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解析与跳转”周虹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多棱镜NO.1》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2》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4》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11》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12》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13》 周虹 150x150cm 2018年
  • 《多棱镜NO.14》 周虹 150x150cm 2019年
  • 《多棱镜NO.15》 周虹 150x150cm 2019年
  • 《多棱镜NO.16》 周虹 150x150cm 2019年
  • 《多棱镜NO.17》 周虹 150x150cm 2019年
  • 《纵横交错NO.1》 周虹 180x180cm 2019年
  • 《纵横交错NO.2》 周虹 180x180cm 2019年
  • 《纵横交错NO.3》 周虹 180x180cm 2019年
  • 《纵横交错NO.4》 周虹 180x180cm 2019年
  • 《纵横交错NO.5》 周虹 180x180cm 2019年
展览时间:
2019-11-15 - 2019-12-15
开幕时间:
2019-11-15 16:30
展览城市:
湖北 - 武汉
展览机构:
湖北美术馆
展览地址:
武汉市武昌东湖路三官殿1号
策 展 人:
余丁
主办单位:
湖北美术馆
协办单位:
佑品空间
展览备注:
策展助理:夏梓 曾静
平面设计:许健 田野
展务:何淑君 简杰
公共教育:雷雅婷 刘海梦
研讨会地点:湖北美术馆艺术交流中心

展览介绍

数字时代绘画是否还可以存在?如何存在?今天一切都可以数字化了,世界所有的表象都可以浓缩为编码,只需一个解码器,就可以重现,或者重塑这个世界。绘画是前数字时代的产物,绘画所呈现的世界,无论是外在于人的客观自然与社会,还是内在于人的情感与灵魂,都是按照一定的秩序来组合的,这种秩序被称为“美的规律”或者“视觉规律”。早在文艺复兴时代,达·芬奇等人就已经在以理性的逻辑方式去解码人体的结构与比例,达·芬奇本人深谙数学和编码,他的艺术常被当作文学电影作品的灵感源泉,《达·芬奇的密码》虽然是在讲故事,但却也有美术史的依据。事实上,许多画家的作品都有无法破解的密码,它们是隐藏在画面的背后的叙事。

周虹是一位充满理性又情感投入极深的艺术家,与其说这是女性的特质,倒不如说这就是她的个性。以二维码作为绘画的母题,深入细致,不厌其烦,如强迫症般仔细的勾画填色,让人想起塞尚画圣维克多山,梵高画向日葵,执着疯狂又心思缜密。每一个二维码都独一无二,因此那些看似晕眩的表面背后,是极为秩序的逻辑。她的每一幅画都独一无二,这不仅是二维码本身的要求,也是她本人对自己绘画的要求,只不过,她采取了这种强迫的编码方式,让她的每件作品都不雷同。

如同本次展览开篇的作品使用“真实不是你看到的样子”这个题目一样,周虹的二维码不只是表面的编码,在理性的色彩组合、几何形的叠加背后,是她的社会调查叙事——她对于来自不同地方、不同社会角色、不同家庭的人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被采访者讲述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人生经历,对周虹来说,这些信息的采集,是她创作的最原始的素材和灵感。事实上,在计算机术语中,编码是信息从一种形式或格式转化为另外一种形式的过程,而周虹的创作正是这样一种过程。相反,解码则是编码的逆过程。艺术家在编码时就已经明确了解码过程将是简单操作,每一位观众,甚至每一个受访者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解码,并且可以获得相同的解码信息,解码者只需要一部手机而已。而今天的中国,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拥有一部分可以当解码器的手机。这就是今天的真实——每个人都会活在一种编码中,每个人都可以被编码,而每个编码又都可以被轻易的解码,只不过想不想解码是你的自由选择。

周虹利用二维码的编码过程来解析现实图像,二维码的生成涉及图像宽度、图像高度、图像类型三个基本要素,这三个元素生成矩阵,而后可以输出二维码图像。二维码的解码过程分为解析和跳转两个步骤:扫码过程是解析过程,跳转回到现实图像则是编码时就已经设计好了。扫码容易,而跳转到信息页则需要设计。这意味着,每个观众都可解析,但信息会跳转到艺术家想要你看到的图像与文本。

毫无疑问,周虹的作品很清晰地表达了编码/解码、解码/编码的过程。这一过程中的解析和跳转显然带有某种哲学意义,甚至是佛教的轮回。然而我们也隐约地感觉艺术家在创作背后另有企图,那就是她强调了所有过程中环节的重要性。在编码阶段,周虹根据材料来源和话语构成,找出话题、处理方法、事件、人物,这完全是由意义和思想来架构的,它关乎的日常程序、历史界定了的技术技巧、观众的设想等等。在解码过程中,观众既是“信息来源”又是信息的“接收者”,从某种意义上说,解析与跳转作为信息消费和接收过程,也是编码的一个“环节”,在这个环节中,话语和语言的形式规则占有主导地位,周虹绘画的语言价值,也就是在这个环节中才被凸显出来。

1970年代,英国伯明翰学派代表人物斯图亚特·霍尔在研究大众媒介时提出了“编码、解码”理论,我们不确定周虹是否读过他的理论著述,但可以确定的是,周虹的二维码绘画对于编码、解码的运用,是对这些理论的印证,这些作品在今天的思辨价值和方法论意义,要远远大于解析和跳转后还原的图像叙事本身的价值。

余丁

2019年11月13日于中央美术学院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