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者-老甲

参展艺术家

返回首页

贾浩义

        老甲,名贾浩义,1936年生于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1961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北京画院退休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国美协会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特约创作顾问,中央文史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老甲艺术馆馆长。

  老甲从艺几十年,不断修正步履使之归于“一,即“以我法写我心。”追求强悍、浑厚、博大富于现代意义的中国画大写意风格,世人称“非常大写意”。作品波及四海,欧、美、韩、日、新、马等均有收藏与展示。作画不分类别,人物山水花鸟均有涉及。

 

1936年 1岁至5岁

长城脚下河北省遵化县鸡鸣村跳出一个顽童;

老甲兄弟三人,行三,按族谱取名浩义,另有一姐一妹;

老甲生于战乱,从小放牛、牧羊、拾柴、乞讨,并亲眼目睹过日本兵烧杀抢掠之惨状;

母亲略读四书五经,为避乱,从城里下嫁乡村,因此常拿出陪嫁的《芥子园画谱》《醉墨轩》给儿时老甲讲解,老甲耳濡目染对绘画产生兴趣;

曾经听爷爷讲过:古代有个画匠,一次突然兴起,在平地上铺好白纸后,跳入盛墨的大缸,出来便在纸上走,再趴下伸开双臂按几下。站起来浑身再弄上墨,弯弯曲曲出现类似窝瓜秧一样的墨线。就这样,反复站起、坐下,就出现了一幅黑墨大窝瓜。 老甲说:这一生动的传说,我至今不忘。这不就是中国大写意的早期构想吗;

 

1942年 6岁

开始上小学;

在金山寺小学阶段,用锅灰在墙上涂鸦;

图画课因画杜鲁门漫画,曾得到老师“甲上”评语;

 

1952年 16岁

就读于遵化一中;

 

1954年 19岁

中学毕业前夕,欲报考美术学院,听美术老师赵霖“报考美术学院需学八年”一席话,遂打消此念头;

步行至唐山,投考火车司机学校未果,后被部属学校——北京工业管理学校录取;

入学后却未安心学业,而是常在周日看画展,或到书店“蹭书”,乃至大量临摹、画速写;

出于不喜欢该职业,实习结束行将分配之际,提出病退,在众人惋惜的目光下注销北京户口,退学准备报考美院;

回家后,专心画画,父亲母亲对此事未出一言,反而村间非议颇多;

 

1958年 22岁

任村小教师;

后参加公社水利工程建设;

骑车进京赶考,靠一杆铅笔及过硬的速写被北京艺术师范学院美术系(1960年更名为北京艺术学院)录取;

校方邀请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叶浅予、蒋兆和等来授课,受益匪浅;

其速写因挪树换位,得吴冠中先生赏识,称“画就应该这么画”;

 

1961年 25岁

7月,因毕业创作《春》《夏》《秋》《冬》工笔画获师生嘉许,并被留校任教,为工笔画教授陈缘督先生助手;

艺术行旅之写实加政治时期,自此开始;

 

1962年 26岁

秋,因精简机构被下放到北京市朝阳区文化馆;

 

1963年 27岁

8月1日,去北京东郊金盏,参加农村阶级斗争,画村史连环画;

年末,村史连环画《金盏村史》 在北京市委机关刊物 《支部生活》刊登;

 

1964年 28岁

6月,《给群众美术工作者的信》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美术》月刊刊登;

在中国美术馆举行连环画《金盏村史》观摹展;

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五亩麦子》和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小说《集古村恩仇记》等书籍绘制插图;

赴天桥地区参加城市“四清”;

 

1966年 30岁

作为“文化大革命”工作队队员,派往北京市绣花厂;

到红卫兵接待站搞接待,办油印小报;

 

1967年 31岁

到京密引水工地负责编辑工地小报;

 

1968年 32岁

9月,与南磨房公社社员宋大萍结婚;

创作《温榆河组画》,参加北京市美展;

 

1971年 35岁

进入艺术创造“回归和探索期”;

重新对传统进行研究并探索没骨画,又尝试泼墨、泼彩法;

接受中国革命博物馆邀请,创作党史画,赴瑞金、井冈山搜集创作素材;

应邀接受人民美术出版社领衔组织六集连环画《艳阳天》创作任务;

 

1972年 36岁

10月,连环画《艳阳天》(第一集)入选“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全国美展”;

作品《挖河组画》参加北京市美展;

 

1974年 38岁

连环画《艳阳天》(第二集)出版,入选“全国连环画、中国画展览”;

 

1975年 39岁

10月初,赴陕西户县考察农民画,在西安拜访石鲁;

连环画《艳阳天》(第三集)出版;

 

1976年 40岁

连环画《艳阳天》(第四集)出版;

随后,《艳阳天》第五、六集因时事变化而夭折;

已出版四集,后被辑入《新中国美术图史:1966—1976》(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年版,王明贤、严善著);

此间,时风有“国画变为素描式”,老甲倍觉误入歧途,怒而将展览过的“素描国画”焚烧,并将视线转向八大、青藤;

开始研读中国画理论,心仪文人写意作品;

 

1978年 42岁

由北京画院院长崔子范推荐,调入北京画院人物画创作室从事专业创作;

 

1979年 43岁

赴甘南写生,改变了老甲的艺术走向;

他谈到: 到甘南写生,原本想以藏族题材画大写意会出效果,但在此看见山坡上的牦牛群,似乎像是墨团在滚动,遂对此景格外入迷,并开始用笔墨来画牦牛;

曾画过一幅表现牦牛的画,好像进入到大泼墨圈子。从画牦牛又想到马,我想在马上做实验。连续跑了几趟内蒙古草原,感觉画套马要比画牦牛更有力度。草原地平面很大,空间很宽、很远。征服与被征服这个主题,贯穿世界上一切事物。马的挣脱、嘶鸣、争斗的紧张场面,是一种社会缩影。 此间,潜心研究黄庭坚书法并临帖。老甲从中发现,中国书法早已解决了书写与意象的统一问题,并着手解决写意绘画中的“笔墨造型”和“造型笔墨”的难题。老甲谈道: 书法的形象是单纯的笔画,而人物或马有复杂结构,而抛弃结构难以表现形象,这样就有一个解构与改造过程;

 

1981年 45岁

艺术创作进入由繁到简、由弱到强的蜕变期,亦可称为以心墨为主的“黑色时期”;

以《巴特尔》面世为起点,创作了一批作品并奠定了绘画风格;

《待》及系列表现惠安女生活的作品面世;

6月,作品《飞》参加1981年度北京市美展并获优秀奖;

8月,参加在加拿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举办的“北京画院作品精选”画展;

作品被抓阄儿抢购,消息在画坛不胫而走,其探索压力大大减缓;

9月,赴南京、黄山、绍兴、定海考察写生;

11月,赴四川、九寨沟、三峡写生,历时半月;

 

1982年 46岁

6月,创作《人之初》第一稿;

作品《血迹》参加“北京画院建院二十五周年展”与作品《高原行旅》《梅妃》辑入同名画集;

后来老甲曾撰文称: 《血迹》是一幅失败的作品,最突出的缺点是散、乱、变化而无整体。它改变了我的思维,开始进行大胆的简化与概括。这是一段较长时间的造型与笔墨的革命。删繁就简是中国画的根本精神,或说是写意本质。是弱形而强神,神以笔出;

9月,作品《回来!》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北京画院和日本南画院联展”并辑入同名画集 ;

 

1983年 47岁

2月,北京画院在福建、江西举办“北京画院中国画巡回展”,与展览团同行,赴福州、厦门、惠安等地参加活动,考察、写生,历时半月;

9月,到甘肃华亭和庄浪写生。随后辗转到青海塔尔寺、海北州刚察、海西州天峻写生,历时两个月;

11月,日记记载: 世界上的东西有规律,而又无规律,每突破其所谓的规律,就是一个大革命、大破坏,也许是一大跃进;

 

1984年 48岁

6月,崔子范提醒说:“不要试图让所有人都欣赏你的作品。你的画是给一部分人看的。”此番道理对其产生深远影响。随之,日记记载: 愈概括,愈含蓄,愈简洁愈好,这就是欣赏者与作者共同完成艺术品的制作。艺术大家是不能迁就观众的。 具有高深技艺,而有百分之百抒其情怀的自由,是艺术达到高峰的条件;

9月,赴科尔沁草原写生,其间,在白城为业余美术爱好者授课,历时十日;

作品《荷花》《藏女》辑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全国中青年花鸟画选》和《全国中青年人物画选》;

代表作《铁流》面世。日记记载: 八十年代初,一种图新的强烈情绪,如烈火燃于胸膛。可以说每天都在思考,不走老路,建立自我样式。从哪里入手?当然还是马。《铁流》便是在这种状态下面世的。作此画,这也是一种自我示威。一切新东西,都如铁流一样势不可挡!作品强调气势,但如何达到,就必须整体组合,这样就大胆地隐去马形。这样处理,西画并不新鲜,但中国画尚无先例;

 

1985年 49岁

开始形象的抽象试验,日记记载: 将画结构变成书写,但仍保留鼻子与衣帽等大体结构。马的主要改造,是将马腿与躯干分离,尾巴也开始分离;

代表作《乙丑年》与《功臣》面世;

9月23日,赴内蒙古草原写生,历时40日;

作品《李清照》等10幅参加中国美协、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主办的“今古风情”展览,展览陆续在中国美术馆、香港和新加坡举行;

若干作品辑入香港集古斋出版发行的《五岳三山 今古风情——中国画家十五人联展作品选集》。此次展览,使老甲的艺术风貌受到北京画坛的肯定,亦是其由边缘走向主流的发端;

作品《草原行》陆续在上海《文汇报》《中国画》季刊刊登,辑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义务教育美术课本(试用本);

 

1986年 50岁

6月,赴新加坡参加“联合晚报报业中心‘1986年世界华文书展’”活动;

8月,赴新疆阿克苏、喀什、库车、英吉沙、莎车、拜城等地写生,其间,考察克孜尔千佛洞、吐鲁番、火焰山、高昌古城、香妃墓及敦煌壁画,历时约五十天;

代表作《科尔沁草原之秋》(又称《巴特尔》)面世;

多年后在随笔中写道: 形象的再造,笔墨规律的寻找,通过千百幅画的锤炼,不断补充新感觉,建立新程式,这幅《巴特尔》是我数年后的有意识的小结。它体现了我的艺术追求,它凝重、浑厚、博大、简约,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度感;

代表作《草地上》、《牛影》与《快乐的穆斯林》面世;

多年后,其随笔《老甲画牛》写道: 我喜欢画它们在旷野奔腾,牛与尘土在大地上滚动,画孤独的公牛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呼叫,画它们被人戏弄后的无奈与愤怒,画它们与老鼠的对话,画小牛追逐妈妈,画它们无处发泄的力气,宽大的胸脯,高耸的颈项,如刀的牛角,地动山摇般的脚步,闷雷般的吼声。当他们忍无可忍而激怒时,会瞪着发红的血眼,闪电般地冲刺。当聪明的人狡黠地与它挑逗,它会像勇士一般冲向人群,冲向对它们不道德,不恭敬的人类!这时的它们是无畏的英雄豪杰,是正义的斗士。 我喜欢她们这种精神、这种形象,以及它们每个动作,每块肌肉的凸起和收缩。这是力的符号,是活跃的生命力;

 

1987年 51岁

6月,参加国际艺苑基金会主办的“国际艺苑第一届水墨画展”;

5幅作品被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艺术馆收藏;

8月,赴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写生;

作品参加文化部对外展览公司主办的赴美国、非洲以及东欧等地举行的“当代中国画展览”;

作品《双牛图》由中国画研究院选送,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举行的“中国绘画展览”;

作品《双牛》《夏日》参加“中国画研究院首届中国画展览”;

被评为一级美术师;

代表作《人之初》系列及《红鬃烈马》系列逐渐面世;

随笔写道: 人之初,艺之初,画之初——美的升华;

 

1988年 52岁

1988年至1998年成为老甲的艺术创作的“色彩试验时期”,其间《快乐的草原》等色彩为主的作品面世;

3月,作品参加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当代中国画展”;

10月8日,由北京国际艺苑基金会和北京画院主办的“贾浩义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取得轰动效应,系进入“黑色时期”以来,艺术创作的全面总结;

一批探索性作品得到广泛认可,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贾浩义画集》,崔子范题签;

《雄聚草原》《青海湖畔》《燕山妇女》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

11月, 《北京周报》(德文版)刊登德国柏林美术学院副院长费迪纳教授和德国洪堡大学亚洲学院费璐教授的评论《画如其人——观贾浩义画展》。摘要: 他的画富于表现力和力度,一种独特的魅力溢于画面。我认真地品味,更多地激发出我的幻想,以及我对个体生活的处境和人类发展问题的联想;

代表作《众志成城》《毛泽东》面世;

 

1989年 54岁

5月,作品《巴特尔》随28个国家和地区的55位艺术家一起,参加法国嘟欧拍卖行(DROUOT)举行的“拯救威尼斯和中国长城义卖”;

12月,赴贵州、云南写生,历时18天;

作品参加文化部对外展览公司在莫斯科举办的“现代中国画展”,被苏联文化艺术基金会收藏;

10幅作品在美国哈佛大学展出;

作品《人之初》参加摩纳哥皮埃尔王子基金会主办的“第二十四届国际现代艺术大展”;

代表作《快乐草原》面世,老甲称: 开始时,大胆泼洒并看到一点曙光。后来八尺《快乐草原》完竣,从中感到色彩的可为。再后来以红、蓝、黑为主色绘制了大批作品,都是这一思路的延续。与此同时仍然继续着单一墨色的探索;

 

1990年 54岁

4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迎春花》季刊发表陈思(郎绍君)的评论《走出两难之境——我看贾浩义的画》和《巴特尔》等代表作16幅,郎绍君文章指出: “老甲首先否定的是‘写生状态’。” “老甲还否定了他的‘连环画习惯’。”“在国画特征方面,老甲还有一个极为大胆的尝试:不要浓淡或弱化浓淡,直以焦墨刻画对象”。 “老甲在掌握了墨韵层次的技巧之后而转向相对极端,进行的恰是一种高品位的探索,不是胡来。而且也是他追求力量和气势的美学目标所需要的”;

9月,赴甘肃、宁夏写生,此间,对宁夏固原县美术爱好者进行辅导;

代表作《草原八月》《科尔沁草原》面世;

《草原八月》在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大厅悬挂,且长达6年,进一步被国内外的收藏家和艺术机构所关注,并引发连锁效应;

同年,作《美军轰炸伊拉克》五幅,款识中指出: “而今海湾战争已经成为历史,但那里仍不平静,伊拉克内部又起战火,老百姓一直充当玩火者私欲的牺牲品。”;

 

1991年 55岁

8月,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老甲画集》;

10月底,赴内蒙古草原和陕北写生,往返历时20天;

11月,参加北京国际艺苑基金会举办的“第四届水墨画作品展”;

12月,瑞士米歇尔•邦戈特(Michel Baumgartner)博士的评论《突如其来的画展》中称赞老甲的作品: 这是对力量的歌颂,是对和平与宁静的追求;

 

1992年 56岁

3月,《中国日报》以半个版面篇幅刊登评论文章《贾浩义:在他的画中传输力量与情感》及其代表作;

8月,北京画院主办的“贾浩义画展”在江苏省美术馆举行,展出作品65幅,两幅作品被该馆收藏;

10月,《中国青年报》刊登刘曦林的评论文章《写意与阳刚之美——老甲艺术漫说》;

同月,北京画院主办的“老甲画展”分别在北京画院和北京日坛公园举行,展出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作品百余幅;

《中国画》编辑部召开作品研讨会;

作品入选台湾随缘艺术基金会和艺术潮流(香港)出版社出版、廖文主编的《中国大陆中青代美术家百人传•国画篇》;

 

1993年 57岁

2月,《江苏画刊》刊登陈传席的评论文章《若有一笔是画也非画—说老甲(贾浩义)的画》,之后还写过几篇评论文章;

作者称赞: “有人说他的画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哲学,是一种用来解释中国画博大宏深思想内涵的全新美学观念,颇有道理” “创造了自古没有的画法”;

4月,北京画院主办的《中国画》(总第58期)发表以《重锤敲大鼓》为题的老甲作品研讨会纪要,并刊载老甲随笔《随想一、二、三》以及作品19幅;

9月,深圳《蛇口消息报》刊登王鲁湘的评论文章《老甲的感觉》。作者在文中指出: “他画的是感觉”。是“舍形而悦影”的感觉。 “在老甲的画中,知觉完整、凝固、冷静,客观被舍弃,仅留存感觉中最强烈的印象,即画家经验中最深刻的刹那”;

11月,参加荣宝斋主办的赴美国“百年中国画展”开幕式,随后与美方艺术家进行交流,并考察大都会等美术馆;

作品争鸣集《老甲——画坛内外如是说》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代表作《呼伦贝尔的汉子》面世;

款识: 画就是画家自己,画与画家一样具有丰富的情感。画也应随着画家情感变化而变化,也应有嬉笑怒骂,因而它的表现形式也必然是非常丰富的。这就是中国的写意画永无止境的原因之一,它随心而动,是心之画;

 

1994年 58岁

7月,赴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出席东亚日报社、衣恋集团主办的“贾浩义招待展”开幕式,韩国政要为画展剪彩,逗留半月间,行踪及作品在媒体迭现,洪正吉牧师在衣恋集团出版的大型画集序言中写道: 贾浩义的画超越了东西方的绘画艺术。他用猛烈的笔锋,打破了东西方绘画艺术的界限,用东方绘画材料充分体现了西方美术的表现力;

为避世事烦扰,在京郊大山村租赁画室三年,直至老甲艺术馆落成;

《浑然天地系列》山水画创作,代表作《山影》《铁壁》《峥嵘》《红霞》等大量代表作在此间面世;

作品《草原的儿子》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获优秀作品奖;

代表作《草地交响》、《群骑》(汉子们)、《七月》等面世;

 

1995年 59岁

与北郊农场合作, 始创老甲艺术馆,从设计草图到一草一木,皆在老甲指挥下完竣;

12月,赴新加坡,出席天都画廊在河畔艺术中心举办的“贾浩义新加坡‘草地风’画展”,出版同名画集;

代表作《草地风》《庄子之舟》面世;

 

1996年 60岁

6月,作品辑入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晖编著、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人马画——中国美术图典》;

作品辑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美术全集•中国画卷》;

代表作《红黄蓝》面世;

 

1997年 61岁

3月,老甲艺术馆创作室成立;

6月,赴法、意、德、比利时、瑞士等8国家进行考察;

10月16日,老甲艺术馆开馆仪式暨“老甲新作展”开幕,所展出的《浑然天地系列》山水画,一改以往的毛笔与简约,采用板刷,构图饱胀,备受画坛关注。画展前言写道: 我视宇宙为一团气,并以它为我绘画的出发点。我的山水画力图传达这种感觉,它不单是气韵生动的含义;

代表作《沉重脚步》、《巴特尔》等面世;

 

1998年 62岁

10月,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举办“老甲——草地风情画展”;

同年,为捐助母校遵化一中迁建,捐赠作品54件;

11月,《美术》杂志发表韩国亚洲美术馆馆长李在兴的评论文章《认识老甲》;

代表作《长墙》、《秋爽》、《七雄图》面世;

 

1999年 63岁

1月,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跨世纪中国画名家21人展”,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作品辑入同名大型画集;

9月18日,吴冠中先生携夫人来老甲艺术馆做客,对作品给予肯定;

10月,作品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代表作《墨迹》《方笔之驹》面世, 关于方笔,老甲写道: 对于我本人再革命也革不到哪去!搞电子老不记得哪个钮是干什么的,摆“垃圾”又没那等勇气!宣纸上用板刷也是壮着胆子来的,尽管如此我仍然赞成不断“革命”。 新鲜、好看、有所启迪,是我的指导方针;

 

2000年 64岁

1月,母校遵化一中举行盛大捐赠仪式,接受老甲54幅作品拍卖所得200万元人民币;

9月,随韩国衣恋集团组织的艺术考察团考察俄罗斯20世纪绘画艺术;

10月,人民出版社主办的《新华文摘》发表陈传席的评论文章《马之不同—徐悲鸿、黄胄和老甲画马之比较》;

12月,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留学生、研究生和山水画本科四年级学生以及进修生三十余人,到老甲艺术馆参观并听取老甲的艺术讲座;

作品《汉子们》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艺术创作进入第四阶段—尽可能扩展与完善自我时期;

代表作《载重者》、《新世纪》、《2000年》等面世;

 

2001年 65岁

9月,作品《呼伦贝尔的汉子》入选文化部、中国美协等单位主办的“中国百年中国画展”,展览精心遴选1901—2000年间542位国画名家的551件作品,作品辑入同名画集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

代表作《走过冬天》、《荣归》等面世;

 

2002年 66岁

1月,“2002老甲中国画巡回展”在石家庄市博物馆举行,并举办作品研讨会;

7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车永仁主编的《老甲大写意画集》面世,随后在潮阳区文化馆举办首发式;

8月,作品《巴特尔》《呼伦贝尔的汉子》被收入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现代人物画全集•人物卷》;

马、牛、鹰、人物等作品被陆续收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车永仁主编的《国手画典》系列丛书;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龙瑞等一行来老甲艺术馆座谈,后访谈录在《美术观察》刊登;

10月,“老甲艺术馆成立五周年暨老甲艺术馆创作室第二回作品展”在老甲艺术馆举行,出版纪念画集;

同月,出席母校遵化一中纪念建校百年和迁址庆祝大会暨老甲捐赠纪念碑揭幕式;

同月,代表作《摩登时代》参加在广州举行的“全国画院双年展”;

老甲撰文称:《摩登时代》等作品的面世,是受当时开放的社会环境影响,以及大量的十八世纪西方艺术作品的引入,时尚潮流的千变万化,电视媒体的开放等等,都影响了艺术家的创作。对此,我作了拟人化处理;

12月,作品参加中国对外艺术展览中心主办的“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50家”作品展;

同年,日记记载: 真正的大写意对别人来讲,是创造一种新美,对画家来讲,是传递对当下天、地、人的一种认识,一种情绪的诉说;

代表作《公牛》、《足迹》、《牛》等面世;

 

2003年 67岁

4月,美国内罗华州大学教授罗伯特(Robert.Solso)出版专著《艺术心理学和大脑意识的发展》,该书对老甲作品《骑手》及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委拉士贵兹、德拉克洛瓦、毕加索等世界级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了分析,《骑手》刊于封面;

5月,作品参加“北京大学100周年校庆中国画大展”,被该校收藏;

12月,作品参加法国“中国文化年”系列活动之一的“中国风情——当代中国画作品展”;

 

2004年 68岁

5月,受韩国衣恋集团邀请,率老甲艺术馆创作室全体成员赴汉城(今首尔)麦粒美术馆(MLIAEL)举办“老甲艺术馆创作室画展”并出版同名画集;

8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系列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老甲获中国艺术研究院颁发的“黄宾虹奖”;

10月,作品参加“新写意的水墨邀请展”,作品《干杯》、《壮年》参展 ;

作品《深深的脚印》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

12月,代表作《铁流》获法国第十二届索穆尔国际马艺大展评委会特别奖;

同年,代表作《苍生》《牛首》《青春舞步》面世;

对于《苍生》的创作动因,老甲写道: 脱离了对单体的描写,脱离了八大传统中国画的变现方式,脱离了1+1=2的形式,当社会风起云涌,呈现出多元化趋势,其变革有种排山倒海的感觉,用点来表现人流的涌动,与当时社会发展的迅猛,有直接关系;

 

2005年 69岁

3月,入选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的“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北京作品展”;

8月,赴新加坡出席艺溯廊举办的“墨魂•贾浩义新作展”;

10月,作品《骑手》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参加“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纪念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展览,收入同名大型画集;

11月,陈传席的著作 《画坛点将录——评现代名家与大家》由三联书店出版,辑入《非常大写意的画家——老甲》;

代表作《青春》、《丽人行》、《干杯》、《双雄》、《草原泼墨》、《愤怒》等面世;

 

2006年 70岁

10月,作品及评论收入中央美院教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邵大箴主编、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北京画坛》精装大型画册;

母校遵化一中设立永久性陈列室“老甲艺术之路”;

代表作《头马》《藏女》《三兄弟》面世;

 

2007年 71岁

1月,作品参加在炎黄艺术馆举行的“水墨雄风画展”;

4月,赴浙江省绍兴市参加“现代绘画史•代表画家作品展——陈传席2007年学术提名展”。展览序言写道: “老甲的画一反常态,却用浓墨大笔横扫,宣泄力和势,如十级狂风海啸,发人振奋。古人画有工笔,有写意,其后有大写意,到了老甲,发展为“非常大写意”,真画界之“又一村”也”;

10月,举行“老甲艺术馆成立十周年庆典暨纪念展”;

11月,应邀担任“重庆立场——中国当代艺术大展”艺术顾问并参加展览;

12月,作品参加由中国文化部主办在中华世纪坛举行的“东方视觉——中韩现代艺术展”;

代表作《壮哉青春》《西班牙斗牛》等面世;

 

2008年 72岁

1月,作品参加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世界美术大会;

2月,出席“2008年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度全会”,获2007年度评委会杰出艺术家奖;

3月,作品《西班牙斗牛士》参加“同一个世界——中国画家彩绘联合国大家庭艺术大展”,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并在欧美主要城市巡展;

6月,赴日本东京出席“‘同一个世界’巡回展•日本站”开幕式;

 

2009年 73岁

1月,作品辑入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百年中国画经典1908—2008》;

12月,作品参加在安徽博物馆举行的“笔墨风格——当代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0年 74岁

7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贾浩义》,辑入代表作128幅;

8月,参加“纪念中国印度建交60周年绘画艺术展”,获印度驻华大使苏杰生颁发的“印中友好艺术家”证书展览由印度驻华大使馆主办;

10月,随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代表团赴台湾进行系列文化艺术交流;

同月,《河北日报•文化周刊》和《艺术实录》丛书刊登老甲撰写的《吴冠中先生二三事》;

 

2011年 75岁

2月,《肥猪拱门》、《浑然天地》等四幅作品参加“蜕变.篱笆墙外展览”,此次展览邀请中国、比利时24位60岁以上顶级艺术家作品参展,展览先后在天津及比利时圣尼克拉斯博物馆举行,策展人为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荣誉院长睿夫;

6月, 作品《大草原》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全国美展”;

10月, 作品《马》参加“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周年中国画作品展”, 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

11月,作品参加“水墨中国——中国当代国画精品展”,展览在葡萄牙里斯本东方博物馆举行;

 

2012年 76岁

1月,参加武汉美术馆举办的“‘水墨文章•当代水墨研究系列展第一回--写意精神作品展”,代表作《青春舞步》《草原挥墨》被武汉美术馆收藏;

4月,许晓生主编的《当代国画大家范本鉴赏•花鸟卷——大家讲堂:贾浩义》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

7月,殷双喜主编、范胜利著的《 当代中国画文脉研究——贾浩义卷》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

9月,由民营企业家马鸿鸣投资兴建的遵化市老甲美术馆开馆;

同月 作品参加“今日京华•中国国家画院作品展”;

10月,“老甲艺术馆成立十五周年庆典暨水墨张力—老甲师生画展”开幕;

出版《1997—2012老甲艺术馆》;

11月,作品《双骑》参加在德国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举行的“中国美术世界行——中国当代美术精品展”;

 

2013年 77岁

1月,参加中国国家画院与中央新影集团联合摄制的大型纪录片《岁月丹青》的拍摄,该片选取60位年龄在70岁以上在世的艺术上有突出建树和贡献,作品在共和国社会发展中产生过重大影响的美术家为拍摄对象;

3月,《草地上》等14幅作品参加由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主办的“中欧艺术对话•中国斯洛伐克艺术展”,展览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

8月,冬鸣主编、遵化老甲美术馆马鸿鸣出品的《老甲美术馆藏画——老甲卷》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10月,三幅作品参加在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举行的“写意中国——2013美术作品展”;

同月,赴山东美术馆出席国家文化部和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开幕式,特邀作品《较量》参展并获优秀作品奖;

同年,被聘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特邀艺术顾问;

 

2014年 78岁

4月,《美术》刊登中国艺术研究院刘骁纯研究员的文章《思风发于胸臆 墨泉涌乎笔端——贾浩义的意义》和代表作多幅;

5月,作品《莽莽草原》《套马手》等参加的“世界汗血马协会特别大会暨中国马文化节”活动,展览在太庙举行;

9月,作品《迅风》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9月,作品参加尼泊尔艺术节——“圣园雅集绘画艺术展”;

老甲等艺术家获颁“尼泊尔大使奖”;

12月,《莽夫》系列等四幅作品参加“写意中国——2014中国国家画院年展”;

 

2015年 79岁

7月,经过两年的梳理,从数千张作品中筛选百余幅精品,在中国美术馆1、8、9厅举办大型回顾性展览——“大写者老甲”,展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北京画院等单位主办;

由车永仁主编,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老甲大写意》(八卷本),及系列文献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