知识分子的良知、有着人性的光芒。我在邢庆仁的绘画中,看到的是他对人的生命精神的颂扬。

中国美术馆是国家最高美术殿堂,是普及美育的公共文化平台,有责任通过收藏与展览、研究与教育,为新时代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开创新的篇章。两年来,中国美术馆策划和举办的“学术邀请系列展”,力图更明确展现中国美术馆倡导的文化精神和美术创作方向。我们非常感谢艺术家们能够将部分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为全体人民所共享。

我们希望,通过对德艺双馨艺术家作品的展览,激励广大文艺工作者在习近平总书记的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引领下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理想而不懈努力,为人民抒写,为时代放歌。

祝愿邢庆仁画展取得圆满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9年8月

我想说的话

在绘画上引我入门的人是父亲,领我出门的人是母亲。

有句话,一瓶子不响半瓶子咣当,人都认为满瓶子好,我倒喜欢半瓶子咣当着还有声音。学问是学不完的,不可求全责备。见过一种绿植叫孔雀竹芋,白天看上去舒展还很正常,一到晚上就神经了,叶子直直的硬着朝上翘。我一会儿看明白了,一会儿又犯糊涂了,想来想去还是不弄明白的好,它爱怎么长就怎么长。

一次,我过咸阳以西,采风交流,来的自然是画友,看的说的都是画,一位大胡子向我介绍他的画和作画过程。我说,画什么不重要,问题是怎么画,从现在的画上看,还是留一个人的好。他说,孩子和老人都是头一回出山,少画了哪一个都不行,万一丢了怎么办,我说,不会的,画在纸上怎么能丢呢。

合情又合理是生活,合情不合理是艺术。会画画的咋画都对,即便错了也对,不会画画的咋画都不对,即便对了也是错的。

杭州朋友来访,问及工笔画和写意,我说,萝卜和青菜各取所需,只要适合你的就是最好。吃肉未必就会发胖。但写意画到了今天在某种程度上也着实有点不太严肃,工笔画也有华而不实的问题,虽忠实于面子却丢了里子。画画时我也曾遇到过画得太像而自觉无趣,要么把它涂抹掉,要么重新开始,直画到有点意思才肯放手。现场写生的好处是能发现人之外的东西,即便寥寥数笔,人的神气在,魂在,这是对着照片很难体会得到的。我很喜欢古代兵法讲的“出奇制胜”,艺术何尝不是呢。

画画是人内心的独白,只有画出自己才能点亮人性,要知道,浪漫是人内心的强大,我没有“浪”过,也没有“漫”过。

人在自己的每个年龄段都有各自的神态和瞬间,不用刻意改变它,尤其艺术更是如此,疯子有疯子的神态语言,一旦被改造就不成其为疯子,既失去了本色也丢掉了人物个性。好比喝酒,各自喝香为好,喝高了对人不好,对酒也不好。

80年代末,西安美术学院由原来的兴国寺老校区搬迁新址。回城后多年的一天,忽有人说老美院办公大楼前挖出一尊鲁迅像,我顿时惊艳了,马上约好友一同前往,到了校园停下车子,一眼就看到站在办公大楼西侧的鲁迅先生,先生还是那一袭长袍,昂首挺胸,手里捏着烟卷。我看看鲁迅,看看天空,围着雕像转来转去,像在转一座山。

看过鲁迅,我在曾经生活过的校园里寻找,边走边想。脚步越显沉重,不知能找到什么。半山上长满荒草,几孔窑洞已破败不堪,俄罗斯风格的旧建筑墙面被粉刷一新。有心无语,我倒真成了旁观者,多想蹲在汉字的结构里发呆,乱写乱画,谁都不要管我,我也不管谁,我也不管我。

人什么时候开始过日子不躲不藏,在真实中找到自己,才有意义,因为,真是一切艺术的骨肉灵魂。

表现乡土题材的作品可以土,土得可以掉渣,但气不能土。气土了,画就活不成了。

我的画生发于故乡,故乡是我坚守的理由,虽然故乡老了,根还在,我还有真爱渴望。我细心观察过,杨树生长的声音像受惊下的风,朝着天空呐喊,这种声音只能在西北、在长安,别的地方兜不住,也吼不起。

邢庆仁
2019年7月27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