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体验与超验”胡志颖艺术1987-2017展

  • 展览海报
  • 《安徒生童话(1)》 胡志颖 2016年 综合媒介
  • 《红》 胡志颖 150×150cm 1991年 板上综合媒介
  • 《玫瑰之名之三》 胡志颖 196×153cm 2009年 布上油彩、丙烯、大漆
  • 《人马记之六》 胡志颖 200×170cm 2016年 布上油彩、丙烯、木碳
  • 《堂吉诃德先生之五》 胡志颖 160×190cm 2014年 布上油彩、丙烯
  • 《艺术家档案——安塞姆·基弗》 胡志颖 200×170cm 2011年 布上油彩、丙烯
  • 《原子之三》局部 胡志颖 180×200cm 1997年 布上综合媒介
  • 《自画像》 胡志颖 110×11Ocm 1990-1991年 布上油彩、蛋胶
  • 《白月(1)》 胡志颖 206x163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大漆
  • 《白月(2)》 胡志颖 206x163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大漆
  • 《白月(3)》 胡志颖 206x163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大漆
  • 《基督蒙难之二》 胡志颖 170x200cm 2015年 布上油彩、丙烯、木碳
  • 《天使之四》 胡志颖 200x170cm 2015年 布上油彩、丙烯、木碳
  • 《天使之一》 胡志颖 170x200cm 2015年 布上油彩、丙烯、木碳
  • 《天文之三》 胡志颖 180x200cm 1995年 板上综合媒介
  • 《天文之一》 胡志颖 180x200cm 1995年 布上综合媒介
  • 《月中动物(1)》 胡志颖 200x170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
  • 《月中动物(2)》 胡志颖 200x170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
  • 《月中动物(3)》 胡志颖 200x170cm 2010年 布上油彩、丙烯
展览时间:
2017-09-09 - 2017-10-10
开幕时间:
2017-09-09 15:30
展览城市:
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
广州53美术馆
展览地址:
广州市广园快速路汇苑大街17-21号(汇景新城南门入口右侧)
策 展 人:
杨卫
艺术总监:
李琼波
主办单位:
广州53美术馆
协办单位:
广东艺术促进会
参展人员:
胡志颖
展览备注:
合作媒体:《画廊》杂志

展览介绍

胡志颖艺术作品中的表征往往布满了繁杂的生命图腾,而非通俗符号和流行样式;不断运用一些象征的图像和隐喻的装置,产生某种陌生情境。这些因素,构成了他的艺术特征,也正是其艺术作品出现层次,产生深度的前提。如此这般剪不断理还乱的表现方式,体现了胡志颖对现实错综复杂的强烈感受。正所谓“愤怒出诗人”,重要的是有愤怒,还有良知。只是对于胡志颖而言,这种愤怒和良知,已经被他的文艺思想与艺术创造转换成了某种文化理想,以及不断超越自我的人文精神。

体验与超验的交响
——再谈胡志颖的艺术

撰文:杨卫

胡志颖是一位难以定义的艺术家。之所以难以定义,在于他并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艺术创作的脉络,通常不是按照社会发展的逻辑来延展,而是以心理探寻为价值倾向,注重内心感受与哲学表达。这使得胡志颖的艺术,不免会有些晦涩,常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陌生感。但是,胡志颖又并非超然世外,完全逃离现实。相反,他不仅关注现实,而且对现实背后的本质和异化等问题,有着深刻思考与持续关注。因此,他的艺术不是出世的艺术,而是从思想史的深层次来关照现实,以此拓展当代艺术的视觉维度。

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即1979年左右,胡志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参与到当时兴起的“伤痕美术”思潮之中,以他的画笔呼应“拨乱反正”的社会运动,控诉了“文革”的种种暴行。不过,随着国门的日益开放,外来信息不断涌入,胡志颖受其感召与影响,很快就放弃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与表面的社会批判,开始了艺术的哲学思考与语言探索。整个80年代,胡志颖跟许多新潮美术家一样,都在向西方现代艺术取经,一方面借鉴其观念和语言,另一方面也在思考如何将其转换为自我的文化资源,在本土落地生根。为此,胡志颖尝试过多种媒介,也探索过不同风格,包括画一些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写实油画,以及创作一些抽象水墨等等。但是,胡志颖的艺术真正明确创作方向,确立起自己的文化观念,还是从90年代以后。

90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与80年代已经截然不同。由于一场运动打破了80年代的文化理想,使艺术家们不得不走出原来的书斋和象牙塔,面对真实的自我与社会,思考当下的生存处境。与此同时,西方开始接纳中国当代艺术,通过民间渠道,为中国当代艺术提供了一条国际化之路。这种内紧外松的现实,形成了某种挤压,使艺术家不得不同时思考国际化与本土化的双向问题。胡志颖正是在这样一个互文关系中,开始他的材料艺术探索的。可以说,胡志颖九十年代初做的那些材料艺术,既是对国际语言的一种尝试,也是将其转换为本土视觉资源的一种探索,而其内在的文化指向,则是生存的压力与精神的紧张关系。

如果仔细品读,我们可以从胡志颖九十年代初创作的那些材料艺术作品中,体会到他的焦虑与痛楚。正如他喜欢用血腥的红色为基调,以厚重的不同材质与颜料来塑造画面一样,其焦虑、纠结、痛苦、恐惧,以至于愤懑的情绪,已经溢于言表。事实上,正是这种内在的焦虑感与痛楚感,促成了胡志颖下一个阶段的创作,即90年代中期以后,以拓展内在精神空间为诉求的《文字》、《数学》、《天文》、《方程式》、《原子》,以及《内典录》等系列作品的诞生。不过,令胡志颖难以释怀的是,他的这种内在挖掘,不仅没有缓和心理的紧张和压力,相反,却将他带向一个暗淡的深渊,使其体会到了更加荒诞的存在。这也正是胡志颖转而投向文艺学理论与哲学思考,于1999年至2002年去往暨南大学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的原因。为的就是希望借助于理性的翅膀,展开自由的飞翔。

应该说,胡志颖攻读文艺学理论的经历,是他艺术生涯的一个关键点。由此带来的收获,不是改变了他的艺术思路,而是更加强化他的艺术观念,将原来的感性认知,变成了理性确认,更为形象、更为具体地呈现了出来。比如这之后他创作的《灵山》、《玫瑰之名》、《伸出你的舌头空荡荡》、《白月》等系列作品,将隐约的人物背景、机械构件、几何线条、神秘图腾等多种因素并置,强化其画面的冲突感与混杂因素,就是胡志颖对当代社会,以及现实人生的深刻感知与理性触摸。尤其是再之后创作的《人物》、《月中动物》、《月中金星》、《艺术家》、《哲学家》,以及《魔笛》等系列作品,将日月星空、人间百态、奇异图腾等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更是彰显了自然奇妙与社会万象。

这之后的胡志颖,继续向内挖掘,在问题意识中拓展,从由对现实的关照,升华至更高的哲学层面,相继又创作了《奥菲利亚》、《堂吉诃德》、《基督蒙难》、《人马记》、《三足鸟》、《圣母与基督》、《天使》、《亚当与夏娃》、《行者》、《圣徒的舞蹈》、《胡扬树与无名花》、《非同类》等系列作品。他从宗教故事、神话题材、民间传说,以及经典名著中提取资源,将自己的艺术导向形而上的层次,也把现实社会遭遇的诸多问题,引向了深刻的思想史领域。事实上,胡志颖一直在试图做这样的努力,即以思想资源来充实图像的意义与内涵,又用图像为思想提供感性的素材。为此,他不仅创作了大量的绘画作品,而且还做了不少装置艺术与观念艺术。自1992年创作观念作品《伪望远镜》以来,胡志颖相继推出的《世纪遗恨录》、《新康德》、《安徒生童话》等装置艺术和观念艺术,与其绘画作品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都是围绕着现实的困境与社会的顽疾,从思想史的角度寻找治愈方式与精神突围。

纵观胡志颖的艺术,其实,将这些思想资源引入艺术内部,充实其价值内涵,丰富其视觉形象,是他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也成为了他的艺术特征。这个特征注定了胡志颖的艺术,不可能直截了当,一目了解,而更倾向于隐喻和暗示,具有弦外之意,虚响之音。而这些因素,正是艺术作品出现层次,产生深度的前提。如果我们面对胡志颖的作品时,会产生某种陌生情境,感到沉滞和艰涩,那是正常现象。因为胡志颖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作品,变成某种通俗符号与流行样式,而是不断在用一些象征的图像和隐喻的装置,阐释某些哲学观念。对于胡志颖而言,似乎只想为艺术史和思想史负责,也只想给自己证明。

事实上,险象环生的境遇,早就构成了胡志颖艺术作品的一个核心内容。这就像他涉及到中国传统山水画意象的系列绘画,作品的表征往往还布满了繁杂的生命图腾一样。如此这般剪不断理还乱的表现方式,体现了胡志颖对现实社会错综复杂的感受。而就这种现实感受来说,在他2007年之后创作的一批一批系列作品中表现得最为强烈,在他的文艺思想与艺术创造中不断寻找超越的契机。这也正所谓“愤怒出诗人”,重要的是有愤怒,还有良知。只是对于胡志颖而言,这种愤怒和良知,已经被他转换成了某种文化理想,以及不断超越自我的人文精神。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