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余影”伍刚个人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白色世界》 伍刚 180x1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馋》 伍刚 250x13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独》 伍刚 150x1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记忆》 伍刚 150x15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迷林》 伍刚 150x2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木马》 伍刚 80x10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森林之幽深处》 伍刚 250x13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时光》 伍刚 200x1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荼蘼.一棵松》 伍刚 80x10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我们也曾经绚烂》 伍刚 300x20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9-11-30 - 2019-12-07
开幕时间:
2019-11-30 16: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域上和美艺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锦江区二环路东五段299号附6号东湖公园内
策 展 人:
邱伟
学术主持:
吴永强
参展人员:
伍刚
展览备注:
预展时间:2019.12.24-2019.11.29

展览介绍

古希腊供奉太阳神阿波罗的德尔菲神殿的石柱上刻着一行字,宣示了一道神谕:“认识你自己!”对此,哲学家苏格拉底作出了回应,他表示,他本人认识自己的结果是“无知”,但接着又说:“我唯一比他们聪明的地方,就在于我知道自己无知,而他们还不知道。”这说明,“认识你自己”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与此同时,一个终极之问便应运而生,它提请每一个人问自己道:“我是谁?”这便是苏格拉底之问。

千百年来,哲学、宗教和艺术想尽了办法,变幻各种花样,试图来回答这个问题,可是到头来,人们发现,所有的回答统统不过是重复了问题本身,而算不上真正的答案。到了19世纪末,法国后印象主义画家高更在历经颠簸、满心伤痛的时刻画下了一件巨幅油画,名叫《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从而再次以艺术的方式重启了苏格拉底之问。高更生在现代工业文明崛起的初期,科技、城市、资本和商业竞争把人类彻底逐出了伊甸园,岁月的静好、乡邻的亲密、步态的从容和心情的闲适一去不再,人们陷入了喧嚣、繁忙和因随时预感有意外发生而遭遇的“震惊”之中。为了躲避“震惊”,高更不断出逃,逃到布列塔尼的阿望桥,逃到南太平洋的土著人中间,可是最终仍然未能逃出对自己命运的震惊。当身染沉疴,又忽闻丧女噩耗之时,在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上,他拿起画笔,不用模特儿,不管画技,不顾美学规则,兀自向自己、向苍天发出了追问。他欲以此作为告别人间的仪式,虽然直到五年后他才因身体的疾病而了断尘缘。

今天,我们在伍刚的作品中听到了同样的追问,就仿佛高更的声音穿过漫漫时空而收到了回声。尽管他与高更生活的时代相隔百年有余,其个人生活的风格也与之大大有异。伍刚并未像高更那样离开城市,逃向远方,也不曾抛家离子,遭受家人诅咒。可是,他的艺术却依然敏于终极之问。如果说我们找出一个理由说,那是因为他与高更共同拥有职业艺术家的身份,这个理由也实在太不充分。事实上,其更可能的原因,在于他与高更一样,相信艺术不能光靠眼睛,还要叩问心灵和问诸思想。虽然斗转星移,时变世迁,与高更生活的十九世纪相比,伍刚生活在一个楼更高了、人更多了、行路更快了的时代,可是人类从工业化时代以来的处境——喧嚣、繁忙和震惊——不但未曾改变,而且愈益加深。作为一位不肯放弃思想、勤于反思的艺术家,他怎能对此无动于衷?

看伍刚的作品,我们首先不得不面对一堆绞缠。不论是取景还是画法,不论是幽深的密林、曲折的蹊径,还是丛生的点和穿插的线,似乎都带着疑问。由于疑问难以停止,其作品便一件接一件诞生,它们依主题或视像的逻辑构成系列,如“迷系列”、“游离系列”、“轮回系列”、“荼蘼系列”……等等。其中每一个系列都可以说是画家心中的“问题式”所投下的余影。与此同时,其画中经常存在的矛盾情景,又将这些问题式具体而微地视像化了。例如,本来人迹罕至的地方却偏偏冒出人影,本来旁逸斜出的植物却又不根而生,本来渐行渐远的身体却冷不防回头一瞥。前一个状态还未消失,后一个状态已经产生。在其交接之处,是时间与空间的轮回,是问题与悖论的碰头,而无形的“问题式”,便趁机显现出余影。

伍刚的作品多以风景为题材,但根据以上所披露的这些原因,我们可以知道,他不是一个惯常意义上的风景画家,因为他笔下的风景都具有象征意义。换句话说,他的作品不是为美服务的,而是为“问题式”服务的。在他的画面中,隐藏着对异化现实的质疑,对人生意义的叩问。如果我们只顾赶路,而忘记了身边的风景,只顾奔向目标,而忘记了停下脚步思考,这些作品就将会向我们提出一种关于人生意义的忠告。得到这种忠告,我们就能够以人的名义,对苏格拉底之问作出自己的回应。

在视觉语言上,伍刚的作品高度地发挥了线与色互动的表现力。其画中经常有纵横交错的线条,如密布的蛛网、丛生的荆棘,或如纠缠的心情,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画家将新印象派笔下的点彩扩展为线性笔触,以线条的交错和形面的穿插来运用色彩、结构空间并赋予画面以厚度。可是同时,他又有意地压抑住色彩的嚣张,就仿佛要截住时间的流向,把万花筒般的世相定格在人们眼前。于是,天地的掠影、生者的浮华与死者的寂寞,从线条的丛林中悄悄渗漏出来,放出冷艳的回光,只剩沉思者现出其孤独的余影。

2019年11月22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