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纸性的语言”2019南京水墨艺术双年展

  • 展览海报
  • 《炎帝的庭园》 坂口宽敏 直径5m,高度1.5m 2019年 土壤,熟石灰粉
  • 《衍场——炎帝的怒火》 坂口宽敏
  • 《2018……》 王晓辉 136x68cm 2018年
  • 《本墨倒置》 管怀宾 2005年 墨、钢板、镜、木材、报纸、光、等
  • 《大瑜伽》 靳卫红 38x15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落花NO.3》 江衡 206x88cm 2019年 宣纸水墨
  • 《数码朋克》 黄一瀚 144x366cm 2015年 宣纸水墨
  • 《自拍·iphone·NO.2018.01》 蔡广斌 156x200cm 140x180cm 100x180cm 2018年 水墨宣纸、影像
  • 《一千个夜晚》 邓箭今 80x8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澳大利亚之旅》 关伟
  • 《保科封巳》
  • 《冰书蕴湖》 花俊
  • 《布拉格之夏之一》 武艺 2013年
  • 《错愕的红唇之二》 吴湘云 70x47cm 2018年 水墨设色
  • 《大客车》 李孝萱 980x320cm 2013年 纸本水墨
  • 《道法自然》 李津 138x69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大众当代艺术日》 谷文达 装置
  • 《故乡的一个记忆》 张浩 141x137cm 2016年 宣纸水墨
  • 《和光同尘》 钟飚 2019年 水墨 装置方案
  • 《红-迎客松》 魏青吉
  • 《李白的手稿》 145x90cm 2007年 纸本彩墨
  • 邵戈作品
  • 《牧溪之二》 孙晓枫 100x200cm 2019年 综合材料
  • 《投入》 谭雷鸣 240x120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麓缓之一》 王绍強 26x138cm 纸本水墨
  • 《平山读碑图》 王天德 221.5x121cm 2019年 宣纸、墨、火焰、拓片
  • 魏光庆作品
  • 《踏青之四》 张望 35x45cm 2013年 水墨纸本
  • 《书法1-正奇》 赵绪成 48x75cm 2016年 宣纸
  • 《2019.11.23》 方力钧 79x62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thomas-rose
  • 《Wandering Beyond 逍遥游》 王冬龄 565x300cm 2016年
  • 杨志麟作品
  • 《向莫兰迪致敬之1》 张卫 44x65cm 2014年 纸本水墨
  • 《新瑞鹤图A》 南溪 125x177cm 2018年 水墨纸本
  • 张羽作品
  • 《弯曲的风景之十六》 张正民 234x135cm 2019年 纸本水墨
  • 《十亿分之一克》 章燕紫 178x49cm 2019年 纸本水墨设色
  • 《185470-472》 周京新 52x229cm
  • 朱建忠作品
  • 《资本论3》 杨熹发 32x45cm 2013年 生宣水墨
展览时间:
2019-12-27 - 2020-02-20
开幕时间:
2019-12-27 15:00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览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南京仙林文苑路一号
策 展 人:
刘旭光
学术主持:
李小山 薛墨
主办单位:
南京师范大学
协办单位: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中国当代水墨年鉴
展览备注:
展览总监:刘赦
总策展:张正民
特邀批评家:王林 吴洪亮
展览组织:罗嘉 张可若 宋扬
策展助理:李路
项目统筹:黄燕
展览单元:
第一单元:墨白与叙事
第二单元:墨质与形质
第三单元:实验与重构

展览介绍

我们在这里并不是想强调四大发明中纸的伟大性及在历史中发挥的作用,因为那已是广为人知的道理,本展是阐释纸性中艺术的存在及其它的可能性。同时不排除从“纸”的概念中带给我们思考深层的文化含义。今天纸的议题在当代艺术宏观的历史和人文中,总在陷入无情的时尚中心论与浮燥模仿不求严肃自律,在当代艺术明目下进入到商业炒作战争之中,我们为了艺术的权力又一次站在流行与时尚、商业与“权威”的对立面,我们认为黯然失色确是被笼罩在西方样式的阴影下的它们。

我们应该认识到“纸性”“纸质”的可塑性,重新关注纸的问题;纸做为艺术语言系统的规则方式,纸性的空间即多维空间,其中的层次、结构、空间的概念,也是纸性的空间,将纸做为一种艺术语言表达中在纸上、空间装置、行为观念等艺术形式中得到充分体现,我们试图从根本上重新清楚的认识纸性的能量,发现纸性的空间在多元的关系中带来新方法,纸性的语境中重构纸的多维空间方式并且呈现一种未来的可能。“纸”在当代艺术中,总是由于忽略了它的实验精神和它还没有产生一种所谓的定式而被边缘化,但谁也没有权力排除它存在的理由,相反很多所谓的热心者,虚伪的言词中为文明的伟大敷衍或吹虚,实质上冷漠和疏远新的艺术和它的本体问题。

本展在纸的艺术议题中从纸性、纸的空间、纸的语言提出问题;一、纸本纸上的表达,绘画的方式中利用其特质对画法与表达的诉求;二、利用纸性、纸质在话语方式中质換与空间对话;三、纸作为当代艺术中的语言独立存在。纸在当代艺术中从图像、空间、行为等手段给我们带来更为深入的思考,纸作为传媒最早的方式之一,当下数字技术从全球当代艺术中的图像问题中,尤其数字时代下当代的虚伪图像样式与艺术的资本化问题明显地陷入尴尬的境地。如何从中步入像8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那样鲜明而自由,突破封闭开辟最大限度的空间,提出新的模式,也许能打破今天的僵局将审美的审视角回归到我们的原点,纸性的语言问题拿出来讨论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刘旭光

水墨·水墨

有关水墨画的话题已成老生常谈。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围绕这个话题做文章,想必其中是藏有深意的。许多年前,水墨画的称谓尚未流行。我写过一篇《从中国画到水墨》的文章,专门谈了水墨画的传承性和当下性。大家知道,水墨画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本土艺术,源远流长,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去。时至今日,水墨画的窘境却日益显示,究其原因而言,并不十分复杂。

一,水墨画的创作和展示热闹非凡,超过任何以往的历史时期;但是,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评论者,都有些露怯,缺乏完全的自信和胆魄。二,基于当下的全球化潮流,任何地域文化(艺术)或多或少被裹挟到里面,产生出交锋、碰撞又共存的奇特画面。三,许多人从来不满足水墨画家这一定位,他们盼望冲破边界,与所谓的当代艺术融合,成为艺术中的“先进”生产力。所以,我们常常看到,传统水墨的精妙、深入和完美越来越稀薄,而当代艺术里的天马行空、恣意自由又遥不可及,窘境自然无法避免。

我想指出,艺术创作中的一切犹豫不决都是对创作的严重伤害。问题在于,艺术生态本身处在动荡、混乱和模糊状态,所有的规则、标准变得如此不确定,创作者的犹豫不决则可能变成犬儒或无奈。我和不少水墨画家谈过这类问题,他们的立足点各不相同,前提几乎是一致的。无疑,画家从来不生活在真空中,水墨画家在当下的状态可说是一种宿命。话说回来,压力、紧张和焦虑有时候未必只是负面干扰,如果水墨创作是一条可见的笔直的路,水墨画家的成色就经不起检验,经不起检验的东西是无足轻重的。

因此,我并不乐意接受宿命观念。很多时候,我宁愿相信事在人为,相信偶然因素,相信改变现状的各种合力。正如南京师范大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2019南京水墨艺术双年展”所表达的,通过媒材的特性演示,或许能够戳穿茧壳,至少,作为思考的条件之一,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尝试。创作者皆懂得,所谓创作,即是永不停步,一切美丽、炫目的风景都在行进的路途中展现。

在此,我要特别强调,一个优秀的创作家就像一棵参天大树,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其成长。就如我们常常听到由于商业化,由于各种环境因素掣肘,使得一些有才华有前途的人滑落了。滑落的人注定要滑落,只有与时间共在的人才叫胜利——因为,真正的胜利是时间的胜利。

祝愿本次展览圆满成功。

李小山 2019.11.22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