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鸟事”路海燕绘画作品个展

  • 展览海报
  • 海报
  • 鸟山之五 48x48cm 2015 纸本设色
  • 鸟山之八 35x25.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鸟归之三 48x48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鸟归之四 50x50cm 2015 纸本设色
  • 鸟巢之二 25x27cm 2015 纸本设色
  • 鸟巢之三 25x27cm 2015 纸本设色
  • 鸟趣之二 138x34 纸本设色
  • 鸟趣之六 138x34 纸本水墨
展览时间:
2015-07-04 - 2015-08-15
开幕时间:
2015-07-04 15:00
展览城市:
浙江 - 杭州
展览机构:
瀚阳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杭州劳动路128—2号
主办单位:
杭州黄龙饭店
承办单位:
杭州瀚阳艺术中心
参展人员:
路海燕
展览备注:
展会具体地址:中国杭州曙光路120号(杭州黄龙饭店艺术长廊)

展览介绍

有一类艺术家,像路海燕,表面看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但内心深处从来不想严肃而拘谨地躲在古堡或宫殿中,而是践行一种波希米亚式的生活。他随时愿意卖掉知识,换回本性中的放荡不羁。或者服上一剂泻药,摆脱陈腔滥调,以获自由。像鸟一样,翅膀扇出动人的弧度,飞在风中,掠过天空。当然,作为一只胖胖的懒鸟,吃饱喝足之后,往往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一直在碌碌飞翔,大多时间其实是安静惬意地停留在田野、水边、树梢、春心荡漾的男女或孩子的头上,谈谈情,说说爱,听着时间从容走过的脚步声,享受活着的自在与美妙。
或者说,路海燕是一个“鸟人”。“鸟人”,在中文俚语里为詈语,骂人的话,有吊而郎当不靠谱的感觉。路海燕与主流价值观貌合神离,不太热衷仕途经济,常说些“混帐话”,做些“混帐事”。每天都有光怪陆离的新点子,却缺乏实现它的持之以恒。就像小孩子吹肥皂泡,看着一个个泡泡在太阳下漂亮地飞舞,已经快感满满,哪里管它瞬间无影无踪,最终一无所留。这样玩到老了,依然乐此不疲,并不羡慕别人花哨的“丰功伟绩”。他多半是信了老子的“道隐无名”,所以从来都“为而不争”。

作为一个鸟人,没必要装模作样。路海燕虽然从渊源与师承上是个十足的学院派,却没有半点学院派的腔调。他讨厌程式,讨厌每一笔皆有出处,信奉艺术本该彰显个人,而不是淹没、遮盖它。画画是件纯真自然的事,与驯化背道而驰,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所以,路海燕崇尚像孩子那样在游戏中创作,拒绝提前做理性构想,不是观念在先,而是行动在先。面对画纸或画布,他往往从涂鸦开始,让笔墨和色彩在纸上生长,在画面中诞成意义。素养与技巧全潜伏在暗处,看不到卖弄,有浑然天成的味道。画画对他而言,如同鸟儿飞翔,不费力气,不着痕迹,就是如此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不仅Martin Luther King有梦想,路海燕也有一个像鸟一样生活和歌唱的梦想。如今,城市中的人们被人造的自然和重重雾霾包围了,很少有机会直接面对上帝所造的山河、万物。路海燕在鄙陋的现实困境中,化身为鸟,栖身大山大水,饥则食,渴则饮,乐则歌,好不逍遥的一个鸟人。

因为厌恶编制史书那一本正经的目录,厌恶金钱那支配一切毁坏一切的劲头,厌恶真假权威神圣不可侵犯的嘴脸,厌恶江湖术士和评论家幼稚、虚伪、煞有介事的喋喋不休,我们宁可说,艺术即“鸟事”。

鸟类在直觉方面往往优胜于人类。所谓历史越长,负担越大,经验和教育在某种程度上遮蔽了人的直觉,人类早先对自然的敏感性慢慢减弱了。尝试以鸟的视点来看看麻木不仁自寻烦恼的人们,也许会叽咕几句,他们到底在玩什么鬼?于是,鸟们一时兴起,就会向人们拉屎,或者吐口水。

鸟们从不枉然地寻求或自以为是地界定“意义”,高兴了,就叫几声。鸟叫很欢快,人问问鸟,活着有什么意义?鸟会说,欢快地叫着就是意义。人问问鸟,什么是艺术,鸟会说,叫声中有各种情绪各种声调,这就是艺术。正如Henri Matisse说的那样,你理解了鸟叫,就会理解艺术。

对于鸟而言,“鸟学”等于不存在,对于真正的艺术家而言,“艺术学”等于不存在。艺术像生命一样界定不了,它是无解的。在“意义”和“观念”使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臃肿却越来越狭隘和蹩脚的今天,像鸟那样更自由更单纯更自发地呈现生命的能量与美感,较之理性、逻辑与技巧,无疑有趣得多。

植物和动物表现出的大量功能冗余,不能用生命的一般功能去解释。比如,鸟类的羽毛绝对不仅止于保暖,其各具姿态的显现本来就是其价值之一。当鸟儿披上它的羽毛,不管它过于简陋,还是过于华丽,至少可以表明,“我”,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对于人类而言,尽管内脏都是一样的,外表却各有各的不同。这种“自我表现的冲动”达到极致,外表的价值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人类比其他植物和动物更渴望“显现”:被看到、被听到、被感觉到。路海燕的画中,人是鸟,鸟也是人。这一切,正是路海燕的某种“显现”,他借此表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路海燕的画是少数能引起我内心深处喜爱之情的东西,这种感受完全独立,与排名、影响力和市场价格等无关。要测量美,必须用适当的测量仪,商业性和学术性所打造的那款仪器,常常充满了功利和欺骗。艺术史上流派的更新,往往只是无趣地换了换外套,装点一下门面,从而制造流行与趋势。其实,当下的人类,一如几千年前,有喜、怒、哀、惧、爱、恶、恨,可以做梦,且渴望自由自在。当下的艺术,归根到底,也仍然一如几千年前,还是鸟事一桩。
二猫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费亮亮)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