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三种消逝”李俊个展

  • 展览海报
  • 《被剥去血肉的鱼》 李俊 60x75cm 摄影、艺术微喷
  • 《唱给上帝的歌》 李俊 60x75cm 摄影、艺术微喷
  • 《给自己准备的遗像》 李俊 60x75cm 2008年 摄影、艺术微喷
  • 《摄影》 李俊 80x120cm 艺术微喷
  • 《物影》 李俊 80cmx120cm 2016年 摄影 艺术微喷
  • 《一个抽烟的女子.公交车的蓝色座椅.无人的剧场.我坐在床上.窗外发黑的楼房.路边一个男人的肖像》 李俊 120x300cm 2017年 摄影、艺术微喷
  • 《物影no.4》 李俊 70X104cm 摄影、艺术微喷
  • 《有时候兜里只剩下一个》 李俊 60x75cm 摄影、艺术微喷
  • 《绿色床单上的手.一个穿红色拖鞋的男人.峡谷中黄褐色的岩层和江上的小渔船》 李俊 120x150cm 2017年 艺术微喷
  • 《一对曾经的恋人朋友.男子杳无音讯.女子嫁为人妇.无人的灰黑色巷道高墙上有锋利的防盗钢条》 李俊 120x150cm 2017年 艺术微喷
展览时间:
2019-02-23 - 2019-03-23
开幕时间:
2019-02-23 19: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亨曼画廊
展览地址:
成都市青羊区奎星楼街14号附4号
策 展 人:
崔付利
展览备注:
出品人:易雁
展览统筹:寇晓
策展助理:康可琦

展览介绍

存在、虚无和个人意志——李俊个展《三种消逝》

从摄影的纪录功能,瞬间性、真实性或许是摄影的魅力所在。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我们对“瞬间”、“真实”等这些约定俗成的概念抱以何种追问和态度,如果依靠感知作为真实、存在的判断依据又是否牢靠。我们总是习惯用一个概念化的词语去界定某种更具可能性的现象,这本身或许就是一个荒谬的行为。所以,在面对李俊的摄影作品,我更是保持着一种警惕态度。不仅因为他是一位思辨型的艺术家,更多是因为他作品中本身就带有一种游离状态。这种游离状态又不囿于画面,而是发生在真实与幻象、存在与虚无、感性与理性等多种对照中。最让我不解的是,这种“游离”中又夹杂着某种牢固的个人意志。所以,我曾经在跟他的访谈中提及,似乎他的作品就是一个矛盾体。

本次展览展出了李俊近年来“无常时”、“物影”、“记之暗面”三个系列的摄影作品。“无常时”是李俊持续四年时间在自家封闭的室内完成的系列作品,虽然从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菜刀、木材板、啤酒瓶、遥控板等司空见惯的日常物品,但李俊并不是讲这些具体的实物直接呈现,而是长时间的灰尘累计所形成的痕迹。李俊将实物抽走后所留下的轮廓成为焦点问题,存在究竟是如何“存在”的?不管我们如何去界定李俊作品的表现形式,关键是他在对既有经验,对固化的概念发起了一场挑衅。存在是否真的“存在”,“不存在”是否意味着真的不存在?如同拉康对真实界的界定,或许真实界就存在于真实与虚幻的交叉处,它是某种无法表现的存在,如同透视在绘画中的消失点。

“物影”系列是“无常时”系列的延续和深化,如果说“无常时”还能够给观者在感知上建立“存在”与“不存在”的视觉关联,那“物影”绝对打破了观者在视觉经验的感知逻辑。因为李俊将一切可以带有辨识性的形象全部抽离,甚至消解掉观者的感知基础。但不能感知是否代表它真的缺失呢,比如时间、互联网、信息等等。在这个系列作品中,我曾经认为李俊在用“不存在”来反证“存在”,但今天才突然发现,无论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已经都没有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绝对。这比“无常时”也更加接近他本人所追求的虚无。

在他最新系列“记之暗面”中,李俊将之前拍摄的照片重新放置到相机内部,让光线穿透图像在底片上感光成形。李俊将这一过程称之为“显像的图像重新回到相机母体内部”。可以说,李俊将摄影的“结果”打回了原形,我曾经评价他的“记之暗面”是一种既非对象亦非主体的状态。因为摄像成相的“结果”既是他创作的主体,也是再次成相的对象。反之,它既非对象亦非主体。从最终的成相结果而言,“记之暗面”是抽象的,但是它和现实却有着直接的关联。因为重回相机母体的图像都是他之前所拍摄的具体形象,有家人、朋友、建筑、事件等等。在光线重新覆盖图像的同时,作为个体的李俊,个人经验的虚无感或许较之“物影”系列更有一种切肤感。

最后,重新回归文章之初我提到的“个人意志”。或许,我们在观看李俊的摄影作品时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被其“绑架”。当然,“绑架”在这里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种个体观看经验的设定。我很难用具体的文字来描述“个人意志”,更不想用生硬的概念去限定它更多的可能性。如果说“存在与虚无”是李俊三个摄影系列的显性线索,我个人更觉得“个人意志”的明确化则是一种隐性逻辑。无论是“无常时”对实物的抽离,“物影”对“不存在”的明确,还是将图像重回相机“母体”,李俊的“个人意志”是越来越清晰和坚定的。虽然我不能妄议他的“个人意志”成功与否,但从艺术家个体角度和创作的方法论而言,“个人意志”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崔付利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