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一·尘”张啸天抽象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抽象系列1 张啸天 120x120cm 2016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 张啸天 140X120cm 2018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3 张啸天 180X14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4 张啸天 160X12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5 张啸天 160X12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6 张啸天 80X80cm 2018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7 张啸天 200x14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8:内·向 张啸天 140x180cm 2015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9 张啸天 180x140cm 2017年 布面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10:独语 张啸天 155cm×155cm 2014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11 张啸天 140×12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12 张啸天 80×6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抽象系列13:内·向 张啸天 180x14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展览时间:
2019-09-29 - 2019-11-29
开幕时间:
2019-09-29 15:00: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玖层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宋庄艺术东区9号
策 展 人:
陈晓峰
学术主持:
夏可君
主办单位:
北京玖层美术馆

展览介绍

抽象艺术家张啸天画展《一·尘》于9月29日下午三点在北京玖层美术馆开幕,画家2017年以后创作的重要画作在此集中亮相。展览持续至11月29日,由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著名策展人陈晓峰策展,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艺术评论家夏可君担任学术主持。

张啸天生于浙江乐清,9岁开始涂鸦。曾在当地氮肥厂和电影公司工作数年,1986年,在浙江美院进修一年后,他回乐清开了当地首家室内设计装潢中心,成了当年“最早富起来的人”。生活富足却无法填补精神上的空虚,2006年,43岁的张啸天,扔掉一切,搬到北京,把自己从一个业余美术爱好者变成了职业画家。

他上手很快,过去20年的生活仅在他画布上投射下一个转瞬即逝的“情色期”,下半年他已转向了抽象。体内奔涌的力比多想要横冲直撞出个缺口,凭着直觉,他选择了马瑟韦尔的“自动主义”,任凭冲动带着无意识在画布上恣意散布、自然流淌,甚至借用书法的间架与黑白,直“书”胸臆。随着他与材料之间逐渐建立起来的熟稔和默契,那些喷涌的色浆和放射的粉末也渐渐恢复理性,收敛起来,他也渐次从追逐技法的表现,到开始去探索寻找藏在画布后的力量。到2011年,他开始在画面上“独语”。

大面积的灰调子,几成单色,色彩的火气消失,变得沉郁、调和。龙飞凤弛张牙舞爪的笔墨遁形,每一堵画都像是从自然界裁切下来的久经风化侵蚀的体块,如一道残垣,一条断壁,一片被风吹皱的水面,一块被雨打湿的天空……其上,苍苍莽莽烙满了时间的落痕,每一道笔触在经历了打铁般的千锤百砭之后消遁无形,每一片起伏、凸凹都被琢磨成从画布内透出来的斑块、霉点,若隐若现、斑驳陆离。站在他的画前你会恍惚,仿佛面对的是一幕古早战争颓坏的残局,那是空间与时间的绞杀后,获胜者时间丢给你的一块固态的纪念品。

书法仍会出现在他的画中,像一道画符一句咒语,有的干脆是一个曾经书写过的印迹,未及读出,已经被他用墨迹、雨刷、砂砺“残化”掉了,像被剥落了大部依然坚持骑在对联、门板、庙堂上的几个字,也像是被风蚀刻在砂地、被雨浸湿在墙角的一句话,神秘幽暗深邃,无言却赫然地昭示着什么。有的画则干脆成了泥地与水的相袭浸泡实验——雨滴戳在尘土上的深坑,渐渐淋漓成片,搅成泥浆,又在日光中干涸、结痂、风干、皴裂,形成滩涂、沼泽、河岸、沉积岩,甚至黄河滩、环形山的一截地貌,被一串串难解的河图洛书三缄其口。更多的是时间在他的画面上偶然留下的抓痕。在与时间的交错中,他像一个占星师,不断地将自己平涂的画面铺在时间经过的路上,用它们记录下一次次时间临近的噪波,刻印下一道道时间蹭过的擦伤和爪痕。

他的画很厚,每一幅都要反反复复用不同的颜色涂画很多层。作画的过程就像是先砌起一道墙,然后在画室里模仿时间对它所作的一切——曝晒、风化、侵蚀,张啸天一遍遍地“开片”、“剥蚀”、“打磨”,像雨水一样将线条和颜色慢慢渗入墙体肌理,留下斑驳、自然、浓厚的洇迹,床头屋漏、雨脚如麻……他消磨掉所有人工的棱角与造作,用工匠的耐力和手艺完美呈现颜真卿和怀素们推崇备至的“屋漏痕”。

别人的绘画是从无到有,由不断累积、添加的勾勒描画,逐渐让形象显形,张啸天则创制了一套方法,先建立一种混沌——一堵墙,一池水,一方天——然后不断地打磨,破除禁锢在画幅表面的屏障,从这层坚壳中一步步廓清、捉拿、显影内心的形象。这使他的画形成一种“逆生长”的路径,别人从生到死,是生命自然进程。他则抢先一步进入老成,然后往回找,寻找自己的动机、来路,寻找生命的实相,他的绘画中因而呈现出一种老成的少年感。

他用极尽具象的方式抽离了抽象,用“有”的方式来表达“无”,他好像终于抵达了那一线隔绝两个世界的真空,在天地混沌中追寻塑造万物有形的力量并为其造像(哪怕只是一些残像),又在百川奔流中看透万象混和的统一的基底,并有力地刺穿分离两个世界的界线。

他还原了绘画的手工器质,在自己的画幅上凝固时间、挤压喧闹、制作意外、雕塑粗粝,一点一滴地镂刻、雕刻作品,并与之合而为一。

张啸天在《自述》中说:“每天涂刷、剐擦、冲洗、打磨和静思,就像朝圣者的跪拜……这就是我这几年最真实的写照。自我认知很重要:坚持比捷径重要;自信比跟风重要;情怀比名望重要;初心比欲望重要;挫折比顺境重要;过程比结果重要……”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