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往昔与灵晕”许永城绘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背影系列-1》 许永城 30x40cm 2019年
  • 《城市角落》 许永城 120x100cm 2017年
  • 《拐角》 许永城 160x120cm 2016年
  • 《角落1》 许永城 60x120cm 2015年
  • 《咖啡馆》 许永城 160cmx120cm 2014年
  • 《楼梯》 许永城 120x100cm 2016年
  • 《门系列-3》 许永城 100x120cm 2017年
  • 《片段系列-11》 许永城 24x21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无声的夜》 许永城 90x12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无题》 许永城 100x120cm 2016年
  • 《一灯一物》 许永城 40x50cm 2013年
  • 《一角-2》 许永城 50cmx60cm 2013年
  • 《之间系列-3》 许永城 60x80cm 2015年
  • 《之间系列-23》 许永城 50x60cm 2015年
展览时间:
2019-08-25 - 2019-10-24
开幕时间:
2019-08-25 19:00
展览城市:
江苏 - 苏州
展览机构:
虞山当代美术馆
展览地址:
常熟市李闸路90号(九灵犀文化创意园)
策 展 人:
夏可君
学术主持:
张维
主办单位:
虞山当代美术馆
参展人员:
许永城

展览介绍

许永城的绘画:往昔的灵晕之光

夏可君

凝视的目光,灵魂的门窗,都并不在这个世界上,它们不会轻易照亮打开,但它们在那里,当凝视停留在某一个幽暗的墙角,某一座楼梯的转角处,某一扇门的折光处,某一些局部的折角处,往昔之门由此打开。

世界的缝隙并不在事物那里,而是在颜色与光线的结合处,在明亮与幽暗的交错处,在恍惚与透明的过渡中,这是绘画独有的崁合,以此,往昔才重新明媚起来。

绘画的凝视,从来都是谜,都是灵魂出窍的摄魂术。

世人的目光已经被蒙住了吗?那倒不是,因为美从来都是伴随面纱而出场,都是面纱的游戏。

绘画就是为凝视织就一层虚薄的面纱,但仅仅为了美本身,为了记忆本身,如果有着美的记忆,那只能在编织了面纱的凝视中,在忧郁的灵晕中,在光与影的记忆游戏中,才可能发生。

许永城的绘画,似乎就是为了织就一层光影空憧的面纱而生,他有着非凡的耐心,仅仅关注那层微妙而微茫的记忆皱褶,那光阴深处的眷恋与幽谧的气息,那萦绕着灵晕色调的微光,那局部折角的暧昧与暖意,如此遥远但又如此迷人,这正是灵晕发生的时刻。

凝视不会轻易发生,除非它呼吸着微茫的昏黄,在世界的一角,事物在消失之前又留恋不已的徘徊时刻,光与影因此恍惚而走神,但灵魂的韵味却停留在空气中。光影的踌躇让停顿的韵脚变得暧昧,被一双即将告别的眼睛,在回眸的时刻捕获到。

凝视可能是暗绿的,你曾久久爱慕过的背影并没有回过头来,她们并没有对你说话,但她们背影的头发与颈脖的光芒,在记忆的深处,回报着你持久凝视的目光,馈赠给你凝视的礼物,那层皮肤的呼吸让你颤栗。绘画不过是让记忆获得另一层皮肤,在那微茫而幽谧的触觉中,优雅压着忧伤的腰韵,丧失的幸福与事物的辛苦在相互凝视中让光线变得温暖与温柔,记忆的灵晕气氛才显现出来。

在某个灵魂出窍的时刻,在某个记忆闪回的灵晕时刻,也许,你就是一个发着暗绿幽光的灵魂。

而在某个无比忧伤的时刻,你终于看到过去的自己,她有着瓷色的面容与脖子,她暗哑的忧伤因为无言而更优美,往昔的灵晕仅仅在局部的幽谧中深情地闪耀。

唤醒绘画的是一种目光,总带着惆怅又淡然的情调,进入记忆的深处,仅仅捕获事物的暗影,或者那被遗忘的色调,画家不过是微微调亮了某种色调:亲密的褐色?毛茸茸的乳白,妖娆的品红……

绘画的秘密就是让凝视重新发生,它在暴露自身的秘密时,再次让凝视进入内在的秘密,这就是美的面纱,诗意的面纱。

所有美的诗意都在于面纱的隐秘编织,任何的美都来自于一层虚薄的面纱,或者是语词的面纱,或者是绘画的皮肤,或者是广义的诗意质地触感。此面纱摺叠着三层的美:

首先,这是第一层"天生的面纱",她来自于个人的天赋,或者来自于自然的显现,所有的才气与敏感都混杂着地方风土的习性记忆,随着编织的手艺人在青春期恋爱的激情中显现,这是个体才情与才气的直接编织术。但是只有这一层质地,那还只是才子气的写作,只是才气的天然表达。

这就需要进入第二重"命运的面纱",这是在才情的面纱上投入个人在人世阅历的苦涩经历,并再次投射于这层面纱,如此一来就会改变面纱,生命的形象本来就只是面纱上的投影,只是投影的恍惚才有诗意。你不可能直接命名面纱,否则就导致面纱丧失了模糊诗意,过多被主体的投射所强加了。在面纱之后,恍惚不定的人生也让面纱模糊起来,但又必须重新涂染。这层有着技艺的面纱,其质地的柔韧性与薄透感,决定了其诗意的质地。而如果不是虚影的投射,而是直接的投影,就会丧失诗意。这新的投影既要改变自身,又要改变面纱。

这样就会进入第三重"灵魂的面纱",它再一次要求双重的改变,因为真正的投影乃是重新编制一幅新的面纱,超越情感的投射与原有的质地,形成一层不可接近的恍若隔世的面纱,这是最为微妙的面纱,它妙不可言,它并不存在,它似乎在那又似乎并不存在,只是一场梦幻一般。它仅仅来自命运馈赠的面纱,那是灵魂在丧失自我之后的重获,那是来自于命运从遥远而来的馈赠。

这是王维所言的:“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一一那层被复照的青苔,就是三重恍然的投影所织就的面纱。

许永城的绘画很好地编织了如此三重的面纱:

首先,这是某个我们都熟悉的场景,带着旧照片的往昔色调;其二,但绘画的独特色调,朦胧的色调与局部的折角,让这些熟悉的景色显得遥远不可触了;其三,一种逼近我们内在灵魂的目光,似乎透过画面看着我们,但又依然还是那么遥远。

在此朦胧的面纱式绘画上,所有的事物都变得柔软了,甚至都变成粉色的,粉红与粉绿的,温柔又老旧,事物不再是自身,而是顺服于色彩本身的呼吸,而色彩仅仅被置于记忆的某处,并非当下的某处,它们处于一种褪色但又更为明确的调子中,它们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但又存在于世界的某处,坚定而幽谧,它们仅仅属于那些带有诗意情调、带有记忆温情的凝视。

许永城的这些作品,乃是一种诗意的调色,调整我们的目光,协调事物的色调,调节色彩的调性,所有的调子似乎都被调低了,都是一种“半调式”的柔和,但这些降调的色调在一种总体朦胧与虚薄的引导下,其气氛又非常和谐。

你似乎可以看到莫兰迪风景画的色调,但被调低了;你似乎可以看到罗斯科的色块,但更为朦胧与模糊;你似乎看到了里希特风景画的虚薄,但光线与细节更为丰富。永城的绘画是唯美的,在这个时代,还坚持如此唯美色调的画家已经很罕见了。

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不会回忆了,数字复制的转录技术几乎不再需要人类肉身的记忆,如果还有什么留给艺术,尤其是留给绘画的,那就是一种“无意记忆”的回眸目光,往昔变得老旧了,但在旧绿与雅绿中,绿意的诗性隽永,那萦绕不散的灵晕光泽,如此遥远但又如此亲密,在接纳虚无中抵御虚无,爱,就是在如此的气息中倾听绘画的心跳,而绘画只不过是我们灵魂的隐秘陪伴者,此陪伴让岁月悠长。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