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绽”蔡志松2019新作展

  • 展览海报
  • 《绽·1#-1》 蔡志松 100×81×232cm、56×48×132cm、35×30×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1#-2》 蔡志松 100×81×232cm、56×48×132cm、35×30×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1#-局部1》 蔡志松
  • 《绽·1#-局部2》 蔡志松
  • 《绽·1#-局部3》 蔡志松
  • 《绽·1#-局部4》 蔡志松
  • 《绽·2#-1》 蔡志松 129×100×232cm、73×57×132cm、45×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2#-2》 蔡志松 129×100×232cm、73×57×132cm、45×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2#-3》 蔡志松 129×100×232cm、73×57×132cm、45×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2#-局部1》 蔡志松
  • 《绽·2#-局部2》 蔡志松
  • 《绽·2#-局部3》 蔡志松
  • 《绽·2#-局部4》 蔡志松
  • 《绽·2#-局部5》 蔡志松
  • 《绽·2#-局部6》 蔡志松
  • 《绽·2#-局部7》 蔡志松
  • 《绽·2#-局部8》 蔡志松
  • 《绽·3#-1》 蔡志松 44×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3#-2》 蔡志松 44×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3#-3》 蔡志松 44×35×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4#-1》 蔡志松 95×53×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4#-2》 蔡志松 95×53×81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5#-1》 蔡志松 83×43×75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5#-2》 蔡志松 83×43×75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绽·5#-3》 蔡志松 83×43×75cm 2019年 不锈钢 8版
  • 《咏梅·1#》 蔡志松 85.5×28.5×43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2#-1》 蔡志松 73.5×46×76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2#-2》 蔡志松 73.5×46×76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3#-1》 蔡志松 60.5×27.5×76.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3#-2》 蔡志松 60.5×27.5×76.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3#-3》 蔡志松 60.5×27.5×76.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4#》 蔡志松 44.5×16.5×55.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5#》 蔡志松 45.5×15.5×28.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6#》 蔡志松 37.5×19×62.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7#-1》 蔡志松 44.5×22×49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7#-2》 蔡志松 44.5×22×49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8#》 蔡志松 28.5×12×58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9#》 蔡志松 22.5×10×46.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0#》 蔡志松 44×12.5×29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1#》 蔡志松 27.5×30×21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2#-1》 蔡志松 65×13×71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2#-2》 蔡志松 65×13×71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3#》 蔡志松 32×18.5×27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4#-1》 蔡志松 42.5×16×30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4#-2》 蔡志松 42.5×16×30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5#》 蔡志松 41×11.5×47.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6#》 蔡志松 38×24.5×44.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7#》 蔡志松 33.5×13.5×18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8#》 蔡志松 44.5×15×24.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咏梅·19#》 蔡志松 39×12.5×30.5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荷·1#-1》 蔡志松 108×38×35cm 2019年 白铜 不锈钢 独版
  • 《荷·1#-2》 蔡志松 108×38×35cm 2019年 白铜 不锈钢 独版
  • 《荷·1#-3》 蔡志松 108×38×35cm 2019年 白铜 不锈钢 独版
  • 《荷·2#》 蔡志松 108×38×45cm 2019年 白铜 不锈钢 独版
  • 《荷·3#》 蔡志松 108×38×45cm 2019年 白铜 透明树脂 独版
  • 《禄-1》 蔡志松 腊梅-73.5×46×76cm;鹿-27×20.3×9.2cm 2019年 腊梅-白铜;鹿-纯银铸造;石头-不锈钢 8版
  • 《禄-2》 蔡志松 腊梅-73.5×46×76cm;鹿-27×20.3×9.2cm 2019年 腊梅-白铜;鹿-纯银铸造;石头-不锈钢 8版
  • 《喜上眉梢》 蔡志松 100×19.5×54cm 2019年 白铜 独版
  • 《喜上眉梢-局部》 蔡志松
  • 《祥》 蔡志松 腊梅-37.5×19×62.5cm;孔雀-27×3×24.8cm 2019年 腊梅-白铜;孔雀-纯银铸造 8版
展览时间:
2019-12-08 - 2019-12-22
开幕时间:
2019-12-08 15:30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上海妙镛文化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盛镛科技园宣秋路858号
策 展 人:
王炜
主办单位:
妙镛文化
参展人员:
蔡志松

展览介绍

腊梅历经春华、夏茂与秋实,在百花争艳之中沉寂,在万物沉沦之时绽放。

我们崇尚非凡,鄙视平庸,然而实际上却在不断地努力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考虑究竟什么样的道路才适合自己。

抉择需要勇气,腊梅既有傲立风雪的能力,也有审时度势的智慧,特立独行……

——蔡志松

蔡志松

国际著名雕塑家,中国雕塑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之后于该系任教十年。现为职业艺术家,工作、生活于北京。

从事艺术工作以来曾获奖几十次,其中比较重要的有:2001年,获法国巴黎秋季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成为该活动103年历史中首次获此殊荣的中国艺术家,时年二十九岁;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奖;2011年应邀参加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2012年入选法国《Art Actuel》评出的年度“全球100名艺术领袖”,并荣登封面;2012年获评“中国艺术权力人物”;2013年获评“中国风度人物”、“年度华人时尚领袖”;2014获“洛克菲勒中国杰出青年艺术家大奖”、“年度影响力特别艺术家奖”、2017年获评第十四届“时尚先生”、“艺术领军人物”。

近年来在世界各地举办过许多次个展,参加联展众多。作品曾三次创造中国国内雕塑家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记录。并被国内外许多知名博物馆、美术馆及艺术机构收藏,其中包括:洛克菲勒艺术基金会、泰勒基金会、美国纽瓦克美术馆、德国雷根斯堡博物馆、希腊美术馆、印尼国家博物馆、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德意志银行、比利时驻华大使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

艺术创作及学术活动社会影响广泛,跨界合作丰富,曾与奔驰 Coupe S500 、捷豹XJ、路虎揽胜、宝马Z4、保时捷、2018款奥迪A8、林肯SUV、拉菲、酩悦、人头马1898、苏格登53年、Dior、宝玑、Berluti、华尔道夫等品牌和企业集团多次合作,并积极推动艺术与社会各个领域的融合。

主要作品有《故国》《玫瑰》《云》《家园》等系列。

《故国》系列作品开始创作于1999年底,历时16年,分风、雅、颂三个部分,融合了不同地域、不同历史时期的塑造技法,以具像造型与现代材料语言相结合的创作方式,传达了艺术家对历史与人性的关注。

《玫瑰》系列作品开始创作于2008年,历时6年,以材料和装置为表现方式阐述了艺术家的爱情观。

《云》系列作品开始创作于2011年,最初的一组是为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而做,之后该系列作品呈现出各种面貌和样式,并融入现代科技手段,以装置和观念为表现方式阐述了艺术家的人生观。

《家园》系列作品开始创作于2016年,以传统题材为表现方式,倡导士大夫精神、阐述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并进一步探讨生命的深层内涵。

中外专家学者点评

蔡志松的艺术一向注重在古代文化典故和当下文化命题之间建立起联系,也特别注重用视觉造型的语言将生命意象与现实批判结合起来。他关注生命的存在,更关注生命赖以存在的世界,他的艺术能力足以展现自己的个体形象,但他更愿意用艺术引起人们在社会共同问题上的共鸣。

难能可贵的是,蔡志松在艺术语言上始终有自己的追求和准则。他不回避自己作为一个学院型艺术家的身份,他认为古典的、传统的、经典的美感经验不应该断裂,而应该成为当代物质生活空间中的文化养分,因此,他的作品总是浸染了浓郁的艺术“古风”,既有源自西方传统的古典形象,更有来自本土传统的古典意象,他将东西方艺术的古典神韵化为一体,因而呈现出一种新的古典仪态与意韵。他也不背弃学院教育给予他的写实功力,而是基于这种功力,在造型中注入当代意识和人文情怀,在大量的金属材料作品中和大体量的形象制作中,他追求材质的质感,让媒介材质的精致与制作技巧的精湛形成激发感性的魅力,在视线的触及与叩击中散发出富有张力的光彩。

——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这些雕塑不是是简单的形式象征,它其中蕴含着一种感性,同时又能让人感受到其制作时的张力,这些感受对我来说十分有意义。

—— Juan Cruz (英国皇家美院艺术与人文学院院长)

他的雕塑,没有文字叙述,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导读,唯有借着雕塑本身、充满力量的美学,带我沉思、反省中国历史的复杂与微妙,思考其过去、现在与未来。我认为这件作品揭示所有中国人民的当代问题,一个中等大小的雕塑,以传承西方的技术,完全掌握并完满呈现中国精神与中国情感。他的作品开启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感受苏醒,砥砺心灵。如今,当代东方艺术正走出它自己的道路,而西方当代艺术在杜象之后缓慢了发展,试着在后杜象主义中重整步伐。蔡志松可说是走出了第三条路,他的作品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的丰富,汇集了工艺表现与艺术价值,深深地触动着我们的感知和心灵。

—— Jean-Francois Larrieu(泰勒基金会主席、秋季艺术沙龙名誉会长)

从蔡志松先生的艺术作品,我们如何理解现在的生存环境,怎么理解我们过去的传统,我们怎样才能重塑传统,他的作品都是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一种反映,但是他所有表现出来的态度,包括老虎、梅花鹿、仙鹤,都是通过视觉叙事,回归经典,体现出一种精神状态。

—— Beate Reifenscheid(欧洲博物馆联盟轮值主席、路德维希美术馆馆长)

蔡志松的艺术作品用非常经典的艺术语言,体现了艺术家对自己的叩问,我们怎么才能更好地跟周边的世界来进行相处和沟通,同时追求现实之外的精神层面的思索。从西方的艺术理论来讲,这是一种浪漫主义精神。他的作品不仅表现了动物的物理形态,同时也体会了它们精神层面对人类的触动。他重新从古代就能够给人们以感动的动物形象,来体会它在现代的意义。一方面是非常理性的解剖,或者说对世界用科学的语言来进行理解。另一方面,从全局的层面来理解这个世界,来理解每一个生灵如何在一个更大的世界里扮演他的角色。

—— Richard Vine博士

(Art in America美国艺术主编、国际著名艺术批评家、中国当代艺术问题专家)

蔡志松先生的这些雕塑使用古老的亚洲文明的意象和哲学,搭配以现代化的手法去表现人类形象。使其同时具有亚洲特性与当代色彩,也展示了他对待大自然的谦逊态度。

—— Henry Meyric Hughes(国际艺术评论协会(AICA)名誉主席)

作为动物的鹤与鹿的通灵性赋予了蔡志松的雕塑某种神秘性,蔡志松的雕塑又将鹤与鹿由动物提升为一种精神性的存在,一种神圣的存在。蔡志松的“家园”系列雕塑的语义张力,不是来自正常与反常之间的冲突,而是来自正常与超常之间的不同。蔡志松作品的语义张力,在于他力图用正常的动物形象来表达超常的精神内涵,用可以塑造的形象来表达不可表达的内容。

—— 彭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

蔡志松的作品让我很欣喜,一个艺术家用如此成熟的作品表达他对自然的关注,他的视野已经摆脱了对纯粹艺术语言本身的探索,而是拓展到更加宏观的境界里。他的《家园》系列作品没有采用非常直观地去表现人们对自然的破坏,也没有用非常歌颂的眼光讲述动物的美好,恰恰用了天人之际这样一个概念,用一种非常平实中庸的语言,既不过也不欠缺,在很平淡的叙事里表达人们对自然的关爱和关注,最终也是对人的一种关注。能够让一件作品在美术史上留下来,还是它的内容,它反映了一个时代一个艺术家的思考。蔡志松的作品代表了21世纪初,中国艺术家视野的转变,从过去仅关注艺术表现语言本身,到现在我们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和我们需要背负的责任,他的《家园》系列作品恰恰反映出了一个艺术家的责任和态度。

——张敢(清华大学教授 美术学院副院长)

蔡志松先生的作品让我们震动,作品是非常明确的现代艺术,但却深深植根于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之中,同时又赋予其一个新的灵魂,所以他很自然的获得了2001年巴黎秋季沙龙的泰勒大奖这一殊荣。他的作品是历史与现代的完美结合,既体现了艺术家对多种技艺的掌握,又表现出不墨守成规的特点,用一种内在和含蓄的感染力结合了传统与现代。毫无疑问,这些作品使我们心灵激荡。

—— 万德斯(比利时前驻华大使)

蔡志松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思考痛苦和化解痛苦的方法,他将他的观点融入到作品中,并继续寻找其他表现方式来诠释这一主题。这些观点涉及了一些佛教理论,但蔡志松也小心翼翼地避免像哲学家那样表述自己的观点,而是将侧重点和精力都投入到细致入微的制作过程中,将作品赋予悲悯的情怀,抓住世间固有的苦难。看过他见解深刻且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雕塑作品后,人们都会为之动容,陷入沉思。但这些反应又会让人有种微妙而轻柔的感觉,但人们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打动了自己。在蔡志松技艺精湛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出他对延续中国古代文化的自豪与敏感。他的作品也提醒我们不要忘记那些将过去和现在所有人和事物紧紧维系在一起的普遍规律。

—— 贾德·富兰克林(美国著名批评家)

尽管这些雕塑的特征古朴,却代表了新时代的宁静,同时表现的却是一种诚挚、敬畏、受难的基调。他的作品有跨越文化的吸引力。

—— 杰森·爱德华·考曼夫(美国著名批评家)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