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蜂巢”韩真洙个展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13-03-16 - 2013-04-2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富思画廊
展览地址:
798艺术区,南门
参展人员:
韩真洙

展览介绍

历史上的现在 - 对韩真洙作品的断想

尹在甲 (Director of HOW Art Museum)

文艺复兴后的400年,是“透视法”统治了整个西方绘画世界的时期。“否定” 了传统的透视法的立体主义,从绘画史的角度上看是一场重大的革命。这是把世界看作永恒的“理念”(柏拉图的idea说)根据材质而体现,把艺术看作“理念”与现实界相互模仿、再现的柏拉图式存在论所销毁的时刻。立体主义将绘画从通过颜色及形态来再现自然与对象的固有形态中解放开来,进一步拆解了远近法中的空间概念,使绘画开辟了能够走向完全自律发展的领域。

立体主义为表现主义及超现实主义孕育了萌芽,使抽象绘画结下了果实。设法从对象(自然)中进行艺术解放的不懈努力,最终置于绝对主义后宣布了“艺术存在论式解放”。模仿自然的艺术在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顶峰,但在被马列维奇贬抑为“野蛮人艺术”后,被极端地遗弃了。

雕塑作品的Object担当着绘画中的立体主义角色。Object是传统雕塑的超现实主义式替代物,是追求着“解除了梦与现实,这相互矛盾的绝对现实”的现代雕塑及装置艺术的核心技法。因此,绘画的立体主义与雕塑的Object可以看作是现代美术的始发点。塞德迈尔所哀叹“中心的丧失”(总伴随于崇仰神的圣殿的),即建筑、美术,以及音乐间协调的细碎崩解,庄严与崇高开始被世界最为微小的、不起眼的碎片填补。艺术并非纯粹!并且对奉之于神圣的、纪念碑般的、伟大的事物怨恨或拒绝。

此起彼伏的现代美术史,是艺术家针对人类历经的过去100年的伤痕与悲痛的呈现结果。要是过去100年是美丽和平的时代,至少达达主义和先锋派艺术是不可能存在的。犹如某些人的说法,艺术与历史如共同吊挂在登山用绳上。在摆脱了神与王的统治,由人类通过投票来建构国家,被称之为民主主义的现时代中,艺术自相矛盾(人类肆意的数不清的战争与杀戮,资本的自我增殖与国家-民主主义权威),以憎恶与否定的方式持续存在着。

我所看到的韩真洙的作品是与以上内容有着深厚的连贯性。或许他并没有那么沉重的针对历史与美术史做过考虑。我们也很难在他的作品中找出他的前辈们所提出的默示论般的危局与戏剧性要素,以及史诗般的壮观。他反而站在另一角,看似对世界上所有微小又不起眼的东西感兴趣。用气泡或零碎复杂的废弃物创作出东西来,如玩土的小孩子一般。但是这些看似并非正经的、细小又不起眼的行为绝对不是无价值的。他的作品与他前辈之启示论般危局及史诗般壮观题材相对,发出哀婉的低语,如在读阿兰达蒂·洛伊的《微物之神》时那样。

韩真洙的装置作品,去掉了对象的牢固感,将其分解成个体粒子,以概率论式分析来再现最终形象。机器吹出来的气泡可能到达画布上,但也有可能在中途破碎。在这样以意外、概率性生成的空间里,韩真洙的装置作品与同时代其他艺术家的作品相比具有更广泛的可变性及易碎性特点。

尊重世界的所有卑贱及庸俗是东方一元论,也是泛神论主张。那么,与所有这些题材所联系着的韩真洙的作品也应得到充分的尊重。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高頔妮)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韩真洙

韩真洙

进入艺术家官网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