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厚积薄发”天成当代艺术机构五周年华诞暨收藏大展

  • 展览海报
  • 《春天来了》 郭燕 1219x1524mm 2013年 布面油画
  • 《春天里的菩提树》 郭燕 152x122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捆绑之躯》 郭燕 91x122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风景2号》 郭燕 160x20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 《浮34号》 郭燕 110x14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 《浮50号》 郭燕 200x16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 《绿野3号》 郭燕 150x10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 《迷城之八》 郭燕 直径120cm 2012年 布面油画
  • 《菩提系列30号》 郭燕 200x300cm 2009年 布面油画
  • 《菩提系列78号》 郭燕 110x15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 《菩提系列83号》 郭燕 160x20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 《亿光年1》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4》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5》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6》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7》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8》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9》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0》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1》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2》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3》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4》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5》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6》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7》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8》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19》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0》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1》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2》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3》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4》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5》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6》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7》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8》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29》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0》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1》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2》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3》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亿光年34》 廉学洺 直径26cm 2018年 木板丙烯
  • 远方-1 廉学洺 1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翠1》 廉学洺 100x1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翠2》 廉学洺 100x1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翠3》 廉学洺 100x1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淡红》 廉学洺 50x15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呐喊No.1》 廉学洺 210x160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呐喊No.2》 廉学洺 210x160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秋来》 廉学洺 100x2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光年》 廉学洺 100x150cm 2019年 布面丙烯
  • 《墙外》 廉学洺 100x2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三棵树》 廉学洺 6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喜狮-6》 廉学洺 80x55cm 2013年 纸本丙烯
  • 《喜狮-29》 廉学洺 80x55cm 2013年 纸本丙烯
  • 《远方-2》 廉学洺 1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枝-梅花乍放》 廉学洺 110x14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枝-天眼》 廉学洺 100x150cm 2015年 布面丙烯
  • 《枝-辛夷花开》 廉学洺 100x10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枝-一朵云》 廉学洺 100x10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繁花似锦3》 廉学洺 200x200cm 2009年 布面油画
  • 《芙蓉No.2》 廉学洺 150x150cm 2011年 布面油画
  • 《欲餐-6》 廉学洺 210x300cm 2007年 布面油画
  • 《枝-七彩天空》 廉学洺 100x15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白光(The Light) 邱光平 160x120cm 2005年 布面油画
  • 白马 邱光平 180x80cm 2005年 布面油画
  • 救赎的马车 邱光平 280x400cm 2009年 布面油画
  • 空谷·对望 邱光平 100x20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目击现场(第三联) 邱光平 242x242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目击现场(第四联) 邱光平 242x242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目击现场(第五联) 邱光平 242x242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玉树花开 邱光平 160x200cm 2010年 布面油画
  • 《军用水壶》 徐丹 52x37.5cm 2011年 纸本色粉
  • 《美孚灯》 徐丹 52x37.5cm 2010年 纸本色粉
  • 《暖》 徐丹 80x70cm 2001年 布上油画
  • 《搪瓷杯1》 徐丹 52x37.5cm 2011年 纸本色粉
  • 《锡壶油灯》 徐丹 52x37.5cm 2010年 纸本色粉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梦蝶16》 杨丙亮 140x16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木板综合之象》 杨丙亮 160x122cm 2019年 木板
  • 《双鱼戏园》 杨丙亮 8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无题》 杨丙亮 45x60cm 2018年 木板综合材料
  • 《向达利致敬——象32》 杨丙亮 160x14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象26》 杨丙亮 2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象27》 杨丙亮 2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象三联》 杨丙亮 120x42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等待》 杨丙亮 100x100cm 2015年 布面丙烯
  • 《欢舞No.3》 杨丙亮 100x1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欢舞No.21》 杨丙亮 80x12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乐园-迷城》 杨丙亮 40x20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乐园-寻》 杨丙亮 40x20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午后》 杨丙亮 100x100cm 2015年 布面丙烯
  • 《鸳缘No.9》 杨丙亮 50x12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9-12-28 - 2020-01-12
开幕时间:
2019-12-28 16: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文轩美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世纪城路新国际会展中心208-1-1
策 展 人:
陈默
主办单位:
天成当代艺术机构 文轩美术馆
展览备注:
出品人:张婧 蔡家骏
五周年华诞慈善晚宴 2019.12.28 18:00

展览介绍

承前启后耕耘 大道浑然天成——“厚积薄发”:天成当代艺术机构五周年华诞暨收藏大展

Linking the Past and Future with Dedication and Commitment

——"Profoundness for A Flourishing Future": Celebration of the 5th Anniversary of Tiancheng Contemporary Art Institute & Collection Exhibition

陈默

Chen Mo

艺术图像的生产,作为一种特殊的视觉产品运作方式,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社会生活中不可忽视的文化力量。“艺术生产”理论及思想的发端,源于马克思的重要学说。马克思在其早期的哲学著作《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中提出“异化劳动”概念:“宗教、家庭、国家、法律、道德、科学、艺术等等,都不过是生产的一些特殊方式,并且受生产的普遍规律支配。”他从哲学的高度,阐释了艺术生产的工作原理和精神价值,是被异化的劳动产品提升的生命内核,向多元社会彰显存在和复归的一种方式。生活在当下的芸芸众生,在岁月的磨砺中,在每日的劳作与思考中,在艺术的微风拂煦中,不断修复和完善自我,孜孜不倦,渐入佳境。

The production of artistic images, as a special way of operating visual products, has been since the past and shall remain in the future as an undeniable cultural force in our social life. The theories and ideologies regarding "art production" initially derived from the important works of Karl Marx, who proposed the concept, "alienated labor", in his Economic and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of 1844: "Religion, family, state, law, morality, science, art, etc., are only particular modes of production, and fall under its general law". Marx elucidated, philosophically, the working principles and spiritual value of art production - the essence of life enhanced through the products of alienated labor and a way to demonstrate existence and reversion to the diverse society. All the people living at the present are seeking restoration and self-improvement through their endless efforts in the hardships of life, the daily laboring and thinking and the gentle touch of art and have been gradually progressing towards a better version of themselves.

天成当代艺术机构,以一种文化企业特有的直觉和理念,以及对艺术的热爱与责任担当,尽心尽力地投入到当代艺术的推广与收藏工作中。五年来,他们推出的系列当代艺术经典个案与配套的大型展览,同时启动系统性收藏,从成都出发,将影响力远播至广州、武汉、西安、山东等地,以及海外的巴黎、维也纳等世界文化名城,引起业内高度关注。而事实上,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选择了艺术及其收藏,实际就是选择了一种高品位的生活方式,他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文化价值走向,迸发生命活力,并不断催生新的发现和创造。同时,艺术收藏对于文化的积累和有序传承有着重要的意义。是故,为了不忘过去,我们收藏历史;为了尊重当下,我们收藏文化;为了生活品质,我们收藏艺术;为了精神纯粹,我们收藏信仰。有了虔诚的作为,便会迎来善良的福祉。有了良好的开端,便会生发努力的践行。

Tiancheng Contemporary Art Institute has been committed to the promotion and collection of contemporary art with its unique intuition and concept and its passion and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towards art. In the past five years, series of solo and large exhibitions have been hosted in parallel with systematic collection of art works. Rooted in Chengdu, Tiancheng has also aroused much attention from the art community and expanded its influence to other places such as Guangzhou, Wuhan, Xi'an and Shandong in China, and even to the world-renowned cities with rich cultural heritage like Paris and Vienna. In fact, the choice of any individual or institute to embark on the journey of art and artistic collection is indeed a choice to lead a classy lifestyle, which would subtly guide the direction of cultural values, inject dynamism into people's life and catalyze new discoveries and new creations. At the same time, art collection also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in cultural accumulation and inheritance. Thus, to remember the past, we collect history; to respect the present, we collect culture; to improve quality of life, we collect art; and to pursue spiritual pureness, we collect religions. Such heartful deeds shall be rewarded with kindness and blessing. A good start shall be followed by more dedicated practice.

在今天,人们对当代艺术的认识不断提高,对艺术带来的市场和投资效应有了足够的重视,资本的力量在铺垫市场热土,催生着艺术财富的裂变效应,也为这个时代留存有价值的文化记忆。从这个意义上讲,天成当代艺术机构可谓有备而来,是有谋略和智慧的弄潮儿。所谓“厚积薄发”,便是他们承前启后努力耕耘的集大成之结果。我们面临的可能是最好的时代,我们遭遇的也可能是最艰难的时代。在莺歌燕舞的盛世喧嚣中,在醉眼迷离恍兮惚兮的世态里,浑浑噩噩混世不难,活出品质优雅却实属不易。天成当代艺术机构,能够处乱不惊,能够坦然应对世间嘈杂,按照既定目标奋力前行,收获丰满,令人感动。他们清醒地认识到,在今天,艺术之于人们的社会生活,仍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和价值,其影响几乎无处不在。因此,只要艺术存在,艺术机构就会存在,辛勤劳做也必不可少。只有努力和有所作为的“厚积”,才能获得充实而畅快的“薄发”。

Nowadays, people's increasing awareness of contemporary art has brought enough attention to the market of art and its investment potentials. The force of capital has also paved the way for the prosperous growth of the market and accelerated the fission of the artistic treasure, leaving the era with the valuable cultural footprints. In this sense, Tiancheng, the smart, resourceful tastemaker, has been long preparing itself for this moment. "Profoundness for a Flourishing Future" is the epitome of Tiancheng's achievements in the past years to celebrate the past and welcoming the future. This might be the best of times and, also, the most challenging of times. It is not difficult to live an insensitive and unconscious life in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the heyday filled with absent-mindedness and confusion, but it is challenging to lead a life of elegance and classy taste. Therefore, we are deeply touched to witness the achievements of Tiancheng who has been holding fast to its commitment against the chaos and staying true to its original mission. They know that art still takes up a significant part in people's social life and has its unique value and ubiquitous influence. As long as art would not perish, the existence of art institutes would be indispensable and worthy of all the efforts and hard work. That is why only the "profoundness" achieved through concrete efforts could give birth to a "flourishing future" that is fulfilled and well deserved.

2019年11月于成都桐梓林

November 2019

Tongzilin, Chengdu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