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2019“无边光景”叶国丰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炽之翼-2》 叶国丰 140x14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当春》 叶国丰 200x12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格桑梅朵》 叶国丰 240x4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陌上桑》 叶国丰 240x40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展览时间:
2019-07-06 - 2019-07-20
开幕时间:
2019-07-06 15:00
展览城市:
浙江 - 宁波
展览机构:
宁波扬帆美术馆
展览地址:
宁波市高新区扬帆路455号
策 展 人:
陈琦
学术主持:
杨劲松
主办单位: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综合艺术委员会 宁波市美术家协会 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
承办单位:
宁波扬帆美术馆
参展人员:
叶国丰

展览介绍

由形而象 生生不息

——浅说叶国丰的艺术

文/杨劲松

很多画家在认识上的蜕变,大多循“由形而象”的路径。在小有成就的基础上重建知识系统和表达方式,开始摈弃学习摹仿的痕迹,逐渐形成了个人的面貌和特征。但少有人能在这个阶段仍不知足,会继续叩问生命的缘由乃至生灭循环的禁忌。

我以为,叶国丰是这类极少数感知到在“由形而象”中,依然大有文章可做的人。

三年前,叶国丰应邀赴台湾实施为期三个月的驻地创作计划。这段时间对他而言,即可以藉此脱离喧哗繁杂的学院管理工作环境,有了“凭身偷得一时闲”的莫名兴奋。今天回首来看,这个时候也是他艺术创作上遇到了瓶颈之时。

这个困扰,首先产生在自己从大陆带过去的创作方案与“驻地”两字的要求有些距离上。随着他遍访台湾全境,与当地的朋友们喝茶聊天,虽然,叶国丰也是海边长大的人,在关于自然资源、人与社会、艺术与文化等问题的思想交锋中,他所感受到的不同态度和豁达胸怀,触动他,也引发了他修正创作方案的念头。

转机出现在一处叶国丰每日必经的海湾。

他陡然停步,极目所视,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如镜面般光滑,海面不见一丝浪涌。出门前还闻听涛声拍岸,转瞬间万籁俱静,与世无争。

噢,天地恒在,凭栏处,生生息息往来无穷……

一种未曾有过的震撼在心头掠过。叶国丰讲起这段经验脸上依然是一种彻悟般的表情。他是那种跳跃性描叙感触的人。他说就在那一刻,再看层层叠叠的植物和浩渺的海洋,则已非眼中之所象了。

在我的理解中,一般而言,艺术形象是由形而象的。这个“形”是认识的来源,它是可视世界在眼睛里的直观性反映出的象态。然而,此“象”一旦经声音描叙(图像、文字),听觉(观者、阅读者)所 获之“形”,则已然加入了个人的想象。倘若“想象者”有宽阔的社会人文视野,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独立思考能力,他所秉持的主观能动性将产生出更深意味的形象来。

这个过程包含了作者与观者两个方面的视听与觉悟。包含了两个方面的生活阅历和文化境界。当然也包含了相关的价值判断和精神需求(并且这个生产与接受过程是复杂而分层次的)。

所以,我们时常念兹在兹的艺术,实际上就是那些让人们在作品中看到了关于自己灵魂模样的东西。如此说来,艺术就不是简单摹仿和由形而象的结果。自然也不会是循规蹈矩或标准化的产物。

叶国丰最终以“山海印心”为题,作为赴台驻地创作展的结果。即表白了他在思想层面摈弃形式主义创作思路,也开启了他从生活感悟中深掘文化资源的再生产式的实践方式。

我相信这是他此后沉寂三年,能在工作室里独守孤灯的定力所在。从他《自序》中不无感慨地谈及“泡在工作室里”的体会中,便可见一斑。

人生短暂。短暂人生的意义,虽然可以用各种活法来体现。自从叶国丰台湾归来后,叩问生命意义的思考就有了蛮大的转变。他会对植物的声息产生细察的兴趣,会在花开花落间的恍惚中感动莫明。以《憬》和《弥》系列作品为例,植物的繁茂与峥嵘经纵横的笔意而恣意绽放,旷野以聚焦的手法被拉近,植物在艺术家笔下有了鲜活的生命姿态,苍茫而奔放的群簇式的形象,让人赞叹!

正如他《自序》中所言,“…‘息’与‘象’,看不见摸不着,是主观感觉”。也就是说,人们在对待可视可感的外界,因为熟悉而习以为常。很少会刻意区分这些习惯了的事物。譬如:生命,呼息,形象等等。久而久之,思想乏力,突破艰难,创新找不着方向等弊端,其实就是这么造成的。

在叶国丰看来,这些词组都是富含两个方面以上内容的概念。生命即指人物、动物、植物等一切有始终且循环往复的有机体,也指血肉之躯内的精神和意识。因为,人认识外界的过程包含了这些机能的全部活动。如果平时不注意调动主体的能动性,就容易失之偏颇,也容易放弃自主思考与鉴别的努力,成为社会病毒的“易感人群”。

他之所以勇于放弃此前的创作习惯,是基于“看先于语言”,也是基于实践中反思过往被动接受所形成的定式思维,直至他发现视觉艺术,虽然“看”以及“形式”起决定作用,在创作中的艺术家对看和形式的创造,却不是纯生理性的道理。

他曾笃信纯视觉的形式构成。很长时间以来,在视觉的点线面上极尽玩味,结果虽然在美术领域里有了不错的名声,他总有一丝忧虑在:再这么折腾下去,似乎永远不能把生动的生命感触融入自己的表达,也展不开手脚。

台湾回来后,他又多次赴日本。

带着他创作中遭遇到的问题,徜徉在日本各大美术馆、博物馆里。在一件件旷世之作面前,他不再只看作品了,而是着力探寻作者创作意图的社会背景、研究其文化生态、翻阅相关理论阐释以及曾经不太在意的内容了。

以“植物”为题,是他在“泡工作室”时产生的灵感。

那些只要一滴水一线阳光就能漫山遍野生长起来的植物,何其不是艺术的题内之意?那些生长着的植物随风摇曳,又何其不是散发着“呼息”生机的社会人生之缩影?

“一花一世界”是中国式的文化理解。中国画里的花草多用来比赋社会生活意图,是真的一花一草的人生文化。西方的一花一草的图像多是一丛丛的,是为植物学式的分类介绍,是为客观原理的描叙。叶国丰则是以“植物”生息姿态作为创作母题,从而循入他的自由王国。他感慨着三年泡工作室越来越清晰地萌生出了创作的意图,有趣的是,人在孤独中,意图会源源不断地在生与活,形与象,呼与息,实与虚,有与无这样的体验中溢了出来。“植物”成了抓手,也成为他突破与跨越心理障碍的帮手。他不再描摹真实感,也不再受制于客观条件和时空维度了。

密集而蓬勃,即成了他的语言方式,也成了他挥洒激情与挚爱的载体。聚集而散点并非不可调和地并置于一体,表现了植物拟人化的生息姿态,也完成了一种美学关系的试探性意图。

“无边光景”是叶国丰个人第八次展览主题。典出宋代程朱理学大家朱熹诗作《春日》。叶国丰不取诗中脍炙人口“万紫千红总是春”,唯独只要了七言诗句的前四字,一是意在灿烂始于平凡,伟大源自朴素的道理。一是作者意欲以小见大,从边缘的细枝末节中窥见大千世界的力量源头。

谨此文祝愿叶国丰个人艺术展为观众喜爱。

2018年10月22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