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文明世界”唐寅油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北极熊》 唐寅 150x150cm 2019年
  • 《碧柳红蕖》 唐寅 160x70cm 2016年
  • 《初夏莲香》 唐寅 100x150cm 2015年
  • 《贡都拉暮歌》 唐寅 29.7x42cm 2019年
  • 《虎浴图》 唐寅 160x180cm 2017年
  • 《鸡冠花》 唐寅 125x50cmx4 2012年
  • 《郊外霞光》 唐寅 29.7x42cm 2018年 布面坦培拉
  • 《金顶教堂(伊萨基耶夫教堂)》 唐寅 29.7x42cm 2018年 布面坦培拉
  • 《林泉春色》 唐寅 33x46cm 2018年
  • 《晴天白玉兰》 唐寅 135x212cm 2014年
  • 《威尼斯水巷》 唐寅 29.7x42cm 2019年
  • 《惟余莽莽》 唐寅 33x46cm 2019年
  • 《夏日睡莲》 唐寅 177x100cm 2013年
  • 《夏日睡莲》 唐寅 177x100cm 2014年
  • 《玉簪》 唐寅 160x70cm 2016年
  • 《鸢尾》 唐寅 160x70cm 2016年
展览时间:
2019-12-01 - 2019-12-15
开幕时间:
2019-12-07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太阳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中二街D5号
策 展 人:
唐斌
承办单位:
太阳艺术空间
协办单位:
上海悦麟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九仁鼎盛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参展人员:
唐寅

展览介绍

展览介绍:

我个人比较喜欢唐寅笔下的花卉系列,特别是玉兰,洒脱流畅而又不失法度的笔触总使我想到中国的书法,朦胧的色调营造出的空气感使画面平添了一种灵动、流淌的情境,中国式的书写使物象脱离了具体的真实而更接近了心灵,这种“抽象”的意味扩大了想象和体验的空间,直接感染着观者的情感,较之西方印象派绘画多了一分中国式的气韵和生动,也体现出作者的人文素养和情怀,这种中国式的书卷气在当下也并不多见了。

——诸迪 中国文化部艺术司司长

在16、17世纪风景画和静物画先后成为独立画科之后,从荷兰小画派,到弗里德里希、康斯太勃尔、透纳,再到印象派、巡回展览画派,风景画和静物画道路上曾出现过诸多可供参考的范式,究竟是弗里德里希的心象风景,还是康斯太勃尔的自然主义?唐寅没有屈从于其中的任何一种形式,而是与客观物象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审视与被审视的关系,有时近若繁花,有时又隔着海角般遥远的距离。在萨特眼中,正是人类才创造了距离,在人类之外,距离则毫无意义。这种有距离的风景是唐寅的主动选择,而这种选择无疑又是出于艺术家在个人与社会之间制造主观距离的内心诉求。在后工业社会中人们早已忽视甚至忘却了作品中这些不起眼的角落,精神更多地迷失在过于丰盛的消费景观之中。唐寅选择这种纯粹的风景的同时,实际也选择了一种精神的回归,与当下的现实世界拉开了距离。

——易英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唐寅几尽笔墨,描绘这个世界的美好。他画的景色,无论是蓝天白云、金光夕照,还是阴雨连绵、夜半灯火;无论是白雪皑皑的高山草地,还是惊涛拍岸的辽阔大海,都渗透着一种心与自然交织和不由自主的关切。他画的莲荷,无论是三四月里的小荷尖尖、杨柳春色,还是六七月间的碧水红花、金玉满塘,总有生机勃勃,绝无残荷萧瑟。他画的四季,以花叶为媒,无论是桃花春色、玉兰满天,还是牡丹遍地、血色鸡冠,都不断地传递着生命喷薄而出的朝气与绵延不绝的旺盛。

许多人从唐寅的画中读到了心灵与自然的融合、读到了中国书写精神与西方绘画造型的交织,读到了色彩的明快鲜艳与笔法的随意挥洒……。我读着唐寅的画,却想起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余丁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唐寅,一个好熟悉的名字,都因为明代那个书画兼擅的风流才子吧!但是此唐寅非彼唐寅,却都醉心绘事,以画扬名立世。唐寅擅长油画,以博士学衔毕业于强手如云的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

唐寅擅长于画荷塘,擅长于用颜色,表达了对油画语言的纯熟技巧,但是在更深的层面上,唐寅却在探索属于中国人的油画气质,在浓烈中见淡雅,在实景中见飘逸。

唐寅画莲,在钟情睡莲盛开之时婀娜多姿的同时,也更着眼于从学习莫奈出发而归于东方的写意精神。事实上立意于东方写意精神的中西融合才是唐寅艺术创作的终极目的。

唐寅笔下的写意性,并不是片面模仿中国画的笔情墨趣,而是以油画语言为基础,强调了情感的流露、自由的率真和笔性的书写,即在自由挥洒的过程中激荡出情感的力量,强化的绘画的本身魅力和灵感的灵活随机。

——赵力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 教授 博士生导师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 CCAD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基金执行长

唐寅画的花,无论整株的玉兰还是几枝芍药,是有些许人文的意蕴含在其中的。总的印象是这些花朵的雅致是有厚重感的,沉甸甸的,非常男性化,少有“婉约”,应属于是“豪放”的路子,甚至有山东人的大气。有收有放,大开大合,“一花一世界”,在唐寅这里并非是某种幽幽的伤情而是火热的祈愿。尤其是那些“红得发紫”的鸡冠花,用一句歌词形容恐怕是最恰当的,那是“怒放的生命”。

——吴洪亮 北京画院副院长 美术馆馆长 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唐寅的数幅《睡莲》作品和组画,更是他专注同一物象的描绘,敏感地捕捉光的微妙变化在物象上的不同显现。他在对同一图式的反复试验过程中,完成对物象的审视,从而生成内心的视像。在这其中,我们既能感受到唐寅对印象主义在光与色的分析和把握上的渊源和理解,同时清新柔美的画面境界,又是他对古典的审美观念的倾向和创新。

面对这些画作,静静地倾听风拂过水面带起倒影的波动,让我不由得想到印象派音乐大师德彪西的名作《水中倒影》。一系列美妙的滑音和弦正如一阵柔和的微风,使水面泛起粼粼银光。缓慢的旋律在变幻的和声衬托下,纤细得刻划出水中倒影清晰的轮廓。

——唐斌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硕士生导师 副教授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