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共同的神话”第二届安仁双年展

  • 展览海报
  • 《艺术盲点》 奥利维罗-瑞纳迪 2019年 玻璃雕塑
  • 《共同体神话:永恒的解构与建构》 曾令香 高约450cm 装置、建筑垃圾、声音装置、LED等
  • 《在别处、涡、复生》 陈鸿志 2019年
  • 《残响世界系列创作》 陈界仁 尺寸可变 2014-2017年 录像、演讲表演、装置
  • 《残响世界系列创作》 陈界仁
  • 《残响世界系列创作》 陈界仁
  • 《木兰流水》 陈彧君&陈彧凡 尺寸可变 2018年 视频装置
  • 《木兰溪渡》 陈彧君&陈彧凡 尺寸可变 2018年 综合材料
  • 《仙境》 尔坎-欧兹加 3'54'' 2016年 高清影像
  • 《b2系列》 范勃 508x308cm 2016年 布面综合材料
  • 《日全蚀》 高世强 尺寸可变 2010年 影像
  • 《骨屋》 顾雄 尺寸可变 2015年 多媒介装置
  • 《骨屋2》 顾雄
  • 《诗的悬界》 管怀宾 尺寸可变 2018年 多媒介装置
  • 《我爱北京天安门、发言桌之三、手形花瓶》 何剑
  •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阳台》 何剑 180x513cm 2013年 中国画颜料、墨、宣纸
  • 《藏经95页 最新实用世界地图,藏经2123页世界地貌新图》 洪浩 56x78cmx2 2019年 丝网版画
  • 《有边之世界系列》 洪浩 2018-2019年
  • 《三尊石屿》 黄锐 600x550x250cm 2017年 石头、钢板
  • 《多投-没人赢》 嘉斯米娜-罗伯茨&路易斯-费尔南多-庞 392x303x90cm 2019年 特制篮球背板,包括几个篮球圈
  • 立《方体游戏》 焦兴涛 300x300x300cm 2019年 雕塑+装置
  • 金江波摄影作品
  • 《荒原》 卡迪尔-范洛赫伊曾 5x3.3m 2016年
  • 《荒原》 卡迪尔-范洛赫伊曾 5x3.3m 2016年
  • 《欲望》 卡洛斯-莫塔 32'00'' 2015年 有声彩色影像
  • 《21世纪铁皮人》 可可-福斯科 120x47x39cm 2018年 铝和钢
  • 克里斯-乔丹作品 475x244cm 2018年 彩色喷墨打印档案
  • 《无尽闪电》 克里斯提娜-卢卡斯 2015年 影像装置三屏幕
  • 《完美模型》 李昌龙 240x6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无主地》 李昌龙 120x3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边境》 李勇政
  • 《边境1、边境2、边境3》 李勇政 2019年 视频
  • 《边境1、边境2、边境3》 李勇政
  • 《边境1》 李勇政
  • 《黄金屋》 刘家琨 2017年
  • 《义乌调查》 刘建华 可变尺寸 2006年 综合材料
  • 《浪》 卢征远 300x240x200cm 喇叭、播放器、电线MP3、水盒电子控制喷水系统
  • 《安全》 缪晓春 200x200cm 2012年 布上素描
  • 《安全》 缪晓春 200x1000cm 2013年 布上丙烯
  • 《无中生有》 缪晓春 2011-2012年 三维影像装置
  • 《天体系统》 佩恩恩 11'49'' 2018年 三屏影像
  • 《机械土耳其人》 乔普-凡-莱斯豪特 195x112x240cm 2015年 钢铁
  • 《领地》 琴嘎 尺寸可变 2007-2019年 雕塑、狼皮、树脂、牛骨、机械动力控制系统等
  • 琴嘎作品
  • 《看不见的城市-不可抵达的城市,看不见的城市-身体的城市》 邱黯雄 2019年 影像
  • 《求知去吧,哪怕远在中国》 邱志杰 370x880cm 2019年 纸上水墨
  • 《虚构地理学》 邱志杰 245x375cm 2017年 纸上水墨
  • 《家园》 任戎 1000x1000cm 2019年 空间装置 铁锹面具2000件,钢铁
  • 《微风》 师进滇
  • 《微风(2)》 师进滇
  • 《安仁-新月》 宋振 尺寸可变 2019年 影像
  • 《鸱吻之泪》 孙逊 尺寸可变 2017年 影像
  • 《彩钢板-70度角》 谭勋 4700x4950x8650cm 2019年 装置、彩钢板、铆钉、数字影像
  • 《彩窗》 田晓磊 130x73x20cmx2 2019年 影像装置
  • 《半杂交文明团》 童昆鸟 700x600x400cm 2019年 装置、电机、感应器、恐龙模型、木料、金属、镭射灯
  • 《半杂交文明团2》 童昆鸟
  • 《刷屏》 王度 尺寸可变 2019年 装置 黑板、粉笔
  • 《刷屏2》 王度
  • 《通俗人类学研究》 王广义
  • 《通俗人类学研究》 王广义 尺寸可变 2017-2018年 纸上丙烯、图片
  • 《通俗人类学研究》 王广义
  • 《甜蜜之家》 沃尔肯-阿斯兰 6'47'' 2017年 影像
  • 《兽笔》 邬建安 280x200x200cm 2018年 装置、颜料、人造毛发、玻璃钢、标本、发泡剂等
  • 《药师佛》 吴达新 400x200x200cm 2019年 装置
  • 《东山西园南海北国》 吴俊勇 2018年 四屏动画装置
  • 《LiLi的星巴克时间No.1、No.2》 忻海洲 110x110cm 2018年 布面丙烯油画
  • 《黄桷坪的“英特纳雄耐尔”No.1》 忻海洲 200x540cm 2019年 布面丙烯油画
  • 《一个转换案例的研究》 尺寸可变 1993-2018年 综合材料
  • 《透明社会》 许毅博 尺寸可变 2019年 交互影像装置
  • 《“莫嘚世”根据场地尺寸制作》 许仲敏 2016年 机械动态装置、综合材料
  • 《天梯 切口》 杨千 1050x100x10cm 2017年 装置、方钢与LED灯带
  • 《松下高士图》 尹朝阳 340x927x47cm 2019年 油彩、布、木头
  • 《风马旗》 张大力 尺寸可变 2008年 装置、马标本和蜡像人物
  • 《360度》 张琪凯 尺寸可变 2017年 多媒体装置
  • 《井上圆了的书房》 张文智 350x200x120cm 2018年 装置、动物标本、历史文物、纸本水墨
  • 《东方戏法》 张钊瀛、沈沐阳、姚瑶
  • 《东方戏法》 张钊瀛、沈沐阳、姚瑶
  • 《东方戏法》 张钊瀛、沈沐阳、姚瑶 1200x360cm 2019年 木板油画、墙体素描
  • 《和光同尘,以形显态》 钟飙 260x40x553cm 绘画装置
  • 《和光同尘,以形显态》 钟飙
  • 《人的庄园》 周庆辉
  • 周庆辉作品1
  • 周庆辉作品2
  • 《仪式》 朱莉卡-路德琉斯 11'53'' 影像装置
展览时间:
2019-10-12 - 2020-02-12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安仁华侨城创意文化园
展览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迎宾路2段-319

展览介绍

主题阐释

吕澎 著

1405至1433年,明代三宝太监郑和带领中国船队航行,从南京出发至婆罗洲以西洋面(即所谓“西洋”),拜访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爪哇、苏门答腊、苏禄、彭亨、真腊、古里、暹罗、榜葛剌、阿丹、天方、左法尔、忽鲁谟斯、木骨都束等地,最远到达东非、红海。这是15世纪末欧洲地理大发现的航行以前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系列海上探险。参与探险的一次船只最多达200多艘,船员达2.7万人,史称“郑和下西洋”(Zheng He's Voyages),无论当初的主要目的是不是建立稳固的朝贡体系,探索(不意味着是征服,因为明代的主要对外思想是“不征”,这一点上与欧洲的探险船队不同)更多的人类空间与世界互通有无无疑是下西洋的重要任务之一。

在宝船航行六十一年后的1492年,德国航海家马丁·贝海姆(Martin Behaim)与一位画家的合作,制作出世界上第一个地球仪,即Erdapfel(德语),意思是“地球苹果”。这个地球仪由两个亚麻半球组成,外围用木头加固,格洛克登手绘地图覆盖其上。尽管该地球仪因哥伦布尚未回西班牙不包括美洲,并且也有不准确的地方,例如日本(古语Cipango)画的比实际面积大并且位置往南偏离了不少,却构成了今天人们熟悉的地球概念:巨大的欧亚大陆、位于亚洲和欧洲之间的海洋以及圣布兰登岛。以后,欧洲人到达了亚洲,到达了中国和日本。人类进入了早期的全球化阶段。

从16世纪开始葡萄牙人、荷兰人、西班牙人以及英国人陆续到达中国,到今天人类的网络全球化时代,人类的文化发生了目不暇接并深刻的变化,但是,这完全不意味着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大同的世界。

第二届安仁双年展借用东西方两个历史的隐喻,来表达全球化时代当代艺术的主题:在复杂而充满戏剧性冲突的时代,观望、对话以及交流该如何进行?在一个全新的时代,如何来建立一个新的人类文化共同体?什么是全球化时代崭新的宝船,以致将亚洲和其他区域的人们带往地球他乡;而什么样的新的地球仪能够建立人类全新的视野,理解人类文明的昨天、今天和未来?人类如何来建立一个可以共同面对未来挑战的文明共同体?

上个世纪90年代,亨廷顿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由于现代化的激励,全球政治正沿着文化的界线重构。文化相似的民族和国家走到一起,文化不同的民族和国家则分道扬镳。以意识形态和超级大国关系确定的结盟让位于以文化和文明确定的结盟,重新划分的政治界线越来越与种族、宗教、文明等文化的界线趋于一致,文化共同体正在取代冷战阵营,文明间的断层线正在成为全球政治冲突的中心界线。

实际上,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时期像今天这样充满复杂性,作为基因单一永不重复的生命个体,生活在不同国家、地区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对世界的看法和表达呈现出必须通过不断对话的方式才能够沟通和理解的差异程度。艺术家的敏感性和艺术思想的丰富性是的声音会显得特别有感染力和启发性。基于历史的教训,艺术的声音具有敏感性和对未来的预言。

亨廷顿提醒:多文化的世界是在冷战结束之后出现的,而之前,世界大致是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以及被认为是贫困而缺乏稳定性的“第三世界”构成的。这当然不是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历史与文化沟通才开始出现,而是,之前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各个国家、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之间的差异被意识形态的冲突所涵盖,没有充分呈现出来。冷战结束之后,不同文明背景的人们开始将文化与身份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我们是谁?我们究竟来自哪里?我们将向何处去?于是,祖先、传统、语言、宗教、历史、习俗这类概念下的问题开化开本届双年展要呈现的面貌,尤其是在世界的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时候,艺术始成为更有效的政治策略与沟通工具。文化的组织能力和结构能力经常超越意识形态,文化的冲突也往往突破意识形态的一致性,这是安仁双年展的基本策略:通过艺术家的个人观察,以及他们与观众之间的对话,为这个复杂而多样的世界提供观察与分析的可能,通过美学的角度,去模拟人类文化交流中凸显的各种有趣的问题。

文明之间的冲突基于文化的差异,那么,从文化上去寻找沟通的可能性,进而去修改人类在文明基础上完成的制度、经济利益甚至国家利益,也许是有可能性的。从生物和哲学层面上看,冲突不可避免,同样,联系和衍变也是基本的文明事实。无论文明的种类是多是少,一层不变的文明是没有的。这就使我们寻找并提交新的文明范式有了可能性。

技术革命、政治安排、法治建设以及规则的制定,是国际社会国家之间建立共同体的基本保障。所谓共同体,是一个和谐至善的承诺,这是人类依赖其发展所需的生命个体的要求,然而,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的民族、宗教信仰、文化传统与习俗甚至不同的人种,概括地说,不同的国家文明背景具有明显的差异,同时,不同国家的利益与操作集团的特殊目的和策略上的问题,使得建立共同体变得十分的困难,因此,在具体的始凸显;文化的偏好、共性以及差异问题开始凸显。基于世界的变化,文政治与经济规则的制定的同时,利用价值观的讨论、文化的交流、人类伦理的商议以及艺术盲点的试错,也许是我们建立观念共同体的机会所在。由于文明或者文化的传统和留存的事实,我们可以在尊重不同文明的历史和传统的基础上,讨论如何来塑造适合人类共同体的全球化时代的新文明。

“共同的神话”意味着建立人类文明共同体的理想、问题与努力!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