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前行”第二届当代艺术展

  • 展览海报
  • 《希望了》 朱明弢 10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记忆的项目16》 朱明弢 150x15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记忆的项目18》 朱明弢 150x15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记忆的项目28》 朱明弢 150x15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画室之一》 包林 59.5x42cm 2018年 纸本铅笔
  • 《画室之二》 包林 59.5x42cm 2018年 纸本铅笔
  • 《画室之三》 包林 59.5x42cm 2018年 纸本铅笔
  • 《空二》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空一》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拓春-5》 蒋焕 120x60cm 2015年 纸本独幅版画
  • 《拓之Touch系列之16》 蒋焕 180x145cm 2015年 纸本油彩
  • 《拓之Touch系列之36》 蒋焕 160x145cm 2015年 纸本油彩
  • 《妖宴》系列之蒙娜丽莎 康羽 220x150cm
  • 《妖宴》系列致达·芬奇——抱貂女郎 康羽 125x90cm 2014年 布面油彩
  • 《妖宴》之胜利女神 康羽 200x200cm 2018年
  • 《朱砂》 孟禄丁 145x145cm 2019年 黄麻矿物质颜色
  • 《朱砂》 孟禄丁 145x145cm 2019年 黄麻矿物质颜色
  • 《丛林涉水》 施晓杰 14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大千》 施晓杰 60x128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林中漫步》 施晓杰 80x14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铁壁之二》 王文生 80x200cm 2015-2019年 布面油画
  • 《铁壁之一》 王文生 80x200cm 2015-2019年 布面油画
  • 《通往竹林寺的路上》 王文生 8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港湾》 张成 160x240cm 2010年 布面油画
  • 《梦中记忆》 张成 100x10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2019-11》 张啸天 120x14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2019-12》 张啸天 140x12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2019-34》 张啸天 180x14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旅行中的老两口》 赵斌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小巷子里的咖啡馆》 赵斌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威尼斯百姓的市井生活》 赵斌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巨人阵no.3》 赵能智 200x6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巨人阵no.7》 赵能智 210x3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巨人阵no.8》 赵能智 230x180cm 2016年
  • 《容器》 周洲舟 190X65cm 2019年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那些花儿》 朱明弢 10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我的圣诞树》 朱明弢 10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一块白石头和一块红石头》 朱明弢 10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晨照》 包林 53x41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归海》 包林 53x41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夕照》 包林 53x41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画室之五》 包林 59.5x42cm 2018年 纸本铅笔
  • 《赶海》 包林 60x8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画室之四》 包林 59.5x42cm 2018年 纸本铅笔
  • 《重拾》 华兴 100x8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驰》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达》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河山》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盘》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相》 华兴 120x9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夏日心情之》 蒋焕 70x5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消融之九》 蒋焕 100x70cm 2015年 亚麻布油画
  • 《消融之八》 蒋焕 100x80cm 2018年 亚麻布油画
  • 《拓之Touch系列之46》 蒋焕 160x145cm 2015年 纸本油彩
  • 《花屏》 蒋焕 540x160cm 2019年 纸本油彩
  • 《妖宴系列致提香》 康羽 130x183cm 2013年 布面油彩
  • 《妖宴致拉奥孔》 康羽 180x18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妖宴》系列之火红的日子 康羽 200x200cm 2018年 布面油彩
  • 《沙发》 施晓杰 78x83cm 2018年 纸本色粉
  • 《飘移空间》 施晓杰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太阳沟的周末》 施晓杰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远眺南山寺》 王文生 80x11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王文生作品1
  • 王文生作品2
  • 王文生作品3
  • 王文生作品4
  • 王文生作品5
  • 王文生作品6
  • 王文生作品8
  • 王文生作品7
  • 王文生作品9
  • 王文生作品10
  • 王文生作品11
  • 王文生作品12
  • 王文生作品13
  • 《克孜尔—之二》 张成 66x200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硫磺沟—之一》 张成 150x15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伊利萨克—之五》 张成 160x80cmx5(5联) 2014年 布面油画
  • 《2019-13》 张啸天 155x155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2019-18》 张啸天 160x12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2019-19》 张啸天 180x10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大都会》 赵斌 80x10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咖啡馆里读书的老人》 赵斌 80x10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看得见风景的餐桌》 赵斌 80x12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迈阿密见闻》 赵斌 120x8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至爱梵高》 赵斌 120x8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巨人阵NO.6》 赵能智 210x3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巨人阵NO.10》 赵能智 230x18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 《容器》 周洲舟 120x120cm 2019年 设色纸本
展览时间:
2019-10-27 - 2019-11-17
开幕时间:
2019-10-27 16: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山水美术馆 北京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弘燕路山水文园东园B区山水美术馆
策 展 人:
周洲舟
学术主持:
廖雯
主办单位:
山水美术馆
参展人员:
包林 华兴 蒋焕 康羽 孟禄丁 施晓杰 王文生 张成 张啸天 赵斌 赵能智 周洲舟 朱明弢
展览备注:
项目总策划:孙越
执行策展:华兴 崔雪涛
赞助机构:北京德泽燚燚艺术中心 邯郸市圣雪海羊绒有限公司

展览介绍

技术不等于艺术——与同龄人说共同进步

如果不是这个展览的题目不是名“前行”,如果参展的艺术家大都不是同龄人,我恐怕就不应这件事了。因为“前行”和“同龄”,我猜想大家和我一样,虽然人到中年而仍有进步的意愿,所以就来说些心里话共勉。

我们这个年龄,正所谓的“人到中年”,说好听了叫年富力强,实际上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最近,我看到一句网络流行语说“中年人除了长胖,其他事儿都不容易了”,此话虽戏谑却很有些道理。人到中年,方方面面已经有太多的“习惯”,习惯了也就不用多想了,何况还享受着习惯的种种好处,所以体质和精神都害怕“改变”,害怕因改变带来的不便和不利。如果能于此境中安享,任其长胖便可,大可不必费周折去改变。如果还要“前行”,就要改变,就要付出代价,而且,“不长胖”远比“长胖”的代价大。

我对这个展览的大部分艺术家和作品不熟悉,只读了大家的资料,这样工作于我是草率的,只能得个整体印象。印象之一是,大家技术普遍好而且资深,印象之二是,大家似乎以各自习惯性的方式习惯性地画了很久了。只有在中国,相当多的艺术家尤其是学院出身的自称“手艺人”,而且以“手头功夫好”自得。从技术角度说,艺术家是手艺人,因为技术是艺术语言重要的构成元素,而从艺术的角度说,没有个人感觉诉求的技术是无意义的。我曾经在美院一个讨论会上说:“作为老师,你可以一辈子教技术,而作为艺术家,你不能一辈子画技术”,当场很多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其实,这是艺术的基本问题,也是艺术的根本问题。

艺术有三大忌:急功近利,无病呻吟,词不达意,艺术家这三点那个解决不好都会在创作中出问题。因此,作为艺术家,尤其是重知识分子素质的当代艺术家(西方当代艺术家的基本前提),首先是一个有独立立场和心灵自由的人,有超越各种功利的能力,因为来自各种方面的功利给定的要求,都会干扰艺术的真诚和真实。其二是有自己生存的感觉和表达的愿望,这一点对艺术家至关重要,这里所说的“感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类似趣味的小感觉,而是与个人处境(个性、个人生活与所处时代、社会环境的关系)的大感觉。其三是有找到个人艺术语言的能力,当代艺术可以使用各种技术方式,艺术的甚至非艺术的,关键在于能否转化为贴近你的艺术诉求的方式,即找到所谓个人的艺术语言。艺术家在不同阶段,因为感觉变化,有可能使用不同的技术变化语言方式,靠感觉和表达线索连接。因此,艺术语言不同于有某种技术固定下来所谓“风格”,但某个阶段的艺术语言,有可能因为后来的功利要求、无感觉、习惯性等等,退化成为固化的风格,被艺术家和外间混同于艺术语言。这就是我们需要时刻自省的。

十年前,我顺利地做了一个展览又被人夸好的时候,也享受过这种自得的感觉。我几乎是用一种习惯性的方式完成了展览的全过程,就像完成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毫无动心动情。我们做得太帅,被人夸得太多,太沉溺于专业技巧本身的乐趣,不知不觉从丰满变成长胖了,原初的艺术诉求也会变成一种习惯性动作,从而失却了鲜活,也即失却了本性。意识到这点,我深感失落。此后的十年,我时时自省,做每一件事情无论大小,都尽可能保持鲜活的感觉和完成状态。

希腊神话有个恶魔的床,人躺上去,长就被截短,短就被拉长,如果躺上去刚刚好,很舒服,便大睡,一定会丧失自我,而且一定会长胖的。

廖雯

2019/10/12于宋庄工作室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