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戏画钟馗”赵宗概水墨人物画展

  • 展览海报
  • 赵宗概作品1
  • 赵宗概作品2
  • 赵宗概作品3
  • 赵宗概作品4
  • 赵宗概作品5
  • 赵宗概作品6
  • 赵宗概作品7
  • 赵宗概作品8
  • 赵宗概作品9
  • 赵宗概作品10
  • 赵宗概作品11
  • 赵宗概作品12
展览时间:
2019-11-30 - 2020-02-29
展览城市:
江苏 - 苏州
展览机构:
新天祥美术馆
展览地址:
太仓市朝阳东路6号
参展人员:
赵宗概

展览介绍

悦有涯之生 致无穷之乐

——读赵宗概仿白石笔意的《戏画钟馗》

贾德江

赵宗概为人坦荡,为艺端肃,是我多年引以为荣的朋友。我读过他的许多文章,字里行间显示的不仅是文笔的精美和犀利、知识的渊博和深邃、思想的睿智和敏感,更是一种真性情的流露,一种浩然正气的充溢。我也读过他的许多画作,不固定一种题材,也不固定一种画法,有现代水墨人物的探索,有古典写意人物的妙构,也有线描女人体的华美,内中有尚写尚意、尚神尚趣的传统笔墨的现代阐释,也有欧云美雨、西化东渐的绘彩之丽。他可以画鸿篇巨制,以主题性绘画胜出,也可以画立轴斗方,以抒情小品别开生面。他的绘画题材常画常新,他的表现手法常变常奇,写实与写意、变形与表现、水墨与色彩、勾勒与没骨,几者的互补、交汇与融合,不断刷新他的人物画面目,充分显示了他的才情和智慧。

赵宗概是一位具有开拓精神的创新型艺术家,既不愿意在师辈踏出的道路上安步当车,也不满足于某种画法样式的超越前人。在他“心平气和”的外表下,一直涌动着一种创造意识去画被激情驱动的画,并以“斗志昂扬”的活力,去探索新形式、寻找新语言、开辟新境界,屡屡推出不同于他人又不重复自家成就的新作品。纵观他于人物画领域不断变革图新的历程,每一次蜕变,都是他深入理论致思勇于涉难攀险的结果,都是他在“东张西望”的寻觅和“左拥右抱”的融合中留下的雪泥鸿爪。他的画和他的文一样,总有奇思妙想令人击节叹赏。

三年来,赵宗概画出一批新作。他说,这是他近期的思考和探索。主题是《戏画钟馗——仿白石翁笔意》。作品传递出明晰的信息,表示他要向老一辈艺术家学习,重新回归传统,以笔墨锤炼为日课,以深研齐派绘画为切入点,借钟馗为载体,用以抒发自己的愉悦心情,戏谑地展示这位神话人物的丰姿仪态。取齐白石笔意,将大写意花鸟与古意人物结合,以求新意、新法、新格,这应该是赵宗概苦研思变之后又一戛戛独造的构想。

玉山草堂藏《戏画钟馗》共七十幅作品,多以条幅形制作画,皆以临仿白石翁笔意的大写意花鸟为主体,作为画面近景,而将钟馗人物忽隐忽显在大写意花鸟画中,形成“大花鸟、小人物”的格局。由此,白石老人大写意花鸟图式被打散,以现代审美感受进行了重组重构,并作为配景服务于人物。画中情景交融,立意高迈,虽风格皆归于齐派,但大写意花鸟的语义已发生了改变,花香鸟语都被包容在他的人物画中,成了烘托人物情怀趣致的有机组成部分。赵宗概不像仅占一科的画家那样,孤立地看待人物、花鸟,而是在艺术中追求着人与自然的亲近和谐,显现的是中国式的“天人合一”的精神。同属齐派传统的花鸟与人物,在他的笔下汇合,“质沿古意而文变今情”,生花妙笔跃然纸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新文人画风应运而生。在传统文人画复兴并谋求现代转型的特定历史语境下,赵宗概为当代写意人物画的发展提供了自己的思路,这本身已是弥足珍贵的了。

就艺术表现而论,赵宗概是现代画家中最重视“笔墨”的画家之一。他在这套作品的后记中写道:“中国画最重要的是涉笔成趣,物有物趣,笔要状物,因此要一生锤炼笔墨。而 真正的高手均是具有长期中锋笔法锤炼的内敛与醇厚后的外化与升华,以遒劲深厚、雄健有力的笔墨效果达到任情挥洒又苍茫浑朴的气息。”为达到这一目标,他坚持“先临摹再写生后创作”的正道,痛下决心,以一日一课,躬耕于视为畏途的齐派绘画。他花了两年多时间,从临习齐白石的书法入手,继而选临了白石翁的人物、山水、花木、禽鸟、蔬果、水族、杂项,逐步将白石翁求神求趣的人物、求简求韵的花鸟、求雄求拙的山水了然于胸,心手相畅,尽得用笔用墨之堂奥。

画中人物,强调的不是形,不是建立在写实主义倡导的“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上的形似,而是遵循传统文人画的写意传统和观念,首重精神,不求形似,寥寥数笔,形简神足,内中又吸纳印象派、野兽派所强调的变形、主观印象、色彩线条的自由表现,从而创造出亦中亦西、亦庄亦谐的独特的自家意笔人物风貌。

画中花鸟,则以个性张扬的豪放笔墨,一扫传统文人画的孱弱、萧疏、荒寒。其用笔重在清新朴茂,用墨重在化机氤氲,齐白石清简、朗透的笔墨在他手里得到最大的发扬。那种笔墨造显大化生机并直透生命本源的旨趣,洋溢着生活的烂漫情调,无疑也与白石老人同途焉。

更值得称赏的是,赵宗概着意于将大写意花鸟技法糅进人物画,又将意笔人物置身于泼墨大写的花鸟画中,让驱魔捉鬼的钟馗一改横眉怒目的威严,在松荫下读书,在秋菊前饮酒,在荷塘里垂钓,在红梅旁戏鹤,在竹林边品茗……浓郁的人情味荡漾其间,令人悦目赏心。这些作品画的是人物,但又融合于自然之中,几树梅枝,一片蕉叶,清香藤花,千年古松,低垂葫芦,硕长丝瓜,游鱼浅底,苍鹰待调,都无声地把万物的自由与人生的佳兴合而为一,加之书法题跋的诗情洋溢,又与人物的内心情感起伏呼应,意满画中,情飘画外。仔细品味,可以发现,赵宗概不满足于讴歌鸟鸣花放的生韵,而是积极引导观者去品味淡而又味的自在人生,这恰恰又是他理想的生活状态,只不过是他“借古而开今”,意在抒己怀抱。显然,赵宗概一系列《戏画钟馗》作品,师古而不泥古,学齐而不似齐,具学养、笔墨、气韵之大境,得传统文人画之精髓,名曰“仿白石翁笔意”,实为别具肺腑,自揭须眉。

他的实践证明,学习历代名家的成熟经验,每日里悬腕挥毫不辍,先攻一家,兼效百家,不仅师古人之迹,更师古人之心,从传统中抉取对自己有益的因素,使其由“他法”到“我法”直至“无法”的化境,是一条行之有效的出新之路。这一步的迈出,不仅使他隐隐约约地找到了努力的方向,而且更给他提出了为继续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而做好准备的艰巨任务。

我很欣赏黄宾虹的一句格言:“悦有涯人生,致无穷之乐。”这是一个走过漫长人生旅程和艺术道路的艺术大师笑对人生的自白,仿佛也是赵宗概的人生写照。以画为乐,以画为寄的人生选择,使赵宗概的生命、生活始终与他的绘画连在一起。画自己最想画的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每日里的挥毫濡墨成为一种生活必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底充溢的是艺术创作的欲望和绘画创作本身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带来的快乐。愉悦地面对有涯的人生,享受艺术给予的无限快乐,这就是赵宗概从艺处世的生存状态。

赵宗概巳年逾花甲,正以“人淡随松去”的心境、扎实稳健的脚步行进在中国画坛,一生无所他求,只期望自己绘画创作的风格样式、艺术语言更加斑谰纷呈,开拓出更加广阔的表现空间。他不把艺术当作谋取名利的手段,也不企求成为耀眼的明星,但我却坚信,这团已点燃的火焰会持续地燃烧,使每一个观赏他的画作的人,都会感受到灼人的力量而正视他的存在。

2017年4月12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作者系著名出版人、美术评论家、画家)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