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混响时间”第三届纤维艺术新锐展

  • 展览海报
  • 《我们的新皮肤 Our new skin》 Maria Ganeva 尺寸可变 2018年 人体 羊毛纱
  • 《我们的新皮肤 Our new skin》 Maria Ganeva 尺寸可变 2018年 人体 羊毛纱
  • 《我们的新皮肤 Our new skin》 Maria Ganeva 尺寸可变 2018年 人体 羊毛纱
  • 《曼舞(TO DANCE OR FLY LIGHTLY)》 陈炳盛 175cmx50cmx50cm 2019年 亚克力,水,纱,水泵,主板, 射灯
  • 《曼舞(TO DANCE OR FLY LIGHTLY)》 陈炳盛 175cmx50cmx50cm 2019年 亚克力,水,纱,水泵,主板, 射灯
  • 《我很快乐》《I am very happy》 陈婧文 1.2mx1.2m 2018年 纱布、药丸、玻璃杯、白乳胶 gauze, pill, glass, white latex
  • 《画地为牢》 段官来 3m 2018年 3D打印手指 弹力绳 减速电机 金属零件
  • 《画地为牢》 段官来 3m 2018年 3D打印手指 弹力绳 减速电机 金属零件
  • 《画地为牢》 段官来 3m 2018年 3D打印手指 弹力绳 减速电机 金属零件
  • 《画地为牢》 段官来 3m 2018年 3D打印手指 弹力绳 减速电机 金属零件
  • 《画地为牢》 段官来 3m 2018年 3D打印手指 弹力绳 减速电机 金属零件
  • 《绪》 龚颍南 三分钟 2017年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反射》 龚颍南 赵焯 尺寸可变 2019年 毛绒布、现成品、机电
  • 《熵》 郭耀先 1.2m*1.2m*0.3m 2019年 染色布带、数控系统、电机、感应系统
  • 《熵》 郭耀先 1.2m*1.2m*0.3m 2019年 染色布带、数控系统、电机、感应系统
  • 《灰色光》 黄燕 200*800cm 2017年
  • 《灰色光》 黄燕 200*800cm 2017年
  • 《灰色光》 黄燕 200*800cm 2017年
  • 《灰色光》 黄燕 200*800cm 2017年
  • 《灰色光》 黄燕 200*800cm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肌肤》 姜美琪 尺寸可变 2017年
  • 《权衡》 蒋林娟 35*30cm(单个) 2019年 竹子、金属bamboo、metal
  • 《权衡》 蒋林娟 35*30cm(单个) 2019年 竹子、金属bamboo、metal
  • 《“这里什么都没有”》 林仪 尺寸可变 2019年 子母带、黑线
  • 《“这里什么都没有”》 林仪 尺寸可变 2019年 子母带、黑线
  • 《“这里什么都没有”》 林仪 尺寸可变 2019年 子母带、黑线
  • 《The flow in the river is the tears of innocence》 刘嘉琛 89x224x30cm 2017年 综染色竹纱,手工提花编织,木结构,Led灯,压克力板 hand woven with dyed bamboo yarn,wood structure case,LED lights,acrylic
  • 《弃息 Hidden Press》 吕彦瑶 100x60x70cm 2018年 综合材料
  • 《弃息 Hidden Press》 吕彦瑶 100x60x70cm 2018年 综合材料
  • 《--》 尚一心 尺寸可变 2016年 综合材料
  • 《--》 尚一心 尺寸可变 2016年 综合材料
  • 《--》 尚一心 尺寸可变 2016年 综合材料
  • 《--》 尚一心 尺寸可变 2016年 综合材料
  • 《痕系列3》 盛旖旎 70*60*10cm 2018年 PVA合成巾、胸衣、线
  • 《痕系列4》 盛旖旎 30*40*2cm 2018年 水彩
  • 《翻手绳》 石冰 尺寸可变 2019年
  • 《噬》 宋春阳 高200cm,延展250cm空间范围 2019年 羊毛毡为主
  • 《共声》 宋家骏 6mx0.5m 2019年 莲蓬 亚克力板 密度板 振动电机
  • 《时》Time 辛齐 180秒/尺寸可变 2019年
  • 《时》Time 辛齐 180秒/尺寸可变 2019年
  • 《无题》 严逸洲 尺寸可变 2018年 太空棉、人造绒布
  • 《无题》 严逸洲 尺寸可变 2018年 太空棉、人造绒布
  • 《无题》 严逸洲 尺寸可变 2018年 太空棉、人造绒布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装置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不确切的美好生活》 应歆珣 尺寸可变 2018年 天鹅绒、橡胶、锡、水泥、树脂、包装盒、丝带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鹅绒》 应歆珣 3’51” 2018年 手、天鹅绒
  • 《Arhat》 张斌 尺寸可变 2018年
  • 《包装》 郑晗琦 2’59” 2018年 高清影像
  • 《言语2》 朱晟晟 240x650cm 2019年 棉花、棉布、绉布、欧根纱、丝网印刷
展览时间:
2019-03-31 - 2019-06-04
开幕时间:
2019-03-31 15:00
展览城市:
浙江 - 杭州
展览机构:
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杭州市余杭区滨河南路与玉鸟路交叉口西北150米
策 展 人:
黄燕 宋振熙
学术主持:
施慧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 大屋顶文化
参展人员:
黄燕 应歆珣 郭耀先 刘嘉琛 尚一心 石冰 辛齐 宋春阳 吕彦瑶 朱晟晟 姜美琪 林仪 龚颍南 段官来 盛旖旎 Maria Ganeva(保加利亚) 陈婧文 严逸洲 张斌 郑晗琦 陈炳盛 宋家骏
展览备注:
总策划:高士明
出品人:张炎
策展执行:林灿文 陈麟鑫
特邀批评:范白丁 宋哲

展览介绍

大屋顶美术馆2019年首展《混响时间:第三届纤维艺术新锐展》将于大屋顶樱花季开幕。这是大屋顶文化首次和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纤维艺术系官方合作,联合主办的群展,此次展览在大屋顶美术馆空间中,将由艺术家们呈现与观众、纤维艺术、多媒体影像、机械装置等多种创作形式完成的艺术作品。给予观众以全新的沉浸式互动式的观展体验。

“混响时间”做为本次展览的母题,意在讨论当纤维创造物与现实世界碰撞时,两个世界相互间震动的美妙。如同声音在传播过程中遇到障碍物发生吸收和反射,同一时空内,多次的声音吸收与反射相互发生,就产生了混响效应,这个过程便是“混响时间”。

“混响时间”隐射的是一种艺术创作状态。这种状态藏匿着时间的力量,却通过物质特征进行交流。材料的日常性进入多媒介的传播层,再抵达思维的转折点。观者所直面的第一次“混响”便是这样一种发生在纤维材料的日常性、纤维艺术的创作方法和艺术家个体思考之间的不间断跳跃。

“混响时间”也是一种隐喻,喻示着纤维艺术不断扩展的边界。从生活跨越审美,在场的不可思议之物创造的是精神的维度。这一维度下,艺术作品开始了即时的二次创作,外在图像向内在体验变调,艺术家与观众在两个平行世界里混响思维,它意味着不断有可能重新评估关系和重组联系。这种混响的格局,不再只是停留在表象的展示,而更关注于内在的共鸣。一种有机的共生。

“混响时间”等待的则是一种回响,它的意义在于激发无限的想象!我们在安藤忠雄先生的清水混凝土建筑中,以纤维发声,集结每一个进入现场的观众个体成为“混响”的载体,在不断碰撞、吸收和反射的过程中收获回响,纤维之物得以再度释放。

文/宋振熙

The first exhibition of The Liangzhu Center of Arts in 2019 "Echoing Time" The 3rd Frontier Artists Exhibition of Fiber Art is about to open. This group exhibition will be held by The Roof Culture and the Fiber Art Department of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 In this exhibition, The artists will presente works of art at The Liangzhu Center of Arts, including, fiber art, video art, mechanical installations and other forms of art, which will Bring audience a brand-new , immersive and interactive experience.

The theme of this exhibition, "Echoing Time", is intended to discuss the beauty of the two worlds vibrating each other when the fiber creation collides with the real world. Just as the sound encounters the obstacles during the propagation process, absorption and reflection occur at the same time and space. A reverberation effect is produced when absorption and reflection occur multiple times and the whole process is "echoing time".

"Echoing time" is a state of artistic creation. This state hides the power of time while it communicates through material characteristics. The daily nature of the material enters the multi-media communication layer, then reaches the turning point of thinking. The first "reverberation" that the audience faces is such an uninterrupted jump among the everyday nature of fiber materials, the creative methods of fiber art and the individual thinking of artists.

"Echoing Time" is also a metaphor that symbolizes the ever-expanding boundaries of fiber art. From life to aesthetics, the incredible things present create a spiritual dimension. In this dimension, art works begin to create for the second time: external images transform into internal experience; artists and the audience resonate in two parallel worlds, which means that re-evaluations and reorganizations of relationships is always possible. This reverberation pattern is no longer just a representation of the appearance, but more concerned with the inner resonance and sustainable coexistence.

"Echoing time" is waiting for an echo, which intends to stimulate unlimited imagination. In the concrete building of Mr. Ando, we use fiber to make sounds. Each individual who enters the scene becomes a carrier of "reverberation" and the fibers are released during the process of collision, absorption and reflection.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