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南社社友墨迹珍藏”暨吴门当代笺扎展

  • 展览海报
  • 《白族民间版画》 王歌之 35x25cm 纸本
  • 《陈去病先生五石脂》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陈去病先生五石脂 (2)》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陈去病先生五石脂 (3)》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陈去病先生五石脂 (4)》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陈去病先生五石脂 (5)》 陆衡 35x25cm 纸本
  • 《凳子》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读车前子新诗集有感》 荆歌 35x25cm 纸本
  • 《奉和刘墨博士苏州书画展七言律诗》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浣溪沙》 陆衡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2)》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3)》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4)》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5)》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6)》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7)》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8)》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9)》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珏廬诗稿 (10)》 王大夷 35x25cm 纸本
  • 《聊话 第三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聊话 第一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临杨淮表纪跋后 第二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临杨淮表纪跋后 第三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临杨淮表纪跋后 第一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柳亚子》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论书》 荆歌 35x25cm 纸本
  • 《日本镡一品》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日记》 陆衡 35x25cm 纸本
  • 《宋墨两锭》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随感一则》 荆歌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1》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2》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3》 陆衡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1》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2》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3》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4》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5》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随感一则6》 车前子 35x25cm 纸本
  • 《谈艺》 荆歌 35x25cm 纸本
  • 《题碑 第一页》 陆家衡 35x25cm 纸本
  • 《玩物杂感》 荆歌 35x25cm 纸本
  • 《玩物志》 荆歌 35x25cm 纸本
  • 《玩物志 (2)》 荆歌 35x25cm 纸本
  • 《玩物志 (3)》 荆歌 35x25cm 纸本
  • 《玩物志 (4)》 荆歌 35x25cm 纸本
  • 《西汉长生无极图》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西夏铜官印一品》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一叶落而知秋矣》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这是艺术吗》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 《紫砂笔筒》 王歌之 35x25cm 拓片
展览时间:
2019-01-20 - 2019-02-28
展览城市:
江苏 - 苏州
展览机构:
彬龙美术馆
展览地址:
苏州观前街西面212号

展览介绍

前言以此为题,等于自讨苦吃。请问,什么是书法?请问,什么是书写?请问,书法与书写区别在哪里?把我问住。日常之际,说到书法与书写的区别,连比带划,一个手势,一个眼神,蒙混过关。或者呵呵一笑,“呵呵”,两笑了。两笑无猜么。此刻,我要给彬龙美术馆写点文字,只得“言之有文”,无奈“笔记如下”:什么是书法?我的理解:在纸墨所设时空,以经典为故国的还乡式毛笔运动,即是书法。什么是书写?我的理解:在纸墨所设时空,以经典为故国的离乡式毛笔运动,即是书写。书写即是——以自己为中心与源泉,至于和经典关系,并没有上述那般理性。比如郁达夫,我认为他是那代人中书写性极强文人,他拿起毛笔,或许从没想过“以经典为故国的离乡式毛笔运动”,而信手写了。举例很重要,重要于引出“信手”两字。也就是说,信手是书写的“不二”,不信手是书法的“法门”。我以前论及“公共技术”与“个人技术”,其实就涉及到书法与书写问题。什么是书法?由“公共技术”所指南,逐鹿中原。什么是书写?由“个人技术”所领衔,偏安一隅。如此偏安一隅,倒不是苟且,多多少少有些悲壮。

这个展览,钱总和我说过,晓明和我说过,西姿女士也和我交谈过,她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书法展,要做成书写形式,让手稿呈现。网络时代,呈现手稿,可能比当下组织“南社”还难(这次展览,一部分是“南社”前辈手稿,我是建议分开展出的,既无续貂之志,亦避借光之嫌,也不是重起炉灶,因为“南社”前辈用毛笔写字为常态,我们写毛笔字,是想创作一件作品——仅仅用了手稿名义而已)。起码于(用惯了电脑的)我而言,我有手稿心,而无手稿胆,写写改改,誊誊抄抄,也太麻烦。古人之古,古在不怕麻烦。如果人心不古,却又不新,麻烦大了。一个传承已被阻断、创造更遭忽视的民族,怎么办?听天由命未免消极,事到如今也只能慢慢,慢慢来吧,就像做这个手稿展(或曰笺札展),看过来没几件作品,准备要准备一年。于是,又有一个问题产生,手稿,它真能确保书写性?中国文化难说得很!笼统道来,传世书法绝大部分都是手稿,远的《平复帖》不说,著名的《兰亭序》《祭侄文稿》《寒食诗帖》不说,近的,康有为《万木草堂藏书目》,都比他正儿八经写的对联啊条幅啊有趣得多。这些,是手稿,也是书法,不但是书法,还是书法中的极品,书法中的经典。看来手稿并不能确保书写性,作为书法与书写的介质,它是一视同仁、众生平等。可不可以这样说,书法与书写,本无界限,或者说界限虽有,但并不像所想鸿沟一条。能不能殊途同归呢?假设同归于灵魂、情感、品格、求索、自由……当然,还少不了有趣,那么,书法即书写,书写即书法。换个角度,在“书”这个行为之中:压制“个人技术”参与的“公共技术”,并不是书法;放逐“公共技术”介入的“个人技术”,并不是书写。难度大了,说点别的,之所以强调它们区别,无非突出一点而削弱另一点。

这个展览,突出“个人技术”,至于削弱不削弱“公共技术”,每个作者的功力与观念不同,读者的眼光和想法也是不同的。好吧。参展作者我不一一介绍了,眼前作品就是自报家门,众位乡亲,喜欢老生的就多看看老生,喜欢花脸的就多看看花脸。我是“小生来也”,是为前言。听说“是为前言”,按前言的写作格式,需要另起一段:是为前言。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