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2019年书画心语”陈解军书画展

  • 展览海报
  • 《洛阳牡丹》 陈解军 64x80cm
  • 《白月光照故人端》 陈解军 68x136cm
  • 《花卉二条屏》 陈解军 48x180cmx2
  • 《花果二条屏》 陈解军 48x180cmx2
  • 《梅花对》 陈解军 34x136cmx2
  • 《南国有佳人》 陈解军 34x68cm
  • 《清正图》 陈解军 68x136cm
  • 《清夏》 陈解军 34x60cm
  • 《千寿》 陈解军 136x68cm
  • 《千寿》 陈解军 136x68cm
  • 《花卉六条屏》 陈解军 34x180cmx6
  • 《花果四条屏》 陈解军 34x136cmx4
  • 《兰芳》 陈解军 34x136cm
  • 《李白诗四首》 陈解军 34x180cmx4
  • 《李白“秦王扫六合”》 陈解军 1050x34cm
展览时间:
2019-04-23 - 2019-04-27
开幕时间:
2019-04-23 19:30
展览城市:
云南 - 昆明
展览机构:
文林美术馆
展览地址:
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文林街93号
参展人员:
陈解军

展览介绍

一、《一种执着我最赏》

——陈解军其人其画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用这样的气魄来形容陈解军在书画学习上的执着是不过分的。

大学四年,陈解军以画室当寝室,守在自己营造的花木葱茏的案前一隅,安静地看书,写字,伺候着笔下那刚强,饱满,勃发雄强生命力的花枝,不哗众,不取宠,把日子过得风流坦荡浑融自赏。

陈解军仪表堂堂,眉目之间有一股堂堂正气,血气方刚,傲气十足,然则大步一迈,嘴角一开,便灿烂如孩童,天真浪漫,纯洁无暇。

熟悉吴昌硕的人都知道,吴昌硕“铁笔生花”,设色大胆,用墨厚重,枝干苍劲,石头浑融,都蕴含着如屈铁一般的刚强和饱满勃发的生命力,磅礴的气势如千军万马。而这种气质也许正是陈解军所追求的,所以学习众家最终以吴昌硕先生为学习核心。

今日来,陈解军笔下出现的一系列的花草形象,以篆书笔意入画,色酣墨饱,追求雄健古拙的同时又略带闺怨诗的忧愁缠绵与柔软,萧然草草,水渍墨晕,随抹随写,在花意盎然中映现血气方刚与失落惆怅,尽全力地表达了自己在此阶段对吴昌硕先生作品的理解和个人情怀。

当然,看得出来,部分作品还略显稚嫩,但就其近日的变化,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在笔墨的精炼,形态的理解,还是创作状态上或愤怒或悲喜交加,都进入到了大学四年来的最佳状态。

某一天,我问:“你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展览和后面的路将想要如何走?”陈解军说以我现在的年龄和学识对吴昌硕先生的理解是很有限的,我心里想的是树立终身基础的意识,也许今天是在用色上,明天是在用笔上,后天是在认识事物的深度与厚度上,再后天……

可见,陈解军有酝酿在骨子里的执着,而这种执着则是我们当今这个多变、易变、善变的时代里正需要的执着。

彭光燕

2017级艺术学理论专业

二、《稳坐临风宜远听》

解军兄让我写篇序文,我便满口答应,心想挚友之情,那么熟悉,应该容易写出,不想都写了“半篇”,删删减减,总觉得不好,难以言表内心之意,于是就搁下了。今日看到陈定山先生的几段文字,便豁然开朗,遂写下这几句真话,实在是不想得个时人的“吹捧症”!

想来与兄长相识也是极大的缘分,初识在此时节子时深夜之内。当时没有地方写字画画,最初只得抱着纸笔在自习室写写画画,自习室取消之后,只能到处蹭他人工作室习书研画,在他人工作室,处事小心谨慎,门窗检查多次,生怕给他人带来不悦,也正是这等磨蹭,与兄长得幸相识。兄长为人谦和、慷慨、直爽,对于当时那个从山东“初来乍到”的小子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获益,此后交往密切,得知我无处习画,兄长主动邀请我进工作室一起学习,日后渐熟,与兄长工作室内谈书论画饮茶,相聚甚欢,每次有疑惑后都找兄长交谈,交谈的过程中各抒己见,难免争的面红耳赤,但是都在取长补短。虽所研习方向不同,但是中国画的共性是具有相同性的。

只因都喜欢黄庭坚书法,一张画桌两人使用,时常相约临习,然后相互指正并鼓励对方,百米长卷几日用尽,那段时间进步很快,当时不单单是技艺上的进步,更是从兄长身上学习到了许多为人处世之道。兄长待人慷慨,时常得到好笔、好纸都赠予一部分使用,对我帮助颇多。因兄长主习花鸟,而我又主攻山水,兄长介绍了许多老师和朋友与我认识,收获很大得益于兄长的帮助,此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每当看到我有不足之处,兄长直言不讳,当时不解,日后想来句句在理,对于书画方面不容半点马虎。兄长的勤奋是不可不提的,本科四年来多种草本、木本烂熟于心,几日不见练习纸张堆了满满一纸箱,时间的付出带来了技艺的提高,他人可能不知内情,可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兄长的书画题材主要是以大写意花鸟为主,笔墨主要取法于吴昌硕,喜篆籀用笔,画风朴厚,用笔老练,画面极具张力,而又不单单拘泥于一人,是取多家之长,见到兄长的常态是抱着一本画册一直在翻看,这也是兄长经常提及到的一点,临习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多看他人之长,学到心中为我所用才是关键。观其作品,皆笔笔生发、从容不迫、心素手敏。笔歌墨语,模物赋形,中情敷采,笔精墨妙,浑厚华滋,行笔落墨,注重古人理法,而又自出新意奥理玄妙,无趣自然,不入媚俗。兄长师从寇元勋教授,受到先生的多处指点,先生传道我坐其旁,每次先生讲过,兄长便回去反复操练,于今,画境渐进,笔法近熟,画之秀出者也。

因画结缘,有幸与解军兄本科时期相交,志趣相投,相知相识。其人心热性真,真诚清迈,真乃君子之风。毕业之期将近,走出象牙塔必然面临诸多烦恼,借庄子所讲的“撄宁”之意,愿兄长可免世俗杂扰,心安书画,寻求自己心中的净土。

季开平

二零一九年四月写于昆明



解军云南大理人,他身上有着云南人特有的包容与热情。尤记得初次见面他为我沏普洱茶的情景,我们谈古论今,相谈甚欢。那种对待朋友的真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国画讲画如其人,我看解军的画和他的人一样的大气而热烈。我经常去他的工作室看他作画,每每做画便是六尺八尺。看其大笔泼墨、横涂竖沫,一幅画须臾之间便画好,真是沉着痛快。能画的这么好,这和解军勤奋是分不开的。他每天都在工作室,甚至连睡觉也在,每天画到半夜。有时候一幅画要画到满意为止。他喜欢吴昌硕,对吴的笔法墨法了解可谓入木三分……但在我看来解军并不拘泥于吴,他也在变,也在不断的吸收和消化。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解军会有更大的提高!

这次解军的画展,给了我们不小的惊喜,不敢说每一幅都是精品,但每一幅画都是认真完成的。我想不会让观者失望,一场水墨的盛宴等待着我们,满满的期待!

莫书林

4月8日于云南大学怀周楼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