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逸我清听”霞山堂刘光写竹展

  • 展览海报
  • 作品01
  • 作品02
  • 作品03
  • 作品04
  • 作品05
  • 作品06
  • 作品07
  • 作品08
展览时间:
2019-12-21 - 2020-01-05
开幕时间:
2019-12-21 10:00
展览城市:
福建 - 福州
展览机构:
陈子奋旧居
展览地址:
福建省福州三坊七巷桂枝里捌号

展览介绍

己亥冬月廿六,画家刘光的福州个展,「逸我清听」霞山堂刘光写竹展即将开幕。为这个展览忙活了大半年后,我们又可以在福州与刘光的竹相遇。

明代文人高濂一首《山窗听雪敲竹》“惟在竹间最雅”“逸我清听”触动了思绪。此次展览有刘光画竹,有绿竹环绕的竹空间,还邀请婼竹姑娘开幕式古琴伴奏,三竹并置,妙趣横生。

对于刘光,朋友们说:

戊戌一深夜,我独自上山访霞山堂,适逢刘光酒醉。他硬是要拉我到后山转一圈,说是他的后山很美。其实,他是徑直前行自顾不暇的那种,我却担心他摔跟斗。一路的夜色迷离,也多亏他熟悉这漆黑山岭,羊肠小道时而松树若干,时而竹林一片。趁着月亮探出云来,风摇曳,竹的末梢慢慢勾引。我醒着呢!我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未曾想此时刘光停下脚步,兀立而挥起右手,突然顿在空中,背光中的我只见一剪影,是食指在颤动着,继而腕继而肘,摹仿竹梢翻动腾挪的仙姿,至于个字介字丝毫不爽,也似乎在指挥满山的灵物共鸣。这方圆鬼魅的所在,这墨韵的夜里,惟有我游离画外,只见山中刘光与竹与石与涧与壑与雾与岚与崖与壁与坡与台与峰与峦共邀明月同醉。尘俗如我,唏嘘不已!艺术绝类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刘光写竹,或在纸上,或在空中,或在腹皮,或在其它,林林总总,我见之多矣!深深折服之余,提笔记一事于此,信不我诬也!

——李永新己亥端阳于竹山阁

竹矣,足矣

饮者刘光,埋照如步兵。居霞山林竹深处,悠哉游哉。客常至,或二三子,或六七子,累乎十余人,无非把酒言欢,喜气洋洋。饮罢必歌,歌罢必画,画到沉酣处,颓然乎其间者,舍光师其谁?

歌者刘光,徘徊宫商间。每痛饮,便款款而歌,其声绵密,低回婉转,如深谷篁筱,摇乎清浅,翠乎林霭,旷然自适。歌罢四顾,踌躇满志,恢恢乎、郁郁乎,熨我心也!

画者刘光,缱绻幽篁里。每痛饮,便纵意楮墨,作竹如歌。此方宫声起,彼则羽声应,或鸣弦飞镝,或衔枚蹑跀,长吁短叹、手舞足蹈间,深情溢乎笔墨外,汩汩然、浩浩然,摇我心也!

或云:竹者,幽也。或谓:竹者,足也。光师隐而饮、而歌、而画,竹其心乎?

竹矣,足矣!

——己亥五月欧键汶于鸥闲馆

“酒后光怀”先生写竹,或侧或勒,或掠或磔,所谓八法,种种兼施,在我所见画家中,似乎是最“文式”的了。这里无意上攀古贤,只是觉得那情态——“急起从之,振笔直遂”,“如兔起鹘落,少纵则逝”——真是像极了苏轼笔下的文与可。

胸中早有成竹,下笔却总是带着偶发的性质。偶发主要来自他特有的状态,作为他创作标记的那种酒后激情与感兴。这种激情、感兴诉诸笔端,便成就了他作品丰富的个性和强烈的表现性:朱的、墨的,双钩的、没骨的,或疏节劲秀、或密丽雄深,苍苍如海山、蓬蓬若远春,那种出乎天然的纤秾氛围、真力弥满的气象,那种绝非概念也绝不僵化,而是千汇万状、异态纷呈的写实表达。

“酒后光怀”使自己与别人相区别的,我以为正在他对竹特有的这“赋”性上,细密地刻画,淋漓地抒写,若杜甫之写长安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这在文人画“以不画出、不说出示画不出、说不出,犹‘禅’之有‘机’而待‘参’”(钱钟书《管锥编》)的习惯模式之外,岂不别有一番境趣?何况,光怀先生作画从来不只是穷形相而止于画工之度数,遇物兴怀,以笔墨自嬉,连画带书之际,他的胸罗万有、一往浩然之气也已尽在笔底画外了。不亦“文人”乎?

——己亥端阳骎骎将至,张家壮用弱漫笔记于坐云居饮真室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