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天地中·河之南”赵曼考古水墨展

  • 展览海报
  • 《河图》 赵曼 46x69cm
  • 《洛书》 赵曼 46x69cm
  • 《朱雀和武士》 赵曼 136X34cm
  • 《辟邪》 赵曼 136X34cm
展览时间:
2020-12-30 - 2021-03-31
开幕时间:
2020-12-05 14:30:00
展览城市:
河南 - 郑州
展览机构:
郑州美术馆
展览地址:
郑州市中原区瑞达路83号
参展人员:
赵曼

展览介绍

我和郑州这座城

赵曼

二十年前美院毕业时,我选择了来郑州。当时的想法也简单,大三的假期和同学来河南旅行,在火车站坐了一辆公交车,穿过中心城区,路过河南省博物院,便下去参观,被青铜器的华美所倾倒,之后从窗口浏览市容,城市不大,有浓浓的烟火气息,是我喜欢的样子。

二十年间,我又去了很多地方,在北京也盘桓了几年光景,参加也参观了许多场展览,经历了艺术市场的繁华与落寞,经历了一个画者所能看到的许多世界,心静下来,还是欢喜着蜗居在老城区的烟火中,独自对画,喝茶,读书。

朱光潜先生曾经这样评价他对艺术家生活的认识:文章忌俗滥,生活也忌俗滥,俗滥就是自己没有本色而蹈袭别人的陈规旧矩。滥调起于生命的干枯,也就是虚伪的表现。在什么地位,是什么样的人,感到怎样的情趣,便现出怎样的言行风采,叫人一见就觉得谐和完整,这才是艺术的生活。

所谓艺术的生活,就是本色的生活,世间有两种人的生活最不艺术,一种是俗人,一种是伪君子。俗人根本就缺乏本色,伪君子则竭力掩盖本色,无论是俗人或是伪君子,他们都是生活中的“苟且者”,都缺乏艺术家在创造时所应有的良心。

艺术家估定事物的价值,全以它能否纳入和谐的整体为标准,往往出于一般人意料之外。他能看重一般人所看轻的,也能看轻一般人所看重的。在看重一件事物时,他知道执着;在看轻一件事物时,他也知道摆脱。

引用了这么多话,是我自觉写不出更为精彩贴切的句子。斯人已逝,但文章却能留给人不断的安慰与勉励。在世俗的价值观中,我常觉得从画从文,似乎是于旁人并无多大利益的,所以对于与此相关的应酬与周旋,或许回避会更觉安心。这些年郑州发展很快,城市越来越大,吃喝玩乐的时尚也是缤纷多彩,然而若得二三人豪饮,尽谈笑之欢,也变得比从前更难了。

有的人爱上一座城,是因为某个人。而对我来说,这座城,就像一个人。

当我在紫荆山换乘公交车的时候,经过写着商城遗址简介的石碑,我会像个游客一样驻足细看,虽然我对此早已熟悉。

当天气晴好,夕阳灿烂的时候,我会想驱车到南裹头,或者桃花峪,看看奔流的黄河,夏季燥热的黄昏,河面的风浩荡而凉爽,凝视波浪的眩晕感总是令人觉得新鲜。

秋天和春天,巩义一带的土塬沟壑,总有些风景让人想停下来写生。双槐树遗址,就藏在那样绵延不绝的土塬中。

捡到过铜箭簇的楚河汉界,出土过青铜方鼎的杜岭街,川流不息的连霍高速旁静静地大河村遗址发掘现场……

我看到的每一片风景,都是此时此刻的一块历史的碎片,而这片风景,在过去五千年,一万年,几十万年间,又有多少过客看过。我为工作室取名为“云墟”,也是缘于这样的感受。历史沧桑,此时此刻何其渺小。

已经成文的历史,仅仅是这座城市的九牛一毛,她的名字,也远远不是属于今天人们所界定的范畴。在有文字记载之前的历史,更久远的年代,考古发现的成果甚至比历史文献还要准确的告诉我们:这座城,是黄河这条母亲河上延续着文明的明珠,是串联出华夏民族历史文脉的一个关键组件。

对文物和考古成果的艺术创作,对史前文明华夏先民的艺术呈现,这个过于宏大厚重的命题,我诚惶诚恐。只能以虔诚的探索态度,摸索一些实践方法,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情感和敬意。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