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张钰“虎花”+郭冰心“她它她”双个展

  • 展览海报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19-10-19 - 2020-01-25
开幕时间:
2019-10-19 15:30
展览城市:
河南 - 郑州
展览机构:
莫空间
展览地址:
郑州郑少高速新密西出口向南2公里处
主办单位:
河南新密 莫空间
参展人员:
张钰 郭冰心
展览备注:
策划:莫妮卡·德玛黛

展览介绍

画家张钰自述:

我真正拿起油画笔和油彩的时候,已经是个三十好几的女人了,之前二十几年对油画的向往和痴迷一直压在心里的最深处,终于可以画出来让自己看一看,让自己吐一口气了,激动和喜悦,爱和恨全部交织在一起,飞快的留在了画布上,从没有草图,没有修改和犹豫,一切都等不急……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年,画终于拿出去做展览的时候,我却躲了起来,不敢露面,如同一个没有穿衣服的自己被推到众人面前。

记忆里,刚上小学六七岁的时候,在家不远的一所中学里,有个花园里面有一种带刺的花,周日的下雨天,我衣服的口袋里装把折叠的铅笔刀,去摘那个带刺的花。三十年后终于可以从很远的地方买一枝带回家,泡在水杯里画它,想让它光线恒久,还特别租了一间有朝北窗户的房子画它,好像时光倒流,觉得很幸福。也好像突然有了爱情和温柔。

假如我生活的很温暖,从小得到父母的宠爱,长大后有爱情的滋润,有房子,有收入,衣食无忧,我想我一定画不出这黑沉沉的画,假如我画画从来就得到的是肯定和支持,也许我也不这么画画。我的画都是在描述我想要而没有得到的生活,人,都是想得到自己没有的,对自己拥有的却视而不见。

玫瑰花温情、柔美中带着锋利的刺,不是因为它是爱情的象征才画它,看它的每一个花瓣都是一个样子的卷来卷去,就痴迷。把它晾干挂在床头,每天起床的第一眼就开始观察它们。终于可以结婚,再画的玫瑰虽然晾干的像雕塑一样,也有了一点风情。慢慢的十多年过去了,那卷来卷去像漩涡一样的玫瑰,如同我这四十多年来的情感,旋转、纠结、纠缠……。

画画与我就这么简单,想要什么就画什么,画的多了好像它真的就来了,不想要的就不会去画,这样画起来用的是全部身心,不奉承、不献媚、不讨好,活的是自己。

画家郭冰心自述:

绘画对于我来说就像是避难所,帮我忘却烦恼。好像通过绘画,我能逃避到另一个世界,这与生活中的世界不一样。也许某些东西在生活的视角下充满了琐碎,但在进入绘画的世界后,没有了我自己的情感,一切都与我无关了,变的很有趣味很有故事。我还窃喜自己有这种感受,开心了我可以随之开心,忧伤了好像也不关我的事。当注意力不在“我”本身的生活上了,我就脱离了自我的视角,像个过客一样观赏除了我之外的一切事物。这个时候,我便不再忧伤,不再快乐,趋于稳定情绪的欣赏状态,我喜欢这样,这样逃避生活,这种感觉很令我沉迷,也就一直牵引着我前行。

我常会陷入生活的困境,但我的解决方法很消极:画画,这并没有解决困境,只是暂时忘却,困境依旧在那里,我无处放置它们,消极的消极着,每到这个领域,我就彻底怂了,随意消极起来。

说起自画像,我人生第一幅人物画便是画的自己,至今仍留着,经历了几次想要扔掉的险况,现在看来挺有趣,苛刻可以放在现在,不要对过去苛刻。

在生活与绘画中,我把所有的事物视为“对象”,包括我自己,我的绘画取材基准是“我参与其中”,没什么特别,但也绝对不虚构不平淡,这是大世界中与我有关的世界,一切我想了解的,都需要身体力行参与其中,画,就是我参与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形成的物。

我接受未知的指引,感谢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即使是痛苦和流泪,都是不可替换的人生财富。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