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心之骛”王新妹的自然观摄影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心之骛-01》 王新妹 120×80cm 2014年 摄影
  • 《心之骛-02》 王新妹 300×150cm 2011年 摄影
  • 《心之骛-03》 王新妹 120×80cm 2010年 摄影
  • 《心之骛-04》 王新妹 120×80cm 2012年 摄影
  • 《心之骛-05》 王新妹 120×80cm 2013年 摄影
  • 《心之骛-06》 王新妹 120×80cm 2013年 摄影
  • 《心之骛-07》 王新妹 120×80cm 2014年 摄影
  • 《心之骛-08》 王新妹 120×80cm 2013年 摄影
  • 《心之骛-09》 王新妹 120×80cm 2012年 摄影
  • 《心之骛-10》 王新妹 300×150cm 2011年 摄影
  • 《心之骛-11》 王新妹 300×150cm 2015年 摄影
  • 《心之骛-12》 王新妹 300×150cm 2015年 摄影
  • 《心之骛-13》 王新妹 300×150cm 2015年 摄影
  • 《心之骛-14》 王新妹 120×80cm 2011年 摄影
  • 《心之骛-15》 王新妹 120×80cm 2011年 摄影
  • 《心之骛-16》 王新妹 120×80cm 2011年 摄影
  • 《心之骛-17》 王新妹 120×80cm 2015年 摄影
  • 《心之骛-18》 王新妹 120×80cm 2014年 摄影
  • 《心之骛-19》 王新妹 300×150cm 2014年 摄影
  • 《心之骛-20》 王新妹 300×150cm 2014年 摄影
展览时间:
2017-03-08 - 2017-03-19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地点:
中国美术馆
主办单位: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
参展人员:
王新妹

展览介绍

平行的世界
交织的灵魂

李楠

摄影,是时间的艺术,亦是空间的艺术。

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以空间来注解与转换时间的艺术。

对于摄影师——照片的制造者而言,时间犹如指间流沙;镜头定格的每一个瞬间,都是消逝不再之物。如果说摄影师拥有某种决定权,即决定在何时按下快门、以永恒留存时间的权力,那么,这种权力行使的基础,往往是取景框中的空间呈现了某种特别的关系或是意象——在这个意义上说,摄影不是时间的艺术,也不是空间的艺术,而是以空间来注解与转换时间的艺术。

进一步说:人,是无法改变时间的;人,永远只是漫长时间轴线上一个被动的点。因而人对于时间,无能为力。但人对于空间,大不相同:人可以选择空间、建构空间、置换空间,在不同的空间里成为不同的自己——人,对于空间,是主动的。这种主动,也是人自我建构意识的流露。

因此,在时间里,人永远落在自己的后面;而在空间里,人可以主动地发展一段关系。

经由这段关系,摄影者得以成立另一个世界,一个与现实平行的世界。而这段关系,便是那条风景独特的小道,在一帧帧鳞次栉比的照片中蜿蜒穿行,引领我们曲径通幽;不断出入往返于两个平行的世界,最终抵达摄影者深蕴隐秘的内心。

从这样的意义和角度,去端详王新妹的这部新作《心之骛》——其处女作《心之极》出版三年之后的再次结晶,很难不被她展示的“平行的世界”所吸引。在这“世界”里,依然保持着《心之极》真挚的情感饱和度,和女性特有的、极其细腻的心灵感光度;同时,展示了一种过去没有的省视与思辩,这是比纯真柔软的极地童话更为复杂、也更为深刻的灵魂之省、灵魂之思。

这是平行的世界,交织的灵魂;这是一位女性在人世间浸润遭逢、歌哭欢笑了五十余年的内心,又一次义无反顾的远行。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这是个体之于世界的理想境界。在王新妹的《心之骛》中,我看到她为此付出了令人动容的努力。

我以为,王新妹所展示的“平行的世界”,同时彰显于以下三种维度:

其一,人与动物的平行世界。这既是《心之骛》的主题,也是王新妹三年以来不断“走世界”所沉淀、积累的思考。

人与动物的关系,渊源深深又矛盾重重。动物既被人类驯服,又被人类崇拜;既被人类豢养,又被人类祭献。而人对动物,既罔顾又恐惧;既臣服于它们的神秘,又弃厌于它们的野蛮;既把它们当作朋友,亲昵如侣、宠爱有加,又把它们当作敌人、肆意轻慢、任意屠杀。

进化论告诉我们:人从动物中来,又高于动物。现实情况则是:人类越是提升自己以超拔于自然之上,动物就越是地位下降至“奴隶”状态。人与动物的关系,就愈加紧张和扭曲。人类,在不断灭绝一些动物的同时,其自身的生存危机日益深重。

王新妹站在自然与社会的交叉点上,将这两个平行的世界同时展示出来:一个,是照片里的动物世界,此为显性空间;另一个,则是与此相对的人类世界,此为隐性空间。

显性空间中,动物是绝对的主角与主人,它们按照自然法则从容度日,世代繁衍。同时,因为这种画面中的自由自在,乃是“人”的视角切入结果,便自然地勾联出隐性空间:人类世界,从而也使观者自然地联想到人类与动物真实的关系、即动物的真实境况:此刻的自由自在,不过是侵犯之后幸存的余兴。而最后一组血腥残忍的杀鲸照片,则直接将这幸存的余兴也彻底毁灭了——那白茫茫雪地上残留的鲸鱼骨骸,暴露的是:人类才是显性的主人,动物则是隐性的奴隶;实际的显性、隐性空间刚好与照片中呈现的相反!

这反转的真相,毫不客气地揭下了人类虚伪、暴虐的面具。

因此,《心之骛》的五个子题:自观、自由、自恰、自为、自戕,都来自于“平行的世界”,是人类与动物的双重自白与对话——所有人类对动物所行的,无一不会返回到人类自身;人与动物的灵魂从千万年前就交织在一起了。

今天的自然已经在惩罚人类的过去。实际上,一个生机勃勃、万物和谐的大自然是人类与动物共同的需要。正如哲学家格奥尔格·卢卡奇( Szegedi Lukács György Bernát,1885-1971)在其名著《历史与阶级意识》中所说:“大自然也是一种价值观。相对于剥夺人类天性并且囚禁他的社会制度而言,它就是另一种价值。……大自然的定义是指有机生长、非人造的、与人类文明所创造出来的社会组织相反的事物。同时,大自然也可以被解释为人类心灵深处仍然停留的自然状态,或有意或希望再度变成自然的那份渴望。”

人类自古便在动物身上寄托关于自由的理想——庄子逍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同时,人类又残暴地剥夺动物本身的自由——17世纪至20世纪的300年,人类文明飞速发展,由近代跨入现代;而就在这300年里,有300多种美丽的动物永远从地球上消失了。

当我们一次次远赴野生之地捕捉自然的神奇时,是否想过:有一天,我们只能在照片里一遍遍凭吊这种天赋的自由?

从王新妹的“平行世界”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道法自然”的真谛,就是“顺其自然”。

接下来的第二个维度,便是王新妹作为摄影师与她的照片之间所形成的“平行世界”。这一层,篇首有所论及。这种平行关系,实际上考察着摄影师以视觉表达意义的能力。

如果说,《心之极》的视觉语言更多是一种感性、直觉与情绪的本能反应,更多地服务于对企鹅、北极熊拟人化的“人格塑造”,因而比较多地集中于接近于平常观看的中景的话;那么,《心之骛》则显现着更为明确、强烈的镜头意识,以及这种自觉意识带来的丰富、变化且合乎心理逻辑的画面呈现。

例如,有一部分照片着意于动物眼睛的特写——这种极“近”的景别,一方面,营造了兼具亲密和对峙意味的微妙空间——这种空间当然首先存在于摄影师和动物之间;同时,它又不露痕迹地转换为观看者与动物之间。另一方面,也就在这不露痕迹的转换之中,摄影师通过这个空间表达了她的内心想法:人观看动物,也被动物观看,人和动物的关系就在这“对视”之中交集纠结,成为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

再如另一类与这些特写相反的照片——一些大场景、大空间里的动物群像。这种极“远”的景别,则让摄影师内心的感悟脱口而出:大自然的空间,是如此高深长阔、浩瀚恢宏,岂是一镜一像所能概括?而走兽飞禽、鳞介虫鱼,或驰骋、或翱翔、或嬉戏、或蜇伏,生死其间,轮回其间;人,惟有望之兴叹,退省己身而已。

由是,摄影师不仅建立了一个语言和语义都颇为丰富的视觉世界,同时,这个世界也是她自身“小宇宙”的反映——两个平行的世界,两相生发的灵魂。

那么,第三个维度,便是真实的王新妹与照片里的王新妹所形成的两个平行世界。

人生,是一个又一个空间的累积,而思想与经验,便是这些空间遗留下来的线索与暗语。从摄影的角度讲,无论摄影师拍摄的是什么,一定都寄寓着对于某个空间的原始记忆和直觉反映。摄影师鲜有出现在自己的照片里,但是,他们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他们在照片里,与照片外的自己相互打量,彼此倾诉——他们是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在灵魂深处悄悄对话。

《心之极》里的王新妹,有意识地选择了一个极端的环境,让自我在纯粹中进一步提纯: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解决关于人的问题——母性情怀、感性顿悟是此时王新妹的人格特征。而《心之骛》里的王新妹,则是有意识地寻找、探究动物与人的关系;并以一种显隐对照的方式表达出来——眼界更为开阔,而思考更具理性。

真实的王新妹,不是一个职业摄影师,这倒使她的摄影动机更多地是直抒胸臆,直见心性。在人类社会——现实空间的经历,驱使她不断走出这个空间,向另一个空间——大自然寻找答案。当她进入摄影的过程,作为女性和作为摄影师的身份不尽相同,但身份之下的灵魂却是一体的。她在动物身上想看的、和看到的,何尝不是她在人身上想看的、以及看到的?

真实的王新妹提供动机,照片里的王新妹表达主题。二者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新妹拥有了一个独特而完整的艺术表达主体。

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无论哪一种,都是为了寻找自己真实的内心。而最近的地方,往往路途最遥远。

借由平行的世界,交织的灵魂,我们得以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践行这段旅程。而当我们站在这样一个角度来观看与评价摄影时,便会了然:真正的摄影不是成为时间的一次偶然秒停,而是以强大的力量使时间退避三舍——这正好是一个空间的概念。

显然,王新妹的“心之旅”已渐入佳境、愈见深意。这位坚韧而温情的女性,下一站又在哪里?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她在下一个平行世界里的灵魂绽放。


2016年3月于广州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程立雪010-84599636-852clx@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