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石家庄的夜巴黎”群展

  • 展览海报
  • 《还是做个浪子吧》 戴陈连 28'59 2016年 单屏录像
  • 《浪漫》 冯琳 尺寸可变 2015年 干花
  • 《离婚纪念照》 高美琳 127x95cmx10 2019年 收藏级艺术微喷、被拍摄者给对方的留言纸条
  • 《只要心中有沙,哪都是马尔代夫!》 何利平 25'03、120x99cm 2015年 行为录像、行为图片
  • 《黑桥纽约》 贺勋 100x200x5cm 2015年 led广告灯箱
  • 《天、天鹅、天鹅湖》 贾欣雨 100x13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去纽约》 金闪 6'37 2008年 单频影像
  • 《零件》 雷童 尺寸可变 2018年 人物扮演布偶服装
  • 《悲伤》 刘成瑞 120x80cmx5 2016年 行为、图片
  • 《象征物》 秦琦 120x120cm 2017-2018年 布面油画
  • 《龙妹》 申亮 80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 《一千次抚平你的心》 石玩玩 11'00 2011年 录像、10寸屏幕播放
  • 《修辞与情笺》 王将 21.2x14.5cmx9 2019年 文本
  • 《Hello Kitty!》 周洁 150x150x130cm 2014年 不锈钢丝(独版)
  • 《龙凤呈祥》 宗宁 180x120cm、31'41 2015年 摄影、视频
展览时间:
2019-10-13 - 2020-01-04
开幕时间:
2019-10-13 16:00
展览城市:
河北 - 石家庄
展览机构:
万营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
河北省翟营大街41号财库国际31层
策 展 人:
崔灿灿

展览介绍

石家庄的夜巴黎

文/崔灿灿

这个展览讲述了一个未发生的故事,可能是黄昏,未尽的梦,无法付出的爱;可能是人在某些刹那,会变回“人”这个物种,该有的样子;可能人生不是一场科学,它有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我讲个已发生的故事,“西雅图偷飞机的人”。我曾在很多夜晚,在街头的人流中,想起这个微不足道的故事。它远比许多历史事件和国际新闻更值得讲述。两年前,我看到一则消息,一个西雅图机场的地勤人员在结束了一天平常的工作后,偷偷溜上一架飞机,75分钟后,他和飞机一起坠毁在西雅图附近的一个小岛上。那天,黄昏的景色很美,他在天空上做出了一连串的惊险动作。他没有飞行驾照,也没接受过任何训练,只是靠着工作,享受过航空公司旅行的福利。他发动引擎,靠着在游戏里学到的操作,飞向天空,却不知如何降下。在和塔台的简单对话中,我只知道两点,他想去看在海里背了17天幼崽尸体的鲸鱼,想得到一份飞行员的工作。“我只是一个已经坏掉的人,我猜是不知道哪里有几颗螺丝松了吧。”这是他对自己的唯一解释。

我一直没弄清楚,为什么这个故事总是在我的生活里泛起。因为他和许多人一样的平凡?还是我们都有过类似的冲动?他和许多人一样,有着一个平凡的生活,偶尔在重复、枯燥的工作里有些抱怨,但又不知道如何,有时或许是懒,有时可能不知所措。他的家人和朋友说他很善良,正直。但这些词都有些“隆重”,他只是有一个不好不坏的生活。没有过波澜壮阔,也不会过分厌世,会悲观但不至于想伤害自己和别人。他在人群中不会显得过分孤立,也不会自己呆到了无牵挂。

总之,我们有着相似的轨迹。无论是在北京、石家庄,还是纽约和巴黎,生活很多时候都是一样既有高压,又无从反抗。我们的零件并没有坏,只是偶尔想有些脱轨。我经历过两种“难过”,一种是听说的,王小波做知青时,在夜晚的孤寂,没有任何未来可言,被安放在这天地之间。一种是我经历的“丧”,情绪莫名的低落,有很多问题想去解决,但又无从做起。

两年前,我去一个小区的地下车库,第一次看到几个在车里呆着的中年人,抽烟,放空,听些在KTV里用生命在尽情嘶裂的老歌。我知道,这是他们在回家前唯一的“安全空间”。“万家灯火”,有时只是夜晚自己走路时,才望到的一瞥感受。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苦多乐少,这些老话只是喝醉了才说。“生活”两字的份量比什么都重,也比任何词语都包含希望。但,在长大后,我们完全知道,生活里到处都是痛苦,而,比痛苦更为持久且伤人的是,到处都怀有期望的等待。

知道再多道理,听过再多故事,也过不好这生活。但总要拼劲全力的去过。我们用力爱过,也被爱过,爱的贫贱和控制让我们备受折磨。学会了抓住,也学会过放开。我们想过平淡知足的生活,结婚照里的幸福,掩盖了现实的无可奈何,但情感的无可奈何又让我们离婚,分别,多年未见。在这分秒与年月里,人们曾在白天哭泣,在夜晚微笑。有时,只是在办公桌的盆花前,我们想到过应该去巴黎的夜色,纽约的正午。分身无术,但我们可以用卡通形象安慰自己的人设,写下一封情书,拍下悲伤。有时,在梦里还能看到天鹅,但在白天的角落,玩具熊打湿的绒毛,既柔软又尖利。

无论如何,我们有太多共同之处,无法分辨出那是爱还是不爱的生活。但我深知,那个西雅图偷飞机的人和地下室里闪烁的灯火,时不时被我想起,我能捕捉到一抹相似的神情,一种共谋的眼神,人们一样的悲悯与温柔。它将我们的生活连接在一起,却不曾直接点明。

去年,我第一次去石家庄,这是个灰蒙蒙的、沉默的北方城市。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征服》里的场景,某辆老款的桑塔纳,某个桥北区的出租房,夜总会里的妈咪,吸毒后致幻的脸庞。那个戴着棒球帽的普通男人,只是走过,却开了枪。喷发的子弹如白日的焰火,那一刻,石家庄像极了巴黎。

石家庄一定有一个叫“巴黎”的地方,但巴黎一定没有石家庄。这个展览?是一个文艺故事,它喋喋不休,想说点什么,已经太晚。但它一定是这个时代残留的诗意,作为人的宝贵的,永不缺席的脆弱情感。

长大做什么?开飞机。像一个孩子和妈妈的对话。

2019年9月10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