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我与博伊斯·王广义:人脸识别 - 寻找鞑靼人后裔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21-07-17 - 2021-10-17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上海昊美术馆
展览地址:
上海浦东新区 祖冲之路2277弄1号
策 展 人:
杜曦云
主办单位:
昊美术馆
参展人员:
王广义
展览备注:
地址:昊美术馆(上海)二楼特别项目展厅

展览介绍

人脸识别能找出鞑靼人后裔吗?

文/杜曦云

种族(Race),是在体质形态或遗传特征上具有某些共同特色的人群,划分时可以根据外在特征(如肤色、眼色、眼型、发色、发质、鼻型、嘴唇的厚薄、头型、脸型等)、基因、以及自我认同等为标准。“人种”这一概念以及“种族”的具体划分,都是相当具有争议性的课题,在不同的时代和文化中都有差异。

对于种族的研究,至少在两个范围(国家范围和国际范围)进行,各种研究的目的不同,讨论非常复杂。目前,围绕着人种概念展开的辩论横跨多个学科,对于人种是什么、是否存在、到底有几个、应该如何定义、如何理解、如何分析等问题,尚无定论或共识。

许多演化学家和社会学家认为,基于近年来的生物学研究结果,任何对于人类种族的定义,都缺乏科学分类的严谨性和正确性;人种的定义是不准确的、随意的、政治化的和约定俗成的,随文化视角的差异而变化,种族应该视为一种社会建构。

但也有其他科学家认为,人种概念并非毫无根据,人种概念和多位点基因数据之间的确有关联,而试图摒弃人种概念的真正动机,主要为科学以外的其它原因。例如,科学界对诸如“高加索”、“尼格罗”、“蒙古”人种等词汇的支持,在近一百年里有明显的下降。但这些词汇原先指的是颅骨类型,源自颅面测量的技术,目前在法医人类学等领域继续使用。

鞑靼人(英语:Tatars,鞑靼语:татарлар,俄语:татары),先祖为柔然,是多个族群共享的名称,包括以蒙古族为族源之一的游牧民族、在欧洲曾被金帐汗国统治的部分突厥民族及其后裔。中国的塔塔尔族和俄罗斯等地的鞑靼族,都源自古代蒙古草原上的鞑靼人。如今的鞑靼人主要分布于中亚、阿富汗和欧洲(俄罗斯的喀山、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白俄罗斯、波兰、立陶宛、芬兰)各地。

在博伊斯讲述自己神话般的濒死经历里,他说他的飞机坠毁在克里米亚的荒原上,鞑靼人发现了他,用毛毡包裹使他保暖、用油脂敷伤来治愈他。这个故事中,和祛魅后心底虚无的现代人相比,鞑靼人似乎保留了人类源远流长的某种神秘能力,提供给博伊斯开启艺术生涯的契机。博伊斯则从这个故事出发,对接和萨满、神学相关的大量寓言和符号,为他那些向着无限开放的艺术言行赋魅。

王广义在美术馆展厅里安置了人脸识别设备,让观众亲眼目睹自己和鞑靼人的面部相似程度。对观者而言,这可以是不期而遇的庄重“寻根”,也可以是变本加厉的轻松游戏,或者皆而有之。在中世纪至20世纪初的欧洲人绘制的地图里,鞑靼人的游牧区域被称为鞑靼利亚(拉丁语:Tartaria)。在欧洲文献里有时将“China”理解为汉人聚居的关内十八省,而将元、明、清朝境内北部的蒙古族和满族列入“鞑靼利亚”中,两者并列。在博伊斯的语境中,鞑靼人让失魂落魄者返魅后元气饱满的重新出发,鞑靼人-萨满-神学-政治-艺术之间环环相扣、起承转合。他认为艺术=生活,艺术=人:解放人类是艺术的目标,对我而言,艺术是关于自由的科学。在沉浸式遭遇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当代人眼里,“人脸识别”的意味是什么?鞑靼人的后裔长什么样?

2021年6月30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