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转圜2019”超写意案例常熟邀请展

  • 展览海报
  • 《她们》 李孝萱 145x97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她们》 李孝萱 145x97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根一》 张方白 300x4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一截树根》 张方白 300x6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线之道》 樊洲 140x70cm 2018年(已出版) 纸本水墨
  • 《天之水》 樊洲 140x70cm 2017年(已出版) 宣纸水墨
  • 《呼吸五十三》 蔡小华 89x116cm 2011年 布面丙烯油彩
  • 《呼吸五十一》 蔡小华 89x116cm 2013年 布面丙烯油彩
  • 朱建忠作品 135x68cm
  • 朱建忠作品 163x192cm
  • 《作品5号》 申伟光 60x50cm 2019年 布画油画
  • 《作品8号》 申伟光 70x50cm 2019年 布画油画
  • 《仙道之境》 张浩 44.8x44.8cm 2017年 宣纸水墨
  • 《心灵旅行2013》 张浩 125x97cm 2013年 宣纸水墨
  • 《造像180501》 王东春 60x50cm 2018年 布面油彩
  • 《造像190517》 王东春 100x160cm 2019年 布面油彩
展览时间:
2019-11-24 - 2019-12-24
开幕时间:
2019-11-24 17:00
展览城市:
江苏 - 苏州
展览机构:
虞山当代美术馆
展览地址:
常熟市李闸路90号(九灵犀文化创意园)
展览备注:
策划兼学术主持:陈孝信
出品人:张维
学术支持:贾方舟 李晓峰 沈爱凤 顾凯军 邱敏 盛敏 姜丰
研讨会时间:11月24日 15:00-17:00

展览介绍

关于建构“超写意艺术”的思考

陈孝信

2019年注定要成为中国现、当代艺术史的一个历史拐点!而这个拐点的历史主题必然是——反省和转圜——这五个字。为了呼应这个历史主题,故而把这次群展的题目确定为:转圜。

关于“超写意艺术”——我在2001年,就提出了这个思路,延续至到今,大概有了十七、八年的时间。其中包括了策展活动,以及撰写论文和出版图文书籍。

目前中国艺术界最缺的是什么?我认为最缺的是可以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出声音的个案!我们缺少有说服力的、在当今世界上可以立得住脚的中国艺术家个案。阿克曼有一次在武汉合美术馆的发言讲到中国当代艺术界有说服力的个案不超过10个,这是阿克曼的观点。我当时就跟他说,可能太苛刻了一点,现在中国可以发出声音的个案应该有十几个到二十个,他们(除了已故的,如赵无极)大多还在提炼和发展的过程中。我个人稍微比阿克曼乐观了一点。大家一想,这个问题就变得非常严峻了!将近百万大军,而真正能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出声音,且有一定影响力的个案也就是那么几十个人,这是一个什么比例啊!我经常说中国艺术家要有梦想,要有自信,要想着有一天你可以走进世界的大美术馆。

那么,为什么会缺少有说服力的中国个案?背后的问题又是什么?简单来说是四大因素:第一、影响现、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第一大问题仍然是庸俗社会学的影响和干扰,有一段时间是严重干扰;第二、受到了金钱的干扰,我曾经把金钱、艺术市场的干扰称之为魔鬼式的干扰,魔力既有正能量,也有负能量,既可以造就人,也可以毁灭人,虽然不能一下子就否定了金钱的作用,但是这个魔力有的人挡得住,有的人就挡不住,所以它成为了第二个障碍;第三、就是集体性模仿,所谓集体性模仿一是模仿西方,几乎西方有什么,我们就照搬什么,二是集体模仿古人、模仿传统。在西方和古人面前,丧失了我们自身的想象力、创造力、感受力、表达力。最后一个是思路上的问题,从事艺术创作,一定要有思路,这个思路不是主义,而是怎么做艺术,按照什么样的方向来做艺术。选择思路决定了你做艺术的格局,而格局的大小又决定了你的成就——能不能成为中国个案,是选择正确思路的结果。

关于思路的思考,我个人一直都是以鲁迅的思想作为指导。刚开始,我也不理解鲁迅在《文化偏至论》当中的这段话,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我才真正领悟了鲁迅的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明哲之士,必洞达世界之大势,权衡校量,去其偏颇,得其神明,施之国中,翕合无间。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尤其是最后的八个字——“取今复古,别立新宗”,最为关键!。

我提出“超写意新艺术”的时间是2001年。当时,我在四川美术学院当老师。在课堂上有学生问我:中国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究竟应该怎么去做?它的方向在哪里?我当时就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由国际版本的中国样式向中国版本的国际样式的转换”。

后来,《上海美术馆通讯》学术主持人江梅对这句话很有兴趣,她说你能不能就这句话写一篇文章,刊登在上海美术馆的通讯上?我答应了。正是在江梅的催促之下,这篇文章写好了,文章的题目叫做《试论版本与版本的转化——关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一次思考》。后来,又经《艺术当代》编辑漆澜之手编发在了2003年的刊物上。再后来这篇文章又反复被转载。我当时的主要观点是:

中国现代艺术发轫于“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林风眠是公认的中国现代艺术之父。就我现在的认识来看,林风眠的“中西融合”思路及其个人的艺术实践成果,还可以包括徐悲鸿等人的“以西润中”思路及其艺术实践成果,甚至还可以包括“决澜社”众干将的艺术思路及其艺术实践成果,都是欧洲古典主义、现代主义艺术的“改版”或“再版”,有的还只能说是“翻版”。所以说,林风眠等先驱者们虽然说对于推动中国现代艺术运动功不可没,但其所从事的工程的性质是介于相对意义上的原创性与非原创性之间的。而其成果充其量也不过是“国际性的本土版本”。在这里,国际性标准——即所谓“西化”标准,是第一位的,是前提;而本土性标准则是第二位的,是后续的,即所谓“西体中用”。所以,他们的努力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始终未能在国际上产生巨大而深刻的影响。理由很清楚,他们中未能产生出本土性的国际“版本”。

几十年之后,便迎来了‘85新潮美术运动。新潮美术也是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翻版”,甚至是“盗版”,恐怕连“改版”和“再版”都还谈不上。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新生代艺术”、“泼皮现实主义”、“政治波普”、“文化波普”、“艳俗艺术”被相继推出,名噪一时。说得乐观一点,我们又有了“改版”或“再版”的西方式的当代艺术(老栗曾称它为“春卷”)。说得悲观一点,我们还是陷在了一个国际性的误区中,并没有我们自己的当代艺术,我们还无法真正站到一个平台上与欧美的当代艺术进行正常而健康的各种交流。我们还只能是接受别人的选择,而无法选择别人。

以上种种归结到一点:我们必须完成由“国际性的本土’版本‘”向“本土性的国际’版本‘”的转换。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产生真正有国际影响的本土性的当代艺术。这才是我们建设中国当代艺术的目标和归宿。而建设这样的中国当代艺术,就必须重新认识自身的传统,并在自身的传统中扎根。但这里的扎根,又不是简单的重复或延续传统——我们同样不能只是在“翻版”或“改版”传统,必须是在彻底的改造、转换之后的复兴或复活。

100多年以来,一直都是欧美艺坛在出牌,我们在接牌。今天,已经到了应该考虑如何出牌的时候了!出什么牌?我个人的思考:应该打出的第一张牌是“超写意艺术”——这是我们有能力,有可能打出的一张牌。

文章发表之后,我应《美术文献》主编之邀,编辑了《超写意油画专辑》,里面有周春芽、洪凌、张小涛、莫雄、葛震等。在编辑《超写意油画专辑》的时候,我梳理了几个不同的概念:一个叫做写意,一个叫做新写意,一个叫做超写意。我个人的看法:“写意”是一个传统的概念,是我们的千年文脉,“似与不似之间”,还分为了小写意、大写意等等。写意这个东西古人已经把它发挥到了极致,无论是理论上还是艺术实践上都已经到了极致。所以,写意是我们的一个背景,一种修养,一种“上下文”的联系,而不是我们今天要去发展的东西。今天我们如果还是按照写意的思路去做的话,第一、我们很难超越古人,第二、我们很难在当今世界的艺坛上发出声音。

在20世纪后半时期,中国艺术引发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新写意”,始作俑者就是林风眠,后来又有吴大羽、吴冠中等一批人。这其实是“中西融汇”的一个结果。所谓“新写意”,其中有几个东西:第一、是写意与抽象的结合,做得最棒的是赵无极、吴冠中、苏天赐。第二、是写意与表现的结合,当年林风眠讲过一句话:中国画最有可能的发展趋向是表现。所以,在“新写意”里又引发出了表现性写意的一支,代表人物有很多。

所谓“新写意”无非是两个走向,一个是抽象,一个是表现。

我提出“超写意”,又作何解释呢?我认为“超写意”必须有三个支撑点,方有可能成立。

第一、一定要有新观念的切入,新观念的切入使它具有当代性。什么叫做新观念的切入?新观念表现在哪些方面?我借用一下易英教授最近的一个说法,他说新观念有四个要素:第一个要素是对原有的语言系统的质疑和颠覆;第二个要素非物质化,这个大家一听就明白,例如影像艺术、动漫艺术、概念艺术,这些都属于非物质化;第三个要素是审美性的否定,用我们20世纪美学思潮的理念来说,就是进入“反美学”思考,“反美学”不是原来的美学系统,而是一个新的系统;第四个要素空间结构的重构,例如装置艺术,甚至行为艺术,都是空间的重构。我这里讲的新观念的切入,起码要掌握好第一个要素,就是对原有的语言系统的质疑和颠覆,否则就很难成为“超写意油画”。

(“非物质化”的已经不是油画艺术,这里可以不讨论。而“审美性否定”我认为在“超写意油画”当中仍然可以借鉴)。

第二个支撑点,必须具有双重性的超越。双重性的超越指的是既要不同于自己的传统,即是古人的东西,又要不同于西方现代、后现代任何一个东西。既要让传统来一次“凤凰涅槃”式的再生(即是脱胎换骨的再生),同时又要跟西方的各种主义、各种潮流拉开距离,追求一种文化上的差异性、丰富性——这是我一直坚持的立场。一个国家艺术的文化个性高于任何一种风格,高于艺术家的个性,高于艺术语言的把握。最重要的是要有文化个性,有了文化个性,你才能在世界艺坛当中保留住我们的身份,并在同时体现出世界艺术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否则的话,就没有我们自己。所以,我又说过一句话:中国看到自己,则世界看到中国。

第三个支撑点,必须具有普世价值观,即是一种普世性的精神性。这也是我一贯强调的,必须关心全人类的问题,如果完全漠视、完全否定这点,我认为中国的现、当代艺术是没有出路的。

“超写意艺术”的三个支撑点:一个是当代性,一个是创造性,一个是精神性。如果具有了当代性、创造性、精神性,那么就有可能成为今天中国向世界发声的、有说服力的个案。

以上这些思考,后来被我贯彻到了展览实践中。从2003年开始,一直到2019年,我连续不断地策划了10个比较有说服力和影响力的展览。2003年11月,第一个由我所策划的展览——《超写意新艺术邀请展》在深圳雕塑院举办。

最大规模的一次是07年5月,在“今日美术馆”举办的《文脉当代、中国版本——综合艺术展》,参展艺术家达58位。其中有将近20位的油画家,例如:尚扬,叶永青、孙良、李向明、陈淑霞、徐福厚、张方白、杨述、钟飙、顾黎明、祁海平、申伟光、蔡小华、葛震、王东春等。还攮括了观念艺术、影像艺术、架上油画、架上雕塑、空间装置,唯独没有行为艺术,其它的几乎都有。之后,我又不断地策划同一个主题的展览,相继加入进来的有:王怀庆、许江、苏笑柏、井士剑、刘国夫等。“超写意水墨”展也做过几回,洪耀、仇德树、李华生、晁海、朱建忠、张浩、南溪、樊洲、李津、田卫等,都在其中。

我主张重建“上下文”的联系问题,最重要的东西还是智慧层面的问题,千年文脉的核心和关键性的东西是智慧和思想的再发挥、再发扬、再理解、再创造的问题,这是第一层次的文脉。例如,我们历来主张“天人合一”,主张“道法自然”,主张“阴阳互补”、“虚实相生”,还有孔子开始提出的“据于仁,游于艺”等等,我认为,这是中国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真正可以在今天被我们再利用、再理解、再发挥、再创造,去重新面对世界的东西。其次是艺术精神,这是文脉当中的第二个层次。一讲到艺术精神,大家马上会想到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例如“大道至简”、“返朴归真”、“”大象无形“、”恍兮惚兮“,”空灵“,”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等等,包括刘骁纯先生谈到的”逸“,这也是我去年做展览的一个主题,”逸“必虚淡,不虚淡也就不”逸“。

第三个层次是艺术形态和样式。我曾说过:水墨当代是中国真正的当代。水墨画是中国艺术的样式。当然,不光是水墨画,还有壁画,还有民间艺术,还有雕塑艺术,如四大石窟等等,这些艺术形态都承载了千年文脉。

最后一个层次,我认为是工具、材料、笔墨、纸张、文房四宝这一类。

所以文脉是分层次的,它有最高层次,有最低层次。文脉最不能把它符号化、简单化、浅表化,如果这样,就有失千年文脉的根本,亦即是精髓。

大家一提到”中国元素“、”中国符号“,都头疼,都摇头,因为被商业利用,使得我们千年文脉的光芒失去了!所以,千年文脉在一次次地”凤凰涅槃“、”脱胎换骨“以后,一定会焕发出它新的光芒!而新的光芒一定是从最深层次的思想、智慧、精神中焕发出来的,而不可能是从最浅表的东西中焕发出来。

在新世纪的座标上,我们应该有更新的思路,这个思路就是:文脉当代、中国版本,这也被我称之为”第四思路“。

“文脉当代、中国版本”,简单概括一下的话,就是20个字:立足本土、兼收并蓄、坚持多元、做好个案、别立新宗。这条路现在就在我们的脚下!

我们比较习惯于照搬西方的概念,比如说“中国抽象”、“中国表现”,“中国超现实”……我一听到这些冠名心里就别扭,就不舒服。凡是西方用过的概念,可不可以不再照搬?我们中国的批评家能不能重新冠名?我认为是可以的。所以,我就尝试着用“超写意”来冠名正在茁壮成长的中国新艺术,也就是我前面讲的有几个支撑点的新艺术。当然,我的同道当中还有其它的冠名,那都没有问题,只要能自圆其说,只要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比如说高名潞的“极多主义”和“意派”,刘骁纯的“逸派”等。

总而言之,十七、八年以来,我一直在坚持——“路在脚下”、“中国版本-超写意”的思考,希望能在实践过程当中,提炼出闪闪发光的中国个案,去回应当今世界。从而,进一步确立我们文化的自信感,自豪感。

此第十回遴选了八位艺术家,他们分别是:朱建忠、李孝萱、张浩、樊洲(四位为观念性水墨的代表)、申伟光、蔡小华、张方白、王东春(四位为观念性油画的代表)。他们也都是供专家和读者讨论的个案。我们从中可以读到“超写意”的得与失,

最后,深深感谢此回展览的东道主——虞山当代美术馆及馆长——张维先生,及全馆同仁!

2019.11.13.修订于草履书斋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