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桃花源”朱新建艺术展

  • 展览海报
  • 《见山》 朱新建 150x30x25cm 2018年 青铜
  • 《白蹄乌》 朱新建 36x26x10cm 2014年 青铜
  • 《灰影》 朱新建 100x100x37cm 2013年 青铜
  • 《合系列之守护》 朱新建 110x40x40cm 2011年 综合材料
  • 《合系列之静坐》 朱新建 140x45x75cm 2011年 综合材料
  • 《迷Ⅱ》 朱新建 95x65x35cm 2014年 青铜
展览时间:
2019-12-15 - 2019-12-28
开幕时间:
2019-12-15 15:00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金陵美术馆
展览地址:
南京市秦淮区剪子巷50号
学术主持:
李安源
主办单位:
南京书画院
协办单位:
南京大丰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参展人员:
朱新建
展览备注:
展览地点:金陵美术馆 3号展厅
学术研讨会:下午16:00-17:30(金陵美术馆二楼会议室)

展览介绍

朱新建生前为南京书画院专职画家,本次展览由南京书画院主办,呈现朱新建不同时期的水墨创作及油画作品200余件,是朱新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个人作品展。

民间的逆袭:论朱新建
文/李安源

我念研究生的时候,在南艺西门的石头城路上,经常遇到一个表情古怪的老头(其实也就五十多岁),他不修边幅,有时还牵着一个儿童。每次擦肩,我总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朱新建。

直到2014年,朱新建突然辞世,当画坛都在纪念他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南京十年竟跟他毫无往来,一个有趣的灵魂,就这样失之交臂了。朱新建去世第二天,我上黄惇先生家,只见他神色黯然地整理着朱新建的字画,阁楼的地板上,铺满了朱新建的作品,合有二十幅左右,其中几幅黄先生父女画像令我印象深刻。这些画作,大抵是朱新建早年来“风来堂”闲聊之余留下的墨宝。朱新建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视画画为本能,人到哪里,哪里就留下他的画迹。

绘画的顶峰,就好比一只南宋的玳瑁盏,随处可见意外、偶然与波动性痕迹,这种不可方物的自然之境,即所谓“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朱新建有一幅很有名的白描——《武林高手》,几根松松跨跨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不衫不履、风骨嶙峋的背影,简直就是画坛独孤求败朱新建的精神自写,此画令我想到金农的自画像,清简的线条散发着孤介萧散的古意。

当别人把吴昌硕、齐白石跳成广场舞,朱新建却另辟蹊径,硬是把民间舞跳成芭蕾。朱新建的绘画秘诀,除了来自中国画与书法的笔墨传统,他的画中还倾泻着中国民间艺术的稚拙感。朱新建临八大山人,临凤先生,临齐白石,临关良,临张光宇,临《避火图》之类的民间木版年画,甚至连幼儿园小朋友的涂鸦也被他视为宝典。玩世不恭的性格,决定了朱新建像个一头扎进墨池的顽童,弄得水花四溅,墨浪翻飞,俨然是一超直入如来地的大快活境界。

同样擅长漫画手法,朱新建的绘画乞灵于纵浪大化的笔墨得以升华。独占天机的形塑与浑厚华滋的笔墨,让朱新建的绘画直抵南宗灵犀的峰巅,让他在横扫艺术史的同时,又竖起了新的障碍。相比朱新建稚妍通透的笔墨天趣,关良显得过于生拙,丰子恺只能归列漫画家的行列。从八大山人到齐白石,再到朱新建,是文人画向民间俯首取经的妥协,民间的逆袭,打破了文人画坛长期由士大夫垄断的格局。

真正的画家,自己画自己的作品。朱新建的造型,看似歪歪斜斜,一副散僧入圣的模样,实则处处天机,处处慧心,纯系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张爱玲曾说,中国画里没有新生活。及至朱新建,文人画终于被他从爬满蛛丝的阁楼里请出,撒上胡椒,浸透着生活的麻辣烫,他甚至被人称之为中国画的波普主义者。他画小城故事,画午夜的收音机,画公司总经理,画卡拉0k女郎,生动地再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后消费文化中的众生相。朱新建以童真之眼观察世界,又以婴宁之心塑造世界,清澈的笔墨,净如山泉,仿佛任何题材在他的笔下也能点石成金,即便是画一只小猫小狗,也自带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神情。朱新建最著名的作品,无疑是那些被世人贴以各种标签的美人画。他笔下的摩登女郎,长着月牙般弯弯的眼睛,眼中闪烁着月牙般的迷惘,迷惘中飘忽着都市霓虹的幻象。与朱新建笔下活色生香的美人图相比,那些活在美术史里的古典仕女画简直就是缺乏血气的皮相。也就是说,朱新建绘画的生命力,既包含着笔墨的独立价值,同时又依附于他描绘的生命,这才是完整的生命意义。中国画的笔墨中应该有什么?除了自然、万物本身,还有人,以及人心的律动。

也就是说,朱新建绘画的生命力,既包含着笔墨的独立价值,同时又依附于他描绘的生命,这才是完整的生命意义。中国画的笔墨中应该有什么?除了自然、万物本身,还有人,以及人心的律动。

吊诡的是,正是这个从草根里生长,继而浸泡在俗世沽酒买醉的顽主,用一支风流酣畅的柔毫,硬生生地将文人画从“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神坛上拉下来,让它从此不再是一味板着面孔的样子,而也可以随性地与张三李四、武二西门对话。朱新建的绘画,让堂而皇之的艺术史与过度发达的理论变得浅薄,让一切传统的神话皆可简化,让绘画不再是一堆死知识与卖弄学问的死物,让中国画贴近新生活,是实实在在的人性的绘画。

在朱新建的字典里,从无“权威”二字。生前,即便在他名播大江南北之时,其作品价格也很低,属于大众消费的范围。他为人随和亲切,豁达大方,从不摆名画家的作派,五湖四海皆朋友,画作随其行迹散布,可谓“闲抛闲掷野藤中”。正因如此,当那些教授们还在刻舟求剑对着美术史夸夸其谈时,朱新建却早已将过时的理论与陈旧的审美纲常予以刷新,他的绘画在民间声名远播,从民间生长,最后又回到民间,这才是画家的胜利,艺术的胜利。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媛)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