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蜂巢-生成 I “空包袱”贺勋个展

  • 展览海报
  • 春风
  • 大石头
  • 告别的力
  • 光光
  • 霍克尼风景中的绊脚石
  • 傀儡戏
  • 牵星板
  • 一根长度为零的木头
  • 有限和无限的蛇年
展览时间:
2013-04-06 - 2013-05-06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策 展 人:
王小雨
主办单位: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参展人员:
贺勋
展览备注:
出品人:夏季风 展览总监:佟娟娟

展览介绍

“蜂巢·生成”——年轻艺术家计划
Hive·Becoming – Young Artists Project

作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扶持年轻艺术家的一个长期项目,“蜂巢·生成”旨在关注、研究、讨论他们的工作状态与成果,展览将固定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D厅举办。

关于“生成”
“生成”是法国思想家德勒兹的重要概念。生成(Becoming)强调事物的动态生成过程,强调事物的流变性质,恰好与静态的、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存在(Being)相对立。“生成”一词的涵义与年轻艺术家特有的创作状态极为接近。

与童年或者中老年相比,年轻时代是一个过渡性阶段。童年更多地与宿命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的传记背景——家庭出身、接受的教育、性格、体貌等等,都是在这个时期被一系列不可抗拒的被动选择所决定;中老年则是建立在往昔之上的一种深化和完成。

相比之下,年轻时代包裹着未知、机遇和活力——人在这一时期离开了家庭、校园的庇护,开始接受来自外界的碰撞,并尝试建立自我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人的自主性和积极性此时发挥到最大化,因此,年轻时期是最有可能摆脱命运规定性的时期,同时它还朝向多个可能性敞开,年轻让人难以预料。或者说,年轻拥有最大的生成能力,生成的背景和结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成本身,它不是从过去通向未来的狭窄门槛,不是线性发展中的一环,它专注于自身能量的运动过程而不是目的性建设,它充塞着杂多的可能性和强大的爆破力。年轻和生成可以互相命名。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年轻正是以其不安和躁动擦抹着价值界线。

在艺术领域更是如此。每一年,大量的年轻人怀揣着不同的艺术理想涌入艺术行业,他们以其差异性趣味、思考和工作方法为艺术不断地注入新血。这些年轻人可能已经积攒了几年的创作经验,大多没有形成固定的创作思路和模式。其中的一小群人将是未来的艺术明星,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蜂巢关注年轻人的出发点并非在此。关注年轻艺术家,不是去选拔未来的新星,不是去扶植可能的投资对象,而是希望呈现年轻以及生成的魅力——年轻带给艺术的究竟是什么?不是年轻所特有的激情与纯真,也不是关于未来的预告,而是其生成能力本身,它拒绝被定义,不知倦怠地处于生产和流变之中。

蜂巢·生成 I :
空包袱——贺勋个展

在当代艺术表达力图求新求变的背景下,贺勋(b.1983)选择了一条保守而审慎的路:对精神世界自我探求与心性的表达。这使得他在当今的艺术世界如同一位安宁的守望者,清醒自知。贺勋画笔下的世界总是与悖论、错觉、隐秘的经验、词语的物质性有关:浮在空中但又如铅块般沉重的气球、屋顶晾晒的诗稿、令人眩晕的面孔、雨中的抱镜人、生长着木偶的田埂、穿巡于多维空间的阶梯……在一个跳脱常识认知的维度之中,色彩与形象以自由的形态勾勒出梦境般的质感,在那清冷氛围,伤痛中的回忆与黑暗前的预言在上演。它们蛊惑着观者的视线,如同一位占卜师在诉说着你对过往的逃避和对未来的恐惧,而这恰巧让人着魔——人们从景观化现实的催眠中惊醒,被放逐到那被压抑的、迷离而萧索的自我之境。

中国美院毕业的贺勋不仅仅是画家,他的诗写得亦是精妙。而这两种叙述语言的相互转译中,也丰满着彼此的形象——诗歌被赋予了画面的色彩,而绘画也在诗意的无垠中汲取着素材。而恰是这种启迪,让贺勋在绘画上有了潮汛般的创作力,也让他的画面充盈着如诗的韵味,丰沛的情感更有着欲言又止的想象。我们似乎不应对其定义为画者或诗人,在诗与画这个超语言的游戏之中,他来去自如,并且不动声色地为昏暗的现实,击开梦的出口。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高頔妮)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