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奔”2019丁章玉个展

  • 展览海报
  • 《奔》 丁章玉 150x3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红河谷》 丁章玉 7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归途》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红色的路》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红色的天空》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花海与乌鸦》 丁章玉 7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梦幻泡影》 丁章玉 150x15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情人》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三位老者》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三位舞者》 丁章玉 50x7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山鬼》 丁章玉 155x44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一花一世界》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一块红色》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一念》 丁章玉 7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永痕的记忆》 丁章玉 7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9-11-02 - 2019-11-11
开幕时间:
2019-11-02 16:00
展览城市:
云南 - 昆明
展览机构:
空空间
展览地址:
昆明金鼎山北路15号,金鼎1919文化创意园,C区
策 展 人:
薛滔
艺术总监:
和丽斌
主办单位:
昆明金鼎1919文化创意园 云南轻纺职业学院
承办单位:
空空间
协办单位:
云南尺嵘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威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云南国能电力有限公司 云南铁马环球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展览备注:
媒体支持:雅昌艺术网 云南网 春城晚报 都市时报 云南旅游文化时报 昆明信息港 腾讯网 搜狐网 新浪网 新华网 一点资讯 今日头条 艺术热搜
艺术推广:阿波
评论支持:杨洁 王双洪 李进书

展览介绍

感性魔力与道德隐喻——评丁章玉个展“奔”

丁章玉的画作从来不乏感情。无论走进画室还是翻开画册,丰沛的感情、心绪,总是会随其画作一道,迎面扑来。这一点与他所处的生命阶段相宜,亦与他一贯重情的个性相合。然而对艺术创作而言,光有这感情还远远不够,有时,它甚至只约等于颜料、画布等物质材料;更为重要、艰辛的是如何为其赋形,也就是经由什么样的形式、模态,来恰切、充分地传达出自己的创作动因与意图。这项工作,或者说这个过程,堪称对所有艺术创作者的考验。“奔”这一画展表明,丁章玉比较能经得起这个考验。

虽相隔仅两年有余,但与“洪荒物语”个展时超现实主义趣味鲜明的画风相比,丁章玉“奔”个展的系列作品显示出一种更具现实考量与生命反思的创作倾向。当然,这倾向并不是一望即见,而是含藏在画作的构图-意象与用色-格调当中,与沉潜其中的某种感性魔力及道德隐喻一起,缠绕交织,抵达观者。

就撰写该文时可以看到的作品而言,《梦幻泡影》与《山鬼》承续了丁章玉既往的超现实风格,在此次个展中发挥着序幕兼过渡性转折的功能,让熟悉其创作的人在观看此次展览时不至产生断裂感。至于其他作品,除了《一块红色》在局部表达上与旧作《坚定的心》略有相似之外,整体上呈现出一种迥异从前的风貌。其中,《红色的天空》、《花海与乌鸦》意象奇崛,情绪强烈,充溢着某种令人不安的因素;《情人》、《红河谷》明媚,稳定,但占据画中的延展、流淌却令人疲惫、无望甚至疼痛、悲伤。然后,《一花一世界》一方面大千世界依然寂寥、空旷,但另一方面却也不乏予人平静、安慰的地方;及至《永恒的记忆》、《三位老者》,特别是《一念之间》,则比较明确地昭示了某种得到升华的超越性体悟,画面凝重,沉寂,平稳,开阔,透露着一股自我疗愈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也令人联想起“昔人已乘黄鹤去”和“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的怅惘。这些,都体现了“奔”个展画作恰因着画家的年轻所富有的感性魔力,且这一魔力又尤其集中在其不同以往的色彩处理上。

歌德在谈及自己的《颜色学》时曾经说到“凡是在我们外界存在的,没有不同时在我们内界存在,眼睛也和外界一样有自己的颜色……由于眼睛是最重要的感官,所以要求变化的规律在颜色中显得特别突出”。应该说,丁章玉“奔”系列作品在颜色方面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正是这样一种极具变化规律的内界与外界、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统合。此外,作为与这些颜色相互承载的物象,“奔”系列作品在创作内容上又含蓄了一重坚定、隐忍和不屈不挠的道德意蕴,比如磐石、河岸、田塍、树木乃至房屋、道路、花朵、星空都联系着现实与精神生活中的人格、律令、劳苦、持守以及对“好生活”的规划、憧憬。通观所有画作,你看不见软弱,而是能感受到雄强。尤其是主题画作《奔》,铺陈在两块大尺幅画布上的分明是:目标明确(蓝鞋、道路)、坚定不移(山冈、树桩、十字碑)的骨气(脊柱)和自强(大手)!

身为关注并践行道德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说人关键不是“活着”而是要“活得好”,康德说“道德并非那如何令我们幸福而是如何令我们配享有幸福的信条”。在“奔”展出的画作当中,我们无疑可以感受到这“活得好”的愿望,以及对“如何才配活得好”的考量。

最后,我想用但丁来结束自己针对画展“奔”的这一番絮叨。据称,但丁在漫长的流放生涯中曾经感慨,从一个保护人到另一个保护人,从这里到那里,“然后你必将体味到吃人家的面包/是如何心酸/在人家的楼梯上/上去下来/走的是多么艰难”。可以想象,对于一个从不取悦于人同时又极度敏感自尊的诗人来说,这样的境况会是多么不堪。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或许也能比照一部分当代艺术家的不易。此外,他在《致斯加拉亲王书》中曾经提出诗有“四义”的说法,即字面义,寓言义,道德义,秘奥义。我想,对于丁章玉的绘画,我们同样可以从这四个层面来尝试理解。比如《奔》的画面义是跑步;寓言义是人要努力;道德义是只有通过奔跑,才能抵达目的;秘奥义是对某种不可言说的事物或状态(比如生命本身是盲目的而奔跑乃是生命的存在方式)的形而上把握……

总之,个展“奔”应视为丁章玉现阶段的精神状态,而我作为评论者更作为他的朋友,愿意他按照自己的布速、节拍,奔跑出一切困境,奔跑进更大光明。

云南民族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杨洁

2019年10月27日

站成一棵树

树,还是树!丁丁的画作中,鲜有不包含树的。有的树,作为遥远的背景,有的树,突兀地伫立在画作中央;有的树,枝叶葱茏,有的树,光秃秃的荒凉;有的树干扭的弯弯曲曲,有的树变形为人的模样……这些树,或许能引领我们更好地走入画作的情感世界。

《梦幻泡影》中,树木壮硕但线条柔和,人站成了一棵树,比其它树木矮小,却在人的日常世界中显得异常高大。屋舍变得小而模糊,日常世界中的人站在她的脚下。幻化成树的人,双手生出枝桠,手臂弯曲着,尚未伸展,仿佛要生长,要变化,要融入神秘的树的、植物的世界。树的世界是清晰的,也是梦幻的,是令人向往的,也是令人不安的,整幅画因为那个树样的人或者说人样的树显得安静而神秘。

《乌鸦与花海》中的树,从绚烂的花海升起,只有树干,没有枝桠,黄色在树干上飘舞,树木像是孤独而又竭尽全力燃烧的火把,映着血色的天空,火焰,黄色的,明亮的火焰,那飞倦了的乌鸦,无枝可栖。花海铺展开去,如此美好,乌鸦,飞舞,竭尽生命之力?还是栖息,停在孤独的树上,和明亮的火焰一起完成生命最后的舞蹈?画中静谧的花海和燃烧的树木,恰似生命的抉择,美好但是两难。

与画展同名的两联油画《奔》中,树突兀地、硬生生的站立着,沉默。道路五彩斑斓,远方是葱茏的山。此件作品中,左侧有一棵人形的树,或者说树样的人在奔跑,高大,壮硕,它的脚下,是渺小的但同样的奔跑的人。他们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朝向相同的方向。但右侧道路依然斑斓,远山依旧葱茏,画中却多了两个十字架,和那些突兀、生硬的树一起站在路上,而路上,依然有人在奔跑。这幅画在笔者读来,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或许有人看到力量,或许有人看到宿命的绝望。看到力量者,定然是不愿意做那毫无生命色彩的树,站在路上,他要成为奔跑者,拥有生命和力量,前行,哪怕化成路上的十字架,也是曾经背负过信念的奔跑者。那感受到绝望的,或许喜欢闲庭信步,感受路边的风景和远山的美好,也许在他眼中,那些生命道路上急匆匆奔跑着的人,无暇感受,就已然成了路边的十字架,现代社会中被裹挟着匆忙前行的人,为什么不慢下来呢?体味当下,遥望远方,还生命固有的美好。我们无从猜测丁丁创作的原意,或许正是这种理解的不确定性,才更能体现画作的魅力。

《山鬼》中纠缠的树,《红色的天空》中连接大地和天空的柔弱的树,《情人》中道路两旁平行延伸到远方的树,《红河谷》中遥远而模糊的树,《一花一世界》中,姿态万千却没有枝叶的树,《一念之间》萧瑟又荒凉的树……树,还是树!

树是孤独的,它沉默,它坚守;树是沉静的,它感受,它思考;树是有力的,它高大给人依靠;枯树是荒凉的,但却孕育着希望;树是神秘而有灵性的,它站立在天地之间,古老而又长青……这些,或许正是丁丁画作传达给我们的,或许,丁丁的画,诉说的还远远不止于此。

北京社会科学院 王双洪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