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反繁殖”当形式变成态度

  • 展览海报
  • 《2018heart6》 曾朴 170x60cm 布面油彩
  • 《无相之似象010618》 程毅 150x200cm 2017-2018年 布面绘画
  • 《1+1=11》 何利平 行为
  • 《被排除的它处之光》 李俊 120x150cm 2107年 摄影
  • 《环环相扣20180001》 刘利斌 100x8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像不像》》 舒昊 30x40cm 布上油画
  • 《折射效应》 杨方伟 120x16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和科学家聊天》 张晋 2015年
  • 《暗夜》 赵杨 40x40cm 2016年 布面丙烯综合
展览时间:
2019-11-01 - 2019-11-21
开幕时间:
2019-11-01 16: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X空间
展览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一街856号37栋
策 展 人:
崔付利

展览介绍

“反繁殖——当形式变成态度”序

作为X空间的开馆展,我本想煞有其事的写一篇所谓的学术文章,可不由自主的写向了它的对立面。所以,这不像一篇严格意义上的展览前言,更像一个闲言碎语的回忆录,一份午夜时分一个内心焦灼,开始陷入中年恐惧的策展人独白。

1、关于“态度”

哈罗德·泽曼于1969年策划的《当态度变为形式》展是策展史中无法回避的一个展览,它既开启新型展览机制转变,同时也宣称了“策展人时代”的来临。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中,哈罗德·泽曼强调实践和体验是对待形式的一种态度,对于材料和作品形式的选择是态度的延伸。而今天我重提“当态度变为形式”则是基于一种新的语境和考虑:当形式变成态度。

从主题的字面意义看,两者似乎没有本质的区别。无论从“态度变成形式”还是从“形式变成态度”,态度和形式都是核心所在。但在我看来,当“形式变成态度”则更注重形式以及态度的持续性。在今天的媒体时代,态度的表达已经演变为日常行为,微博、微信、抖音等社交平台不乏众多表态者,态度似乎失去其本身所具有的那种神圣感和仪式感。但问题是,我们——尤其是艺术工作者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去表态,我们与社评员、新闻工作者的区别又在哪里?

谈及态度,顺带交代下近年来自己策展工作的一些变化——假如自己存在策划思路的话!相比于同龄策展人,我起步算是比较晚的,当然今天同样还是处于落伍状态。我从2016年才意识到策展要有思路、方向和方法,而这些也是哈罗德·泽曼“当态度变为形式”展副标题中意义接近的词汇。换言之,策展人也应该有着属于自己的态度和气质,而且这种态度、方法、形式更应该在展览中得以延续、延伸。之后,陆续策划了“空白脚本”、“临时关系”、“一切都还来得及”等展览项目,我自认为他们之间是有内在的策展脉络和问题的连续性。

但凡展览必有争议,有的朋友碍于情面,并知道我有一颗玻璃心,间接得到过他们的认可;同样也有朋友批评我所坚持的原则和态度太“双标”。请原谅我的狭隘和偏见,以后我尽量在批评别人前先自我审视。“当形式变成态度”的想法源于一位好友的质问,他怀疑我的态度能坚持多久。我从中也意识到,仅仅有态度是不够的,对态度的坚守才是最大的考验。因为,态度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策略和手段,但我更相信态度源于具有差异化的个体本真和初心。

如果用态度做划分,似乎又会陷入主流与非主流、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江湖大乱斗。此次展览共邀请了9位艺术家,并非有且仅有他们是在坚守自己的态度。而是作为策展人,我更多的是从艺术家个案研究的角度,在基于对方坚守态度的同时,又强调他们彼此之间形式的差异性。抑或说,这也是策展人的一种所谓的权力吧。

2、关于“反繁殖”

“反繁殖”是去年就在筹划的一个关于绘画研究的展览,当时跟很多艺术家交流过有关展览的构思和想法,后来由于经费等问题迟迟未能落地。曾经有朋友调侃我已经放弃了绘画,因为近两年我很少策划有关绘画的展览。其实,我从未有过要放弃绘画的念头,只是我在尝试以一种陌生的视角和开放的机制回到绘画,从绘画的外部来反观绘画,绘画或许才有着更大的空间和新的可能性。

繁殖是一个生物学概念,每个生命个体的存在都是繁殖的结果。而在艺术中,我们更要强调生命个体和艺术方法的差异性。我们会尊重历史,也尊重艺术史中的每个个体,更要尊重他们敢于突破历史的态度和决心。所以,反繁殖既是形式,也是态度!恰逢X空间开馆展,同时作为X空间的运营者之一,我觉得以这样一种姿态亮相不仅是对过去思考的延续,同样也是在未来对自己的考验和监督。(附关于“后繁殖”的部分理念)

媒介、绘画,抑或艺术的本来?

既然讨论绘画,那绘画的本来意义究竟是什么?当下,大家所讨论的绘画更多是在其媒介意义层面。或许,绘画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绝大部分人——甚至绝大部分艺术家,认为对绘画已经熟悉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但恰恰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正是绘画这种看似无害、熟悉、常见的形式导致了我们对绘画的深思。这也是巫鸿在《重屏:中国绘画中的媒介与再现》开篇追问“什么是绘画?”的关键所在。

如果仅从绘画的媒介概念出发,我们已经不用奢望绘画的突破空间究竟会有多大,从国内外大型的双年展、文献展中绘画所占的比重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绘画与装置、影像、剧场等艺术形式对比而言,已经显得过于陈旧和格格不入。当下,如果一个展览中没有几件装置或影像作品,似乎要被业界耻笑展览太不“当代”。这就是绘画在今天的尴尬场面,抑或绘画的媒介意义在当代的尴尬!既然如此,在绘画的媒介意义之外,我们就要转向对绘画本质意义的追问和探索。这不是对绘画现实遭遇的逃避,而是对被我们所忽视、不屑的问题的重新反思。

绘画既是图像的载体,同样也是绘画自我指涉的一种认知方式。言外之意,绘画既是作为绘画的存在,又是作为绘画的绘画,它既是主体也是对象,也可以说它既是绘画,也不是绘画。但就目前中国当代绘画的现状而言,绘画在图像的载体意义和叙事层面还尚未讨论清楚,更不用说绘画自身作为观念意义的层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绘画的讨论一方面要回到绘画自身的具体问题,也就是绘画作为绘画存在的基础问题。比如题材、再现、叙事、表现等各个方面,甚至画框、画布、颜料等物质属性同样也要放入我们对绘画的讨论范畴中。正如前文提及,绘画已经作为一种根深蒂固、先入为主的概念植入到我们的观念中,也正因如此才导致我们对绘画缺乏一种陌生的眼光重新去审视绘画的根本存在。

另一方面,在绘画的图像再现和图像载体的意义之外,我们所要考虑的是绘画本身,也就是“绘画”作为绘画的对象。因为绘画的对象和内容自始至终处于绘画的外部,绘画本身变成了绘画的对象才是绘画的内部,这也是绘画作为绘画,区别与装置、影像等其他媒介的根本所在。我们所强调的绘画观念,总是被绘画叙事内容的观念表达所绑架,对绘画过于文学化的阐释或者看图说话忽略了我们会绘画形式自身的观念意义。

绘画不是一种简单的意义载体和观念符号,而是绘画本身,从更为深层的意义出发,绘画同样也是实现对绘画本身以及对现实世界的一种认知方式。具体讲,绘画是艺术家在视觉思想和认知方式的层面上的活动实践,是一种认识和观看世界的通道和方式。显然,只有以一种陌生的视角和开放的机制回到绘画,绘画才有着更大的空间和新的可能性,只有这样,绘画既可以是绘画,也可以不是绘画。对绘画物质性的强调,既要看到绘画的图像载体意义,同样也要凸显绘画自身的物质属性和媒介属性,这样绘画会与装置、影像、雕塑等艺术形式就不存在落后与否,绘画也不会陷入尴尬的境地,更是当代艺术本身的意义。

3、关于X空间

2008年,毕业后去到北京,真正意义上触碰到当代艺术的现场。在当时那个既懵懂又充满野心的年纪,曾迸发过未来要有一家属于自己空间的冲动,而且只接待好玩的人,以及做有意思的事情!不过,随着我对现实认识的不断深入,这个想法也就只能停留在“想法”的层面。

后来,由于策展的原因经常与艺术机构打交道,甚至与有些空间也有着深度的合作,自己做空间的想法也更虚无缥缈。因为我知道经营空间并不是一个“好玩”、“有意思”的事情,它意味着更大的压力和担当,也要面临种种的博弈和妥协。来到成都,认识了很多新朋友,随着交往的不断加深,也就有了共同做些事情的决定。X空间也就应声落地。

既然想做空间,于是便有了空间。但问题是,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空间?对于空间的规划和运营,两位合伙人有着更为全面的思考,而我只是越俎代庖地谈一下艺术方面的相关规划。在我的理念中,X空间同样也应该是一个有态度的空间,如何体现这种态度就要通过不同形式的展览去沉淀。如同“X”本身就带有的未知、神秘属性一般,我们不确定X空间未来会做到哪种状态,但我们确定我们不会做什么!其次,X空间是一个多元化空间,它不仅包括展览展示,还囊括影视放映、驻留项目、工作坊、学术交流、艺术教育等多种功能。再次,X空间也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我们将加强与高校、机构的联系,致力于青年艺术家、策展人的发掘和培养。在打破本土艺术生态各自为政的前提下,加强与外地机构的交流和联动。

最后,X空间注定也是一个未来不可知的空间,因为这不单纯取决于我们几个人,而是取决于未来能遇到多少有态度、能坚持、好玩又有意思的你们。

是为序!

2019年10月24日凌晨

崔付利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