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5观

  • 展览海报
  • 展览海报
  • 《鲁迅精神在解放区》 张仃 1948年
  • 《哪咤闹海壁画手稿》 张仃
  • 《泉州开元寺古柏》 张仃 137×70cm
  • 作品 张仃
  • 《望岳》 张仃 68×137cm
  • 《欲写长城》 张仃 76.7×83.8cm
  • 展览海报
  • 《经书》七联画之一 白明 201×117cm
  • 《青灵石》 白明 82×30×30cm 2017年
  • 《青山仁爱》 白明 56×56×83cm 2015年
  • 《山海新经·洪流》 白明 366×181cm
  • 《生生不息》 白明 50×50×56cm 2019年
  • 《玄黄·山海经》 白明 366×181cm
  • 《一线永动》 白明 66×66×60cm 2018年
  • 《云图·洛神》 白明 201×117cm
  • 展览海报
  • 《1-花底一声莺》 冷冰川 50×35cm 2003年
  • 《1-花开花落》 冷冰川 50×44cm 1996年
  • 《93-“仲夏“之五”》 冷冰川 50×35cm 1999-2004年
  • 《A42-江东系列》 冷冰川 45×30cm 1991年
  • 《A74-四月》 冷冰川 60×60cm 1984年
  • 《A93-闲花房之冬》 冷冰川 42×30cm 1989年
  • 展览海报
  • 《巴菲特》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保罗·安德鲁》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陈丹青》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陈萨》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范迪安》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葛优》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巩俐》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黄轩》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灰娃》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里奥·努奇》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马岩松》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普拉西多·多明戈》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王鲁湘》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王珮瑜》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吴冠中》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张艺谋》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章子怡》 逄小威 肖像摄影
  • 展览海报
  • 《哈尔滨大剧院》 马岩松 摄影
  • 《海口云洞图书》 马岩松 摄影
  • 《嘉兴火车站》 马岩松 摄影
  • 《乐成四合院幼儿园》 马岩松 摄影
展览时间:
2021-09-29 - 2022-02-27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通
展览机构:
南通美术馆
展览地址:
南通市崇川区湖东路66号
主办单位:
南通美术馆
参展人员:
张仃,白明,冷冰川,逄小威,马岩松
展览备注:
展览名称:5观
总策展人:范迪安
学术主持:王鲁湘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一)
展览名称:张仃艺术展
学术顾问:灰娃
策 展 人:王鲁湘
执行策展:彭宝玉 蒋鸿雯 谢晓莉 卢舒雅
学术支持:张仃美术馆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1年9月29日—11月23日
展览地点:南通美术馆四层A7—A10展厅
(二)
展览名称:白明作品展
执行策展:蒋鸿雯 徐祥祥
学术支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1年9月29日——2022年2月27日
展览地点:南通美术馆二层A2—A3展厅
(三)
展览名称:冷冰川新作展
执行策展:蒋鸿雯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1年9月29日——2022年2月27日
展览地点:南通美术馆二层A1—A2展厅
(四)
展览名称:艺术家——逄小威中外文化名人肖像摄影作品展
艺术顾问:万 捷
执行策展:姚伟伟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展览时间:2021年9月29日——2022年2月27日
展览地点:南通美术馆二层B1—B5展厅
(五)
展览名称:马岩松——MAD狂想曲
主办单位:南通美术馆
承办单位:MAD建筑事务所
南通美术馆
运营团队:任明星、姚伟伟 徐祥祥谢晓莉、蒋鸿雯、王紫蓉、张京一
业务支持:张媛媛、严菁菁
MAD建筑事务所
主持合伙人:马岩松、党群、早野洋介
策展团队:蔡艺璇、谢小璋、李乐缘、韩修远、赖含章、齐子樱、刘冠楠
平面设计:佐维视觉
视觉艺术总监:姜剑
平面设计师:刘玥含、傅诗欣、贺剑峰
展览搭建:上海客喜艺术品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灯光设计:三信红日专业照明(广州)、RDI瑞国际照明设计
多媒体设备:丽讯VIVITEK
特别鸣谢:冷冰川、于秋实

展览介绍

5观

王鲁湘

5是一个很神奇的数。中国先秦思想的许多概念,都用五来做集数,如五行,五味,五色,五方,五音。佛学也有五蕴,五觉,五观,等等。

五代表丛聚,在一个整体中有中心,有对称,有平衡,但不是均平,而是守正出奇,稳中有势,可能是数字中最好的结构了。

南通美术馆的处女秀大展,集合了张仃、冷冰川、白明、逄小威、马岩松五位艺术家,都是海内外享有盛名的中国艺术家;有纸本水墨绘画、纸本刻墨、布上综合绘画、瓷艺、人像摄影和建筑模型,五种艺术载体和媒质,差异很大,各说各话,但都有力量,而且都很优雅,是那种艺术绅士范儿的,很搭配南通这座城市的格调。

张仃是从民国过来的艺术“老炮儿”,从东北到北平,从沪宁到延安,是那种旋风式的艺术先锋,艾青说“张仃到哪里,摩登到哪里。”他几乎玩遍了能玩的所有艺术样式,最后沉寂于焦墨山水。

冷冰川是南通汉子,会绣花的那种。他的独门秘笈就是在墨纸上刻绘风花雪月,技进乎道,神乎其神!他又是一个腼腆的大男孩,把男人的性与灵,很秘密地藏在刀笔刻画的符号里,让观众去寻觅。在冰川的刻墨世界里玩这种成年人的“捉猫猫”,是一件煞是好玩的游戏。

白明是享誉欧罗巴上流社会圈子的艺术家,没有几个中国艺术家像他那样受到欧洲的博物馆、老教堂、古堡的青睐,他和他的作品是那儿的常客。当几只經典的白明瓷瓶往那些老欧洲的宅子里一放,哇塞!我好几次亲眼目睹那些西方绅士和淑女瞳仁里放出的光!

逄小威用柔和的光影拍摄文化人物和艺术家,他本人是一个音乐家,他从拍中国大剧院里的世界各地音乐家扩展到拍广义的文化人物,他从捕捉音乐灵动的激情到静观文人雅士的平和内心,这样一来,他的肖像上总是浮漾着秋水长天那般的澄明。他拍出来的我,比本尊更像绅士。

马岩松在北京的代表性建筑,就矗立在凤凰中心的对面,像玄武岩般的玻璃幕墙弯曲成山的模样,我几乎天天“高山仰止”。他在城市里搞“造山运动”,轰轰烈烈。他的理念很受欢迎,他也赢得了极高的国际声誉,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天才建筑师。

《5观》,不用中文字五,而用世界通用的阿拉伯数字5,表明了一种普世态度。从世界看中国,或许比从中国看世界,是一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文化视角,艺术亦然。

张仃艺术展

前言

张仃是一位在20世纪不同历史时期、不同艺术门类中均有建树的大艺术家。著名文化学者王鲁湘先生这样评价:“张仃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标志性的人物,参与和引领20世纪中国美术许多重大事件,促进和改变了中国美术某些领域的发展走向,离开他,一部20世纪中国美术史就是残缺的。”

张仃一生经历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时代。跌宕的社会变革,丰富了他的艺术经历,也为他提供了一展才华的艺术时空。他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怀抱崇高使命,一生为民族艺术和文化事业的发展奋力开拓,不懈探索,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艺术领域,创作了大量反映时代精神的艺术作品:

20世纪30年代,张仃以漫画为投枪匕首,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时代洪流,发表了大量抗战漫画,在漫画界崭露头角,被叶浅予称为“漫画界的一座金矿”。在解放战争时期,张仃随军转战到东北,以《东北日报》《东北画报》等为宣传阵地,创作刊载了大量漫画宣传品,有力配合了解放战争的宣传。还在极其艰苦的物质生活条件下,创作了一批兼备民族特色及大众化的优秀翻身年画作品。粉碎“四人帮”后,他在漫画界第一个拿起画笔,画了一大批时事漫画,开启了漫画的复兴运动。

50年代初,作为山水画革新的先行者,张仃提出了国画写生的主张,并与李可染、罗铭赴江南写生,回京后在北海悦心殿举办的江南写生展览,用行动平息了当时关于国画尤其是山水画创作出路的争论,并开启了中国山水画走向自然,反映生活的一代新风,被吴冠中誉之为“中国画革新的里程碑”。

到了70年代,张仃又开启了自己的焦墨艺术生涯,在以后二十余年里,他坚持用焦墨这一局限性极大的墨法创作山水,艰难探索,终于将焦墨笔法和墨法发展成一套完备的艺术语言,极大开拓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空间。此外,张仃还在书法、彩墨、民间美术、美术教育、理论研究等方面,成就斐然……

张仃也是新中国的形象设计师。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徽设计出自他手,他也是国徽的主设计师、开国大典典仪的总设计师。此外,新中国成立之初,每一次国际重大展览会中国馆的总体设计,全部由张仃设计完成,这一系列体现国家意志的设计艺术活动,向世界宣传了新中国形象,为我们赢得了国际上的赞誉……

纵观张仃的艺术及设计,致力于弘扬中华精神、树立文化自信、传承民族艺术,充分体现了时代风貌、中国气派、民族风格,是中华民族一笔重要的文化遗产,在当下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次展览共展出张仃焦墨画、书法、漫画、邮票、装饰画等80余件艺术作品及设计文献一批,涵盖了张仃先生各个艺术领域及创作阶段的代表作,能较为完整地呈现出张仃的艺术人生。

冷冰川的夜与昼

徐累

艺术是一棵倒长的树,从生活的天空向下追溯,它是黑暗中的争取。冷冰川的作品直接呈现着这样的画面,纸刻或油画,不外乎黑幕上的演示,明确的白痕就像记忆的挣扎,蜿蜒伸展,证明活着的基本欲望,是一种叫做通透的灵感。

对于渐行渐远的故往来说,被湮没的时光永远是茫茫长夜,即便换作对未来的期待,也一样渺无音讯,伸手不见五指。真实的世界总以象征的面目出现,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永远是黑暗中的潜行者,如果对暂时的时代之光无动于衷的话,实际上就有如盲人在蹒跚前行。

假定冷冰川是一个活在当下的精神盲人,行进在七零八落的艺术盲道上,他还需要依赖更多的工具吗?不必说,手杖,就是他的利器了。从心到手,从手到点,过程急促而直接,无暇顾及左敲右打的乐趣,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了。石涛说,“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如天之造生,地之造成,此其所以受也”,大多数画家享用着这个曲径通幽的过程。到了冷冰川这儿,他的“受”显然是一种“戒”,器事天工,短兵相接,心之本直接导致物之质。

冷冰川在刀锋上求生活,这是他为人熟知的风格。那些被称之为“墨刻”的作品,对人物和景致娓娓道来,不时有神来之笔让人叹服。他靠尖锐的触觉一点点供出事态,蛰伏在记忆里的幻想,几乎就是一次次显影。枝蔓的婆娑,隔栅的碎光,女人的欢情怨态,既是冷冰川的私人日志,同时也在挑逗观众的偷窥欲望。在明处观看影影绰绰的影像,它的不真切一定更能激发情绪的投入。所以,在冷冰川的“墨刻”作品中,即便他再怎样流露出一往情深的眷顾,“反阴”毕竟是最终的效果,就像被透析的生活,或者是默片,我们的观看是在距离之外的,梦境无非也是这般混沌不安。

对冷冰川来说,他的“墨刻”显然站在现实还原的立场,是日常生活内容的负片。许多人喜欢这些作品的理由,在于这些画面流露出风轻云淡的闲散,恰似漫漫求生道上,那些柏油缝隙中生长出来的野草。但是,画家不可能一直沉醉于温柔的夜,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生活的全部,当他的白天如期而至的时候,又能发生怎样一种变故?

显而易见,冷冰川的油画就是他的白天。黑夜的霓虹熄灭了,白天照例是清晰的,喧闹的,烟火气的,但冷冰川的白天却比黑夜更加冷漠和迷离。他不再像在黑夜中那样拥抱俗世,“墨刻”现实一下子转换为“油绘”的文化幻想,明确表示了超出现实的企求,心仪古琴、园林、皮影,倾心与牧溪和八大交谈。他大胆留白,不关心周围的应物,缺少细节的兴趣,没有一个存放情感的具体地点可以辨认,和“墨刻”作品将事物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的做法大异其趣。从作品内容看,冷冰川的“油绘”通过画史引经据典,与来自另一个黑暗世界的精神符号默契相处,大门紧闭,无涉现实,自己的藏身之处变成隐士的空灵之往。

稍事回神,我们需要适应画家从黑暗到白天的转身。貌似分离的两个系统——“墨刻”和“油绘”,其实就是冷冰川一个人的昼夜平分,它们之间的行为关联,似有隐形线索可寻。在“墨刻”中,冷冰川的刀锋直指消蚀的动机,纸面上披荆斩棘,过程是向下深刻,于黑暗处剔出事物存在的模样。转入“油绘”时,他开始向光亮的高处攀登,堆积画面表皮和肌理,层峦叠嶂,只是为了塑造一个个单词——碗、叶、鸟、人,世界的凝重,存在的绝然,就是这般思定如禅。

绘事后素,守黑知白,冷冰川遵循这个古训。他的“墨刻”并不纠缠在操作体验上,没有表现欲的弹性,一刀接一刀,以无我冷酷于他者。作为一个施刑者,难道他不考虑其中自我救赎的愿望吗?这似乎是冷冰川授予他人的假象。“人人都居住在自己的肉体空间,其空间地标是某种痛苦或残疾、某种陌生感或某种麻木”(约翰·伯格)。冷冰川的“墨刻”是记忆的刀锋手术,靠触摸去感觉,要比用眼睛去看,更能加深神经系统的回味。他用盲文辨识身体所处的环境空间,或者刺劈出一个女体的轮廓,通过类似痛感的痉挛唤醒我们的认知,以医治我们共有的内在纠结或喜悦。此后,冷冰川的工作主要留待于“手工挣扎”,所谓“油绘”完全呈现了“挣扎”的特点,丝麻缠绕,颜料涂抹,未及处理的伤口就像是真的伤口。

确实是这样。如果说“墨刻”世界是一个追忆的空间刻度,经历了无数次人为毁坏后,往昔的文明景象已经不复安详,整体被肢解得四分五裂,就像我们今天看得见的满目疮痍。在冷冰川的作品中,我们一边是现实的怀念,一边是文化的凭吊,两者最终归于一种哀伤。疗治尚需时日,冷冰川的作品起码是类似情感的寓言,“墨刻”中的伤口在“油绘”里自我愈合,不必睁眼看,那些鼓出的创痕如同年代的符号伤疤,足以让我们在抚摸中痛定思痛,就像白天对黑夜的忏悔。

天上地下,冷冰川说,“我只负责把自己走完”。他负责也自负,灵魂的变奏是初恋,也是德性,就像他一直又低调又骄傲宣称的那样,“我是一个自修者”,冷冰川最核心的绘画理念,一直是,赤裸生命的自修。三十年,他一直在画一张画。三十年,他没有爱过其他的颜色。三十年,他刀下的美人屁股和花间骷髅彼此成全,西方的山和东方的海互相窥视,尺幅之间有他的“花草良宵”,也有他“日暮时分的燃烧咆哮”。他的画纸上,到处是美人,但是,如果你只看到这些美人,那就错过了和冷冰川的相遇,因为,本质上,美人不过是他的药引子,冷冰川刻墨的诗篇,是关于一整个世界的相遇和融合,几千年历史的私语和攀谈。也因此,我们面对他的黑白世界,情不自禁激动,比如我,就觉得,在看到他的线条时,就被他改造了世界观:或者接受冷冰川的美人计,或者接受一个世界的哗变。

——或者接受冷冰川的美人计,或者

毛尖

刻墨,不谈天赋、灵气、独创,光是这上面要付出的力气和精血,就足以把绝大多数望之垂涎的模仿者阻挡在线外。而这才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刻墨是以墨为始基,黑是世界的原色,宇宙之初,万物之始,裸露最初的神圣。需要什么样的手,什么样的力,什么样的灵,才能划过无尽的黑暗,刻出道道光明?然后白线如光,不绝如缕,交织游走,遂成万物。万物有情,情有起伏,纵横往复,成为节奏,成为音乐,成为诗,成为冷冰川。

——通向冷冰川的路径

严锋

艺术家——逄小威中外文化名人肖像摄影作品展

前言

肖像摄影是一种记录,它可以记录下人物的外形和拍摄当时的精神面貌。肖像摄影也是一种艺术创作,优秀的肖像摄影师会用心观照拍摄对象,再以高超的技术手段抓取对方形神兼备的瞬间,从而将其人格气质定格于照片之上,形成独具一格的艺术品。

著名摄影家逄小威就是这样一位用照相机作为创作工具,在胶片上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他曾拍摄上百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表演艺术家肖像,如知名指挥家、歌唱家、舞蹈家、戏曲名家等等。同时,他多方联系走访,亦拍摄了众多视觉艺术、影视、文化传媒等领域的佼佼者。二十余载的积累,让他的摄影作品蔚为大观。他坚持用胶卷拍摄,记录下一张张朴素、自然、真诚的面孔,恰如庄子所言:“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在逄小威先生上万幅肖像摄影作品中,我们精心遴选出百余幅,策划推出“艺术家——逄小威中外文化名人肖像摄影作品展”。透过摄影师的镜头,我们得以走进艺术家们丰富的内心世界,近距离感受他们的独特气质与艺术风采。希望大家走进展厅,用新的角度重新认识我们熟知的中外艺术名家,感受朴素之美,自然之美,真实之美。

南通美术馆

二〇二一年九月

建筑在大多时候是以风格和语言特征被认知的,一贯的形式,符号,材料,或者一贯的逻辑方法,这就产生了建筑的风格。风格具有可辨识度,但也是一种对自我的束缚和限制,让建筑学封闭在自己的内部体系中,而与这个复杂而丰富的世界缺少联系。

复杂,丰富的世界要如何去联系? 我认为回应它也并不一定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过程,反而应是比遵循统一性的做法更具有针对性和方向性,让每一个作品都有它更清晰的目的地,并且作品之间的目的地可以不尽相同。这就会形成一种多重目标,变幻莫测的特征,就像一部狂想曲,最直接,具体地让不同段落讲述完全不同的故事。

MAD的作品就像这么一部狂想曲。MAD这个名称本身有疯狂的意思,表达反叛的态度,也表达着对遵循一种章法,一个目标,一种形式,一种语言的反对,而更感兴趣用丰富,具有生活气息的情感去回应真实的世界。

建筑不应该被当作是结果,而应该是一种映射;时间的映射,场地氛围的映射,人的精神的映射,情感的映射。对这些因素的第一反应,也自然会赋予建筑主观性和独特性。就像狂想曲中的一段独立成章的乐曲,将一种情绪推向深处。这样的段落是由感而发,跟真实的生活状态密切相关,也因此具有一种民间性。


这次展出的作品可能没有固定的形式,结构,没有统一的发展模式和组织特征,然而它们更追求一种随想性,和即兴的自由。对于时间性,有时被称作时代性,我也不认为是线性的,对历史或未来我也没有特别的眷顾哪一个。在多重时空的并置,错位和重组中,我们可以进入更宽广的想象维度。

这是一曲赞美个人情感的民间史诗。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张仃

张仃

进入艺术家官网

白明

白明

进入艺术家官网

冷冰川

冷冰川

进入艺术家官网

逄小威

逄小威

进入艺术家官网

马岩松

马岩松

进入艺术家官网

相关文章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