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 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新生活

  • 展览海报
  • 展览海报
  • 《ADAHA-重生——NFT》 陈天灼
  • 《假日时光》 葛宇路 可变 2021年 综合艺术计划,影像、摄影、文档
  • 葛宇路作品 2013-2017年
  • 《假日时光》 葛宇路 可变 2021年 综合艺术计划,影像、摄影、文档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August 27th》 何翔宇 49'49''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July 17th》 何翔宇 42'30''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May 14th》 何翔宇 77'38'' 2016年 单频影像装置(彩色,有声)
  • 《京师全图》 绘造社(与雪城大学建筑学院合作) 长7x宽7x高0.4m 2021年 装置、综合材料
  • 《腹肌》 李燎 33x16.5x36.5cm 2019年 汉白玉
  • 《腹肌》 李燎 33x16.5x36.5cm 2019年 汉白玉
  • 《腹肌》 李燎 33x16.5x36.5cm 2019年 汉白玉
  • 《每天八件事》 李燎 整体尺寸可变 2018-2019年 胶带,荧光笔
  • 《做更好的人》 李燎 189’45” 2018-2019年 行为,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每天八件事》 李燎 整体尺寸可变 2018-2019年 胶带,荧光笔
  • 《做更好的人》 李燎 189’45” 2018-2019年 行为,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做更好的人》 李燎 189’45” 2018-2019年 行为,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做更好的人》 李燎 189’45” 2018-2019年 行为,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空间催眠01》 梁琛 120x120x300cm 2019年 室外装置,综合装置
  • 《做更好的人》 李燎 189’45” 2018-2019年 行为,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空间催眠02》 梁琛 1200x36x90cm 2021年 室内装置,综合装置
  • 《空间催眠04》 梁琛 74x74x74cm 2021年 室内装置,综合装置
  • 《空间催眠03》 梁琛 27x27x287cm 2021年 室内装置,综合装置
  • 《空间催眠06-1》 梁琛 138x138cm 2021年 绘画,铁、夜光石
  • 《空间催眠06-2》 梁琛 200x75cm 2021年 绘画,红砖、夜光石
  • 《空间催眠06-3》 梁琛 188x83cm 2021年 绘画,水泥、夜光石
  • 《空间催眠05》 梁琛 91x31x27cm 2021年 室内装置,综合装置
  • 《空间催眠07》 梁琛 160x32x192cm 2021年 室内装置,综合装置
  • 《空间催眠08》 梁琛 40x40x270cm 2021年 室外装置,综合装置
  • 《文字出口2》 梅数植&702 可变 2021年 装置,综合材料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画廊2》 倪有鱼 2020年
  • 《浮屠》 倪有鱼 2021年
  • 《浮屠》 倪有鱼 2021年
  • 《浮屠》 倪有鱼 2021年
  • 《浮屠》 倪有鱼 2021年
  • 《古老的闪电》 倪有鱼 2021年
  • 《古老的闪电》 倪有鱼 2021年
  • 《古老的闪电》 倪有鱼 2021年
  • 《古老的闪电》 倪有鱼 2021年
  • 《红外线》 倪有鱼 2020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巨人的黄昏》 倪有鱼 2018年
  • 《空间多米诺》 倪有鱼 2021年
  • 《空间多米诺》 倪有鱼 2021年
  • 《空间多米诺》 倪有鱼 2021年
  • 《空间多米诺》 倪有鱼 2021年
  • 《三重奏》 倪有鱼 2020年
  • 《三重奏》 倪有鱼 2020年
  • 《三重奏》 倪有鱼 2020年
  • 《草坪》 童文敏 8’26”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地方志》 童文敏 13’21”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放风》 童文敏 3’22”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草坪》 童文敏 8’26”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放风》 童文敏 3’22”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海浪》 童文敏 7’00”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微风》 童文敏 4’28”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海浪》 童文敏 7’00”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微风》 童文敏 4’28” 2021年 单频录像(彩色,有声)
  • 《1994年》 王子耕 4x3x13.5m 2021年 装置,木头,金属,石膏
  • 《1994年》 王子耕 4x3x13.5m 2021年 装置,木头,金属,石膏
  • 《1994年》 王子耕 4x3x13.5m 2021年 装置,木头,金属,石膏
  • 《橱窗》 赵赵
  • 《橱窗》 赵赵
  • 《橱窗》 赵赵
  • 《米开朗基罗的礼物》 周轶伦 可变 2020-2021年 装置,玻璃钢,烤漆,汽车座椅,塑料椅,金属椅,聚氨酯,灯,木板,仿真石,泡沫,自制T恤,pvc 管,木方,水泥
  • 《口头设计》 朱砂
展览时间:
2021-06-20 - 2021-09-07
开幕时间:
2021.6.19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山中天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南门万红里甲31号
策 展 人:
崔灿灿
主办单位:
山中天艺术中心
协办单位:
十点睡觉艺术空间
参展人员:
陈天灼,绘造社,葛宇路,何翔宇,李燎,梁琛,梅数植,倪有鱼,童文敏,王子耕,赵赵,周轶伦,朱砂

展览介绍

“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
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新生活

文/崔灿灿

一种新的现象正在发生,他们在不同的领域,以从未有过的方式动摇了过去的传统。

“新一代的工作方法”指的是,近几年在艺术、建筑和设计领域中,最具代表的新一代的艺术家所呈现的新艺术现象,以及带来的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新生活的变化。这个现象以工作方法的改变展开,他们打破了过去的工作范围和方法,艺术家不再只做艺术,建筑师不再只盖房子,设计师不再是平面上的规划,而是有着广泛的兴趣,更多元的工作,他们做艺术、做空间、做舞台、做表演和party,做服装、家具和各类新潮的设计。这些工作并无主次,也无本职和爱好,艺术和非艺术之分。他们的工作状态多元含混,跨文化、跨时空,永远充满活力、想象力和变化。“没有单一风格”的风格成为他们的风格。

新的工作让他们拥有更多的新身份,像是一个连接器、中转站或是文化综合体,一切资源,好玩的事物,都成为他们跨越的工具,也都是他们的舞台和战场。新身份也带来了新生活,他们生活在流动的世界,工作和生活不再分明,收藏旧物和新潮;经营空间、潮牌和人设;组织活动、策划展览、不分昼夜地酝酿运动、链接、party。他们可能是DJ、导演、纹身师、人群里的中心,无法单一定义的身份创造了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新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方向,他们没有必须达到的地方,不再有彼岸和此岸的划分,也因此获得了更广阔的土地。他们有目标,但只是短暂完成,他们不是过去的读者,而是未来的创造者。他们理性,但不是清教徒,随时可以动摇;感性、随机、时刻放飞和漂移,却又不乏策略。他们有着相同的方法,却没有相同的价值、兴趣。思想从不一致,也无太多交集。他们是新一代,但,是各自的新一代。他们不是一个风格或是流派,玩世、波普、卡通那样的一代,他们是真正摆脱了集体主义和运动热情的新一代人,他们的口音既不是西方思潮的产物,又不是中国的本土现实,他们是混杂了各种口音,真正成长于国际化的新一代。

在这个新的工作方法中,他们以自己作为方法,不是陈词滥调地自我表达,而是创造自己,实验自己,设计自己,发明自己。他们的艺术不过是自己的某种样子,作品不过是生活里的某个片段。于是,艺术成了人的周边,这些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和新生活,创造了他们所从事的全新的工作:艺术不是去改变艺术,而是去改变人。什么是人的定义,人的存在,创造人的可能,做更好的人。

To Be the Better One—The Methodology of the New Generation
New Work, New Identity, New Direction, New Life

By Cui Cancan

A new phenomenon is now emerging among people in different fields, shaking past traditions through unprecedented methodologies.

“The methodology of the new generation” refers to the new artistic phenomena emerging among the newest generation of artists in the fields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and the shifts they bring to work, identity, direction and life. This phenomenon unfolds through changes in working methodology. They have broken beyond the scopes and methodologies of work from the past. Artists are no longer makers of art, architects are no longer builders, and graphic designers are no longer arranging the plane. Instead, they have broad interests and more diverse work. They make art, make spaces, make stages, performances and parties, make clothes, furniture and all kinds of new wave designs. There is no hierarchy between these tasks, no divisions between profession and hobby, art and non-art. Their state of work is diverse and mixed, crossing culture, time and space, always brimming with vitality, imagination and change. Style without unitary style has become their style.

New work has given them new identities. They are like connectors, transfer hubs and cultural composites. All resources, all things fun, become the tools of their traversal, as well as their stages and battlegrounds. These new identities also bring new lives. They live in a fluid world. There is no longer a clear division between work and life, between collecting old things and new trends. They operate spaces, trends and scenes. They organize events, curate exhibitions, and are constantly fermenting movement, connections and parties through day and night. They can be DJs, directors, tattoo artists, the centers of crowds. Undefinable identities create completely different new life.

New life brings new direction. They don’t have a place they must reach; there is no longer a division between this shore and the next, and for this reason, they have gained a much vaster territory. They have goals, but they are quickly completed. They are no longer readers of the past, but creators of the future. They are rational, but not puritans. Their beliefs can be shaken at any moment: sensitive, adaptable, prone to take flight or be set adrift at any moment, but not for want of strategy. They have similar methodologies, but dissimilar values and interests. Their ideas are never united, and rarely converge. They are a new generation, but they are a new generation of themselves. They are not a style or a school, like the Cynics, Pop, or Anime generations. They are a new generation that has truly cast off collectivism and the passion of campaigns. Their accents are not the product of western ideas, or of China’s local reality. They mix all kinds of accents, and have truly grown up as an international generation.

Among these new working methodologies, they serve as their own methodologies, engaging not in cliche self-expression, but creating themselves, experimenting with themselves, designing themselves and inventing themselves. Their art is merely a certain way in which they are, their works merely certain snippets of their lives. Thus, art has become a peripheral. These new ways of working, new identities, new directions and new lives have created the entirely new work in which they engage: art is not in order to change art, but to change people, to change the definition of people, their existence, to create human possibilities, and to be a better one.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陈天灼

陈天灼

进入艺术家官网

绘造社

绘造社

进入艺术家官网

葛宇路

葛宇路

进入艺术家官网

何翔宇

何翔宇

进入艺术家官网

李燎

李燎

进入艺术家官网

梁琛

梁琛

进入艺术家官网

相关文章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