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丨“我一点儿也不想你”童昆鸟个展

  • 展览海报
  • 《幻影装置系列-1》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2》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3》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4》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5》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6》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7》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8》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9》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10》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幻影装置系列-11》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综合材料
  • 《空中种子》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不锈钢球体,铸铁,铝皮等
  • 《空中种子1》 童昆鸟 尺寸可变 2019年 不锈钢球体,铸铁,铝皮等
  • 《童昆鸟系列之回来喝口水》 童昆鸟 500x 300x80cm 高度可变 2019年 金属焊接包铁皮
  • 《童昆鸟系列之回来喝口水(手稿)》 童昆鸟 500x 300x80cm 高度可变 2019年 金属焊接包铁皮
  • 《外X人系列-1》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2》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3》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4》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5》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6》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7》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 《外X人系列-8》 童昆鸟 38.5x59.5cm,版数3 + 1ap, 150x230cm 一幅,38.5x59.5cm 13幅 2019年 展览级相纸裱铝板,金属框
展览时间:
2019-12-06 - 2020-03-06
开幕时间:
2019-12-06 10:00
展览城市:
湖南 - 长沙
展览机构:
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展览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洋湖街道潇湘南路一段387号
策 展 人:
林书传
主办单位:
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参展人员:
童昆鸟

展览介绍

2017年——2019年,谢子龙影像艺术馆经过两年的运营,自主策划与引进了多个与影像艺术相关的展览与教育项目。并于2019年9月发起了由影像机构负责人、艺术家、收藏家、策划人参与并讨论有关影像艺术的未来边界与影像艺术机构未来运营方向的专业论坛。在对未来的探讨与憧憬之下,这次论坛中,谢子龙影像艺术馆联合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与成都当代影像艺术馆成立了中国首个影像艺术联盟。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在面对影像艺术未来发展的问题上,开始了新的尝试。我馆希望长期通过与青年策展人的合作,通过以当下青年艺术家创作与展示方法为课题,形成一条以在地文化梳理、青年文化展示、历史影像文献当代呈现为目标的新的展览脉络。旨在通过青年视角对当下社会图像与文化景观进行多维度的观察与思考,通过持续的展览项目去触摸当下青年文化的脉搏,一条同时保持历史温度与未来搏动的脉搏,延绵而有力。

2019年12月,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将邀请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策展人林书传策划艺术家童昆鸟个人艺术展“我一点儿也不想你”,这是童昆鸟在湖南的首次大型个展,他根据艺术馆展厅空间量身定制,以6个系列,30多件多媒介材料组成的装置作品与影像结合,打造了一个怪诞而幽默的乐园剧场,本次展览将持续到2020年3月6日。本项目为我馆将持续推出青年艺术家计划之“未来影像脉搏”的第一回,本期项目将探讨与提出影像艺术的边界问题。

前言

我一点儿也不想你

擅长于文字游戏的童鹍,因为“鹍”的生僻,将它拆解为“昆”和“鸟”,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童鹍,多了一个童昆鸟,多了一个昆鸟,还多了一个童昆。童昆把“我一点儿也不想你”的展览名抛给我,我马上就认同了,因为面对展览名字我不能马上回答他是好还是坏,是有意义还是毫无意义。这是童昆的方式,抛给每个人的展览名是开放和自由的。艺术家不希望用展览名字来束缚展览的作品,他给每个观众一个可以露出脚丫的拖鞋,而不是一条塑形的紧身裤。这样我们才能多谈谈展览的“味道”而不是作品的“身材”。

策展人如何让自己的策展工作失效,那就是毫无保留的删除那些应该用在艺术家作品中的词汇:碎片化、网络化、剩余物、剧场感、荒诞感、无聊的、混搭的、滑稽的、无用的、乱码的、日常的、消费性、反消费性等等。因为这些词用在童昆身上总是饶有意味同时废话连篇。那么我们面对童昆的作品应该从何谈起,是不是应该借一步说话?“从何谈起”是进入作品的路径问题,童昆的作品首先制造的是语言障碍,他反对的是有意的阐释和有效的想象力。我们不应该沉浸在展厅的景观当中而忽视正在发生的社会景观,展厅应该存在于“梦境”里,而我们却每天行走在“展厅”中。这是作品对于展览空间与生活空间真实性的探讨。那么“借一步说话”则更直接的表达了童昆创作的目的:1、童昆不是艺术家,观众是艺术家;2、观众是艺术家,童昆也是艺术家;3、观众是作品,童昆也是作品;4、作品是观众,没有人是艺术家。这是童昆在创作中多次完成身份、媒介、感官相互转化后的结果。这是一个类似用板砖拍板砖,用子弹射子弹,用菜刀砍菜刀的过程,只需要“砰”的一声,你是谁已经不再重要,身份也开始随机转换。

展览中,童昆会创作一些鸟,或者说创作一些鸟形状的作品。这很容易理解,因为艺术家的名字里面就有鸟这个字,或者说是鸟的偏旁。这件事情,和属猪的人不吃猪肉一样牵强,又和属兔的人喜欢养兔一样合理。童昆鸟的鸟也是带翅膀的,而翅膀象征自由的意义几乎不在策展失效的辞典里,因为自由不需要任何阐释。我强调童昆的翅膀是因为他的生活常常出其不意的有趣也常常出乎意料的自由。在认识童昆之前,我知道有个叫童昆鸟的艺术家,将微型摄像机轻巧的绑在“汽水”(童昆鸟的狗)身上,通过“汽水”来记录艺术家为一个展览创作作品的全过程。最终艺术家将“汽水”牵到展厅,“汽水”因为更懂艺术家而成为了展览的“策展人”。我非常“不幸”的成为了童昆的下一个策展人,至于这场展览,我只能以策展工作失效和这篇文字来反称这些作品拒绝文本,独立生长的意义。

我该有多想你,才敢去说“我一点儿也不想你。”

林书传

2019.10.26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