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萌动与再生”赵子韬油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背影1》 赵子韬 80×10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背影2》 赵子韬 60×9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回望》 赵子韬 100×90cm 2020年 布面油画
  • 《蓝宇和诗》 赵子韬 100×8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落叶-秋》 赵子韬 162×13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玫瑰人生3》 赵子韬 116×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迷幻公园》 赵子韬 60×80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坪庭-空椅》 赵子韬 200×10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坪庭4》 赵子韬 80×116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人物图鉴-关于季节-初霜》 赵子韬 112×162cm 2020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21-10-23 - 2021-11-15
开幕时间:
2021-10-23 15:00: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成都大观美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环球中心E2区6楼610成都大观美术馆
策 展 人:
晏璧
学术主持:
雁西
参展人员:
赵子韬
展览备注:
展览统筹:康德仪 张阳

展览介绍

从“意义”所想到的

文/何多苓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赵子韬从日本打来电话。他在老师那里惨受打击,向我诉苦。日本教授表示不理解,赵子韬为啥要追求“画得好”,认为这没有任何意义。我看了该教授的画,认为画得不好,同时也没有任何意义。我建议赵子韬不要师从她,把手画坏了,同时也不能获得意义。

赵子韬喜欢的是画画本身,而不是画以外的“意义”。这就该挨骂。我也属于欠骂的,在日本旅行的时候,逛美术馆光顾着看建筑本身,几乎记不得里面有些什么画(浮世绘除外)。这说明,日本当代艺术的“意义”未能吸引我。记得有一年在东京现代美术馆,遇到南瓜大娘的大展,那真叫盛况,光是买衍生品的队伍就排了几百米。但我除了看得犯了密集恐惧症密以外,也没看出什么意义。

本文不是要议论日本艺术,只是想谈谈赵子韬。不用讳言,他曾经很迷恋我的画。我还看见他观摩毛焰的画,那简直是用鼻子在闻。上文说,赵子韬喜欢的是画画本身。这意味着,有这么一类画家,他们不会雇人当枪手,因为不愿意把画画的乐趣让给别人。他们不仅仅在乎画出的结果,因为他们享受的是过程。他们沉浸在画布、调色板、颜料中消磨光阴,因为他们觉得个中有无限乐趣。我属于这类人,赵子韬也是,所以他研究我的画,如同植物学家研究一棵树:不是研究树的意义,而是研究树何以为树。

其实传统画论中,就有人认为画本身即意义。如石涛:法于何立?立于一画。我觉得这里的“法”还包括方法。“法”——过程与“画”——结果融为一体,正是中国文人画的至高境界。我认为,你把一幅画挂上墙,就是它的全部意义所在了。你不能用其他语言赋予它更多……

“研究”是本文的主题。这里说的是研究画法。赵子韬有时来看我画画,他在后面一声不吭,直到我怀疑他已离开,回头一看,这哥们正在自我点头会意,似有所悟。也许,改天看到他的新画,里面有一点微小之处,也会引得我会意一笑。我们的交流中,语言很少,这种心照不宣的方式却多。其实说白了,是我的某一笔、甚至某一笔不到之处引起了他的共鸣,听别人说,他形容是心痒痒……

当看到他人画面上有一处神来之笔,有一处肌理、痕迹使我心动时,这种痒痒的感觉我也有。说来惭愧,有时我们观画的乐趣就在于此,意义也在于此。不光是对于日本教授,对当下大多数业内人来说,这种意义微不足道,有时更是艺术进步的障碍。但可能,我们这种人更关心自己的进步……

上文说到赵子韬的东瀛之路,就在此“意义”上打住。我安慰他说,这或许安知非福。对于一个喜欢研究的人来说,其实他也不是全无所获。近年来,看画的人都觉得,赵子韬的画风有了变化。以我研究的眼光,我当然能看出他想改变的是什么,他的着力点何在。这些内力的结果,都影响了他作品的外观。这里不作评论,只说:他做出了取舍。

“取舍”是一个真诚的画家成长的必然阶段。当然,也有绝不取舍,一个拳头产品做一辈子的,纯属个人选择,无可非议。我佩服的是另一类人,他们往往在某个公认的巅峰时刻毅然割舍,自废武功,另起炉灶,在荆棘中开劈一条新路。这是革命者。在我,虽然也变法,却舍不得——或者说太留恋——一辈子练就的三拳两脚,只是悄悄改进,所以我是改革派。赵子韬也属于后者。他舍去了什么,由此获得了什么,我也是点头不语——看破不说破,都交给观众的眼光去评价。

从前有一位同行对我说,在国内只有很少的画家,能把画画当乐趣——他这里指的是生理上的乐趣。我不知他的依据何在,此人见多识广,观察也许有些道理。其实,除了我自己,我也能看出,现在还有这样的画家,苦乐皆在笔墨中。赵子韬也是一个。

最后还有几句话。以赵子韬为例,也许他舍弃了某些刻意为之之处、某些预谋的神来之笔,获得了更多的自由。但后面的路还长。有人用一个绕口令评价石涛:以法法无法,以无法法法。如何进一步舍弃达到进一步的获得?这是我们这一类人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