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回望“二居”全国写意花鸟画学术邀请展

  • 展览海报
  • 《雪线晴光》 李雪松 290x180cm 2013年 纸本设色
  • 《亚马逊印象之凤梨之舞》 李雪松 290x180cm 2018年 纸本设色
  • 《雨后枝头添新枝》 连俊洲 220x200cm 2014年 纸本设色
  • 《元曲意趣》 连俊洲 138x35cmx4 2015年 纸本设色
  • 《白昼》 林蓝 104x104cm 2019年 纸本设色
  • 《梦·澳门·1999》 林蓝 211x171cm 2019年 纸本设色
  • 《百菜福来》 麻元彬 235x190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花落雨不知》 麻元彬 44x67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春到贡山》 满江红 240x120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空山春寒》 满江红 245x120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陌上花四屏》 宋秦晋 131x22cmx4 2018年 纸本设色
  • 《庭院紫气》 宋秦晋 45x34cm 2019年 纸本设色
  • 《和气满塘》 王天 68x136cm 2019年 纸本设色
  • 《盛世祥和》 王天 100x25cmx4 2016年 纸本设色
  • 《苍龙》 许敦平 180x97cm 2015年 纸本水墨
  • 《逍遥游》 许敦平 248x125cm 2017年 纸本水墨
  • 《在水一方》 许晓彬 238x80cmx3 2013年 纸本设色
  • 《静水清华》 许晓彬 230x200cm 2011年 纸本设色
  • 《榴园小景》 阴澍雨 58x48cm 2017年 纸本水墨
  • 《天涯有芳草》 阴澍雨 57x48cm 2017年 纸本水墨
  • 《惠安动物写生》 郑阿湃 38x45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写生动物之一》 郑阿湃 32x43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果熟来禽》 周午生 90x85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余闲太平》 周午生 90x84cm 2018年 纸本设色
展览时间:
2019-11-01 - 2019-12-01
开幕时间:
2019-11-02 10:30
展览城市:
广东 - 东莞
展览机构:
广东东莞可园博物馆
展览地址:
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可园路32号
策 展 人:
李志国 杨俏丽
学术主持:
许敦平 刘海勇
主办单位:
东莞市可园博物馆
协办单位: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 岭南美术出版社 东莞可园传统书画艺术创作基地

展览介绍

为万物造像——“二居”画学的当代启示

“回望‘二居’——全国写意花鸟画邀请展”将在可园博物馆举办,这是值得庆贺的画坛盛事。东莞可园,可以说是岭南画派的一个重要基地,19世纪中期,居巢、居廉在这里创作了一大批艺术精品,并且形成了具有重大历史影响的画学思想。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为了向先行者致敬,我们在此举办画展——这对于中国花鸟画与岭南花鸟画的历史脉络梳理而言,也是一个良好契机。本展览的举办初衷,是全方面展示当下艺术青年新近诠释传统艺术的各种面向;但同时也希望通过回望“二居”,观瞻在西学东渐的时代大潮中,中国画近一百多年来的沿革路径:传统艺术“借古开今”的当下活化,岭南画学“折衷中西”的现代演绎,有哪些是值得当代人深思和借鉴的。

据相关学者统计,以《故园拾香——居巢、居廉绘画》(“注”[1])为例,画册中居巢所绘制的题材:草本类13种,水果类7种,家禽1种,昆虫类10种,两栖类1种,木本类19种,鸟类2种,蔬菜类5种,藤本类2种以及石头。而居廉的画材就更多了,据不完全统计,居廉绘制的题材总类大约在287种左右,统计分为草本植物类65种、木本植物类58种、藤本植物类5种、昆虫类25种、两栖类5种、鸟类19种、水果类34种、蔬菜类29种、熟食类4种、走兽类10种、鱗介类25种、家禽类5种以及石头和部分难以分类的植物。

由上可知,“二居”的艺术视角是极其多元和广博的。这一点值得我们关注。众所周知,在“二居”所处的清朝中期,中国绘画的主流是文人画。文人画家的一个特点是选择为数不多的有特定寄寓功能的绘画母题(例如梅兰竹菊),作为他们日常笔墨游戏的一种固定样式。在这一群体看来,画作的重要价值主要取决于作品的笔墨和气息,而笔下题材的众寡并不是衡量一个画家艺术水平高低的绝对标准。也就是说,占据主流的文人墨客们,沉迷在一种超脱物象的艺术状态中,而有意漠视绘画的原始功效——“为世间万物造像”。恰恰在这样的环境中,身处岭南的“二居”却迥异时流,积极于自然界中发掘新的入画对象,拓宽绘画的表现边框,从而重新界定“画家”这一职业的本来属性。这一可称之为传统国画的“自改革”举措,也许在今人看来应是平常小事,但在一百多年前,其意义是非凡无比的。因此,必须申明的是,我们在读解历史画作的时候,绝对不能抛开它的诞生历史背景而夸夸其谈。

虽然,“二居”的这种画学思想,由于传统传播途径和地域文化的限制,并没有对同时代的中国画全体同行产生即时性、革命性、全局性的冲击,但它对于岭南花鸟画却是影响深远的——这从他们的追随者,如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等在现代画坛中的丰硕成果,便可得到印证。而且时至今日,仍然“涛声依旧”,在当代岭南,敢于接触新颖题材而在全国画坛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画家,也是为数颇多的。

另一方面,在大多观众的印象中,与“二居”息息相关的是两个关键词:“水”和“粉”。正如许多学者已经指出,这两者构成了近代岭南花鸟画的基本技法特色。诚然,“二居”的这种绘画技法应用与偏好,与岭南特定的地域莫有大关联。该地四季皆春,阳光明媚,雨水充沛,植物品类繁多,而且长年不败,一些东南亚热带奇花异草也能在此适应。为了准确还原万千物种的形态和色彩,“二居”发扬了传统绘画中没骨点厾技法,创造性地运用“撞水”“撞粉”技法。这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应对措施。他们二人深知,只有这样的表现技法,才能将岭南地区的特殊物象淋漓尽致地艺术化,也只有以乡土题材入画,才能建构起属于自己的特色艺术园地。从他们的这种艺术判断和坚守,我们还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前人传授下来的画法经验,只有在契合画家个人的实际绘画状况并能完美传达其审美意图时,才是好的活的传统。脱离实际、墨守成规,只会让传统文化固化为一种——丧失生命力的标本。对于今天的绘画从业人员来说,这一点是值得警醒的。

岭南,自古与中原相隔遥远。但饶有意味的是,当核心地区鼎革变换时,因为种种原因,岭南总是与主流文化保持一定的距离。它时而存留传统,时而擅于纳新……总而言之,它是一个同质的“异类”。从近代美术来看,这种特质体现得尤为鲜明。以“二居”为首的众多岭南画家,敢于放眼怀抱世界,寻求新的画学资源;而到了高剑父这一代人,就大胆引进在国人眼中是血统不正的现代日本画法,进行国画变革;以林风眠、关良、丁衍庸为代表的20世纪粤籍画家,更是出入中西,寻求现代国画艺术的另类表达。时至今日,这种绘画观念仍在支撑岭南地区画家的创作。譬如,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画,在当代艺术狂卷的地区中已经日渐消沉了,但在岭南,坚守该画种的中青年画家却不在少数。本次展览中粤地画家的写意出品就是一个生动例证。

回望只是一种姿态,但落点终将归于其回望对象的积极现实意义。假如仅将此次在可园举办的写意花鸟画展,视为展现当下画家们最新画作的一次普通雅集,那这样的回望未免过于缺乏历史意义。重新唤起中国人的“写意精神”,才是本次回望“二居”展览的最终意图。我坚信,参展画作是能够担负起此种重任的,唯有这样,才不辜负支持本次画展所有人员的辛苦劳作。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画学院副院长、花鸟画工作室主任许敦平

注:[1]广州艺术博物院、香港艺术馆合编,参展机构包括:广东省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香港艺术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东莞市博物馆、东莞市可园博物馆、岭南画派纪念馆。岭南美术出版社2010年3月第二版第一次印刷。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