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童话与神话”曾杨个展&“地方肌理”Dieter Nuhr个展

  • 展览海报
  • 《踱马》 曾杨 200x30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马夫》 曾杨 40x30cmx3 2019年 布面丙烯
  • 《墨者赴会》 曾杨 200x2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三清殿南》 曾杨 200x2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视而不见》 曾杨 200x2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预言家的幻觉》 曾杨 120x1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童话与神话》 曾杨 200x2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库塔伊西27》 Dieter Nuhr 50x50cm 2019年 艺术微喷
  • 《库塔伊西29》 Dieter Nuhr 50x50cm 2019年 艺术微喷
  • 《拉巴斯66》 Dieter Nuhr 200x200cm 2018年 艺术微喷
  • 《尼诺茨明达09》 Dieter Nuhr 200x200cm 2019年 艺术微喷
  • 《帕瑙提46》 Dieter Nuhr 200x200cm 2019年 艺术微喷
  • 《苏丹63》 Dieter Nuhr 50x50cm 2010年 艺术微喷
  • 《伊维萨66》 Dieter Nuhr 50x50cm 2019年 艺术微喷
展览时间:
2019-10-18 - 2019-12-18
开幕时间:
2019-10-18 15:3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麓山美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天府新区麓山大道二段18号
策 展 人:
田萌
学术主持:
蓝镜 尹丹
展览备注:
项目总监:张义
展览执行:李明明 张岚
视觉设计:冯宇峰

展览介绍

迪特·努尔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别注意那些地方的墙面:彩色的墙、斑驳的墙、残留着海报碎片的墙以及涂鸦的墙等。在镜头中,他拒绝了墙面所延伸出来的建筑、空间与环境,而仅仅择取墙面的局部,一处并无特别之处,甚至是最容易被人忽略之处。墙是建筑的骨架,是空间与空间的界限,也是一个地方的肌肤。墙面的材质、色彩、裂纹以及附着于墙面上的其他事物,如海报、涂鸦、水管、水渍等都是构成地方肌肤的元素。摄影是对目光的确认。迪特·努尔的摄影将目光投向那些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地方细节之上,并确认了它们存在。

Everywhere Dieter went, he would especially pay attention to the walls of those places - colored walls, mottled walls, walls with fragments of posters and graffiti. In the lens, he rejected the architecture, space and environment extended by the wall surface, but chose some parts of the wall surface, where there is nothing special or even the most easily overlooked parts. The wall is the skeleton of the building, the boundary of space and space and the skin of a place. The materials, colors, cracks and other things attached to the wall surface, such as posters, graffiti, water pipes, water stains and so on are all elements forming the local skin. Photography is the confirmation of eyes. Dieter Nuhr's photography focuses on the details of places that are most easily overlooked and confirms their existence.

曾杨将原本不相关的事物编制在了同一画面之中:旋转的木马与永乐宫壁画在城楼上的相遇、太湖石和留声机在庙宇前的相遇、白鹅和大黄鸭以及绿皮火车等在游泳池上的相遇……这些都像洛特雷·阿蒙的诗一样建立了不同事物之间的新的关系。这种关系总是超出一般经验范畴,也因此会给人带了一种认知上的困扰。制造困扰就像是一种冒犯,这使我们的经验产生一种断裂感,并迫使我们去面对那些一般认为的不可能的关系。

Zeng Yang compiled the irrelevant things in the same picture: the meeting of the merry-go-round and the murals of Yongle Palace on the tower, the meeting of Taihu Stone and the phonograph in front of the temple, the meeting of the white goose and Rubber Duck and train on the swimming pool ... All these, like LesChants de Maldoror's poems, have established new relationships between different things. This kind of relationship is always beyond the scope of general experience. So it brings a kind of cognitive perplexity. Making troubles is like an offense. It creates a sense of rupture in our experiences and forces us to face relationships that are generally considered impossible.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