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城墙之外”2019西安美术馆开馆十周年特别邀请展-西安美术馆十周年文献展

  • 展览海报
  • 《1999.2.1》 方力钧 486x732cm 2009年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3》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4》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5》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6》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7》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8》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9》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0》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1》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2》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3》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4》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5》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6》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7》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8》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19》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0》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1》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2》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3》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4》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5》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6》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7》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带阁楼的房子 The Veranda-28》 何多苓 1986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绿狗》 周春芽 200x150cm 2000年
  • 《桃花红人》 周春芽 150x120cm 2006年
  • 《B-x025Y018》 顾长卫 110x274cm
  • 《犹滴的新仆人》 庞茂琨 160x20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子夜 Midnight》 庞茂琨 150x100cm、150x160cm、150x10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 《十示2018-2》 丁乙 366x200cm 2018年 椴木板上综合媒介
  • 《新山水——与弘仁对话》 薛松 150x300cm 2015年
  • 《B2-14》 范勃 114x200cm 2017年
  • 《B2-23》 范勃 114x200cm 2017年
  • 《无谱之竹——参云》 方少华 360x100cm 2011年
  • 《无谱之竹——高节》 方少华 360x100cm 2011年
  • 《动物与人NO05》 俸正杰 210x210cm 2016年
  • 《动物与人NO08》 俸正杰 210x210cm 2016年
  • 《波2018》 郭伟 110x80cm
  • 《托2017》 郭伟 110x80cm
  • 《restart》 缪晓春 14'22'' 2010年 视频截图
  • 《restart》 缪晓春 14'22'' 2010年 视频截图
  • 《restart》 缪晓春 14'22'' 2010年 视频截图
  • 《restart》 缪晓春 14'22'' 2010年 视频截图
  • 《restart》 缪晓春 14'22'' 2010年 视频截图
  • 《秋风掠过荒原》 艾轩 130x130cm 2010年
  • 《你是我的朋友》 闫平 160x90cm 2004年
  • 《红颜热血》 闫平 160x140cm 2009年
  • 《江湖·遇》 忻东旺 180x130cm 2008年
  • 《汤姆和他的朋友》 忻东旺 187.5x137cm 2009年
  • 《钻石梯-装置》 杨千 120x100x240cm 2018年 人造钻石、木梯、镜面不锈钢及综合材料
  • 《阿芙罗狄蒂》 郭晋 2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吕蒙》 郭晋 20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野草二》 俸正泉 145x110cm 2017年
  • 《野草一》 俸正泉 145x110cm 2017年
  • 《生命处方》 邢丹文 12’30“ 2019年 短片,高清,立体声
  • 《栖息地》 邱光平 280x140cm 2019年 布面油画
  • 《让我们一起快乐的玩耍》 王艺 174x24cm 玻璃钢烤漆
  • 《红墙-TIME》 魏光庆 158x288cm 2010年
  • 《抽象e103》 王易罡 160x105cm 布面油画
  • 《抽象e104》 王易罡 160x105cm 布面油画
  • 《有山水的老屋》 翁云鹏 220x230cm 2014年
  • 《娱乐广场》 贺丹 200x600cm 布面油画
  • 《新郎》 胡武功 1985年
  • 《练步》 胡武功 1999年
  • 《爬城墙的孩子》 胡武功 1997年
  • 《故都》系列-带娃娃的男子 潘科 1986年
  • 《故都》系列-郊区看热闹的老百姓 潘科 1990年
  • 《故都》系列-某企业的气功爱好者,时值全国气功热 潘科 1987年
  • 《故都》系列-少先队联谊交警活动中,队员们在西华门学习执勤。 潘科 1987年
  • 《一九一八的民国大先生》 杨锋 70x71cm 2018年
  • 《走麦城》 杨锋 96x90cm 2019年 黑白木刻
  • 《醉月人》 杨锋 45x56cm 2018年 石板
  • 《峪经》 武小川 08'03'' 2015-2018年 视频截图
  • 《既生霸》 侯拙吾 106x106cmx6 综合材料
  • 《作品一实拍效果1》 侯拙吾
  • 《作品一实拍效果2》 侯拙吾
  • 《春暖花开》 何军 200x150cm 2014年
  • 《闻香》 何军 200x150cm 2014年
  • 《千秋·瞩》 郭志刚 367x145cm 2017年 水墨
  • 《读·后窗》 孙蛮 146x114cm 布面油画
  • 《夏后》 孙蛮 146x114cm 布面油画
  • 《山水国度之一》 邵泳 178x240cm(三张六尺皮纸组合) 2019年 水墨纸本设色
  •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NO.16》 王风华 120x230cm
  •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NO.17》 王风华 120x230cm
展览时间:
2019-12-29 - 2020-03-28
展览城市:
陕西 - 西安
展览机构:
西安美术馆
展览地址:
中国-西安曲江新区大唐不夜城一区
策 展 人:
杨超 刘淳
主办单位:
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 西安美术馆
承办单位:
西安美术馆
参展人员:
方力钧,何多苓,周春芽,顾长卫,庞茂琨,丁乙,薛松,范勃,方少华,俸正杰,郭伟,缪晓春,艾轩,闫平,忻东旺,杨千,郭晋,俸正泉,邢丹文,王艺,魏光庆,王易罡,翁云鹏,贺丹,胡武功,潘科,杨锋,武小川,侯拙吾,何军,郭志刚,孙蛮,邵泳,王风华
展览备注:
总策划:杨超
策展助理:白茜 郑璐

展览介绍

穿越城墙 拥抱未来

刘淳

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即将成为过去,在它的历史叙事中,将是一个被人们反复谈论和不断回忆的年代。对西安美术馆来说,它的重要性在于,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在西部的开启和标志,于是,伟大的象征意义深植于这片古老而厚重的土地之中。我们讨论并怀念它,也意味着体验共同的民族情感与幻想、内心需求与精神向往。它是人们走进新世纪的激情奔涌的源头,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激情岁月。

艺术作为一个新世纪的表意形式,有效并准确地表达了这一时段一个民族的精神形态和主流意识形态的意图。以传统的英雄情怀和启蒙话语直接参与了动员民众,创造未来并共同走向彼岸的意志。尤其是历史记忆与现实处境的差别,必然会使人们产生不同的精神需求。事实上,许多优秀的作品既表达了对人的生存现状的关注,同时又维护了最基本的价值目标的承诺。这10年,对西安美术馆来说,意义非凡,意味深长。

2009年9月,西安美术馆在明媚的阳光下诞生了,这是一个好兆头。毕竟,我们已经听到了一个时代潮水涌动的声音,我们仿佛看到了穿越古老城墙那坚定的步伐,以及知识引领潮流的壮阔举动。这座刚刚诞生的美术馆,紧紧跟随中国当代艺术坚定的脚步,至今没有停止过。10年之后我们发现,艺术不但是社会良知的一盏明灯,也是社会病变的显微镜。为了这个目的,它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曾几何时,美术馆就是时代的见证,也是人间真情的映照。于是,在思想解放和一带一路、共建人类文化共同体的进程中,以勇敢而机智的姿态追求并创造,张开双臂拥抱艺术的开放与多元时代,以谦逊的姿态和显著的业绩成为新世纪第二个10年里中国当代艺术的先行者,也是崇高目标的勇敢探索和实践者。

10年,对西安美术馆来说,不仅是一个纪念,而是一次告别,或者是一个庄严的迎接。因为,很多只能在那个时代发生的事情都已经随着时代的转变而成为往事,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和由记忆带来的彻悟。西安美术馆在过去10年的风风雨雨中,始终没有辜负开馆之初的勇气和意愿;10年之后,他们将艺术的希望留给了永远值得纪念的时代。他们曾经有过痛苦,有过欢乐,但是,在痛苦的反思与狂欢的仪式之后,我们在这里看到了艺术的曙光和时代的召唤——我们不能不为这伟大的觉醒而自豪、而欢乐。

10年前,西安美术馆在汹涌澎湃的时代大潮中起航,随后竟是一片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壮阔景象。一拨又一拨的员工辛勤工作——那是一种不懈的努力和艰辛的耕耘。在杨超馆长的带领下,将一个又一个饱含时代精神与理性思考的展览,从美术馆传向社会。甚至,它的触角延伸到社会生活的许多层面和许多角落,在健康的人文语境中,营造了一片开阔的艺术田园。

今天,西安美术馆整整10周岁。10年间,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艺术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伴随思潮的涌动,艺术承载了许多艺术以外的功能,许多作品获得了与艺术并不相称的社会影响力。今天的艺术,边界模糊,很难再用“好”与“不好”,“美”与“不美”来界定它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对社会现实的批判以及追求真与善的浪漫情怀永远是人类的灵魂。

在西安美术馆开馆10周年之际,举办这次“城墙之外:2019西安美术馆开馆10周年特别邀请展”,邀请了34位艺术家,他们有西安本土和西安之外的当代艺术家,往昔都与西安美术馆有过真诚的合作。其中一些人,伴随中国的改革开放成长,如今已经蜚声海内外艺坛;还有一些人,他们正是从这里出发而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产生影响。10年的时间不算长,但西安美术馆正在成为一个大树,曾经在树下的那些草木,不再娇嫩,不再脆弱,他们经历了风雨,正在迅速成长并壮大。

西安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在今天共筑一带一路,探寻商贸新航道思想和精神指引下,中国正在开启一个新的征程并走向新的未来。一部视觉艺术史,同样是历史的见证——它以视觉的方式表达并呈现了中国的快速发展与深刻变革。

10年前,西安美术馆以开放、多元和包容的姿态横空出世,支持各种积极的艺术探求,继承与借鉴,探索与创新,国内与国际等,不仅带动了本土艺术从传统走向当代的发展,也成为中国西部展示当代艺术的重要窗口。重要的是,在海内外获得广泛赞誉。

10年后,西安美术馆依然遵守当初的原则,为此做出的承诺不会改变。但愿它像身边那条汹涌澎湃的黄河一样,不甘受阻,不肯回头,以顽强的毅力穿越城墙,冲破重重障碍,继续寻找自己前进的道路。

2019年12月4日初稿于上海

2019年12月8日修改于广州

点亮智慧的心灯

十年前的9月28日,西安美术馆在众人的企盼和怀疑中诞生了。十三朝古都,文化之城从此有了自己的美术馆。开馆当日的盛况现在还历历在目,各路“神仙”在祝贺中充满着希望和怀疑,这种怀疑是担心轰轰烈烈的开馆之后从此落于平庸。十年前的西安太需要一个美术馆了。因为美术馆的缺失和文化之城的定位难以匹配,但西安更需要一个真正的、一个为城市具有责任感、能够建构城市艺术格局的美术馆。西安在那一刻的前三十年,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国内一流展览,国际展览更是天方夜谭,特别是具有前卫性的、能够代表时代精神的当代艺术展更是一片空白。在这样的的历史时刻,西安美术馆的诞生必然承载了这个城市艺术的希望。企盼和怀疑,既是激励又是压力和挑战。从2009年9月28日开始,西安美术馆开馆团队走向了一条痛苦并快乐着的未来之路。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回忆十年心情难以平静。十年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十年的不被理解和非议,都曾令我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怀疑,但每每在这个时刻,当我想起时任领导的重托,一些真正热爱艺术的朋友和艺术家的鼓励,特别是走进美术馆的千万参观者看到一个高品质的展览,听到一个有深度的研讨会和报告会时那种满足感的表情时,一切的个人痛苦也就烟消云散,这种对一个城市文化艺术的担当始终伴随着我,使我坚强又自信,这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唱高调,这确实是我发自内心的真诚。

曾经有无数的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美术馆?美术馆对你来说有经济效益吗?美术馆有行政级别吗?都没有!这些无数个为什么代表着社会的主流看法。在一个以经济效益来衡量企业成功,以财富多少来衡量个人成功,以行政级别来衡量从政成功的社会里,一个企业拿出自己的真金白银来经营一个社会公共文化场馆难以理解是正常的,正是这样的不理解说明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的文化艺术奉献者,需要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参与到社会公共文化建设中来。只有大家共同的努力和参与,才能改变一个城市的文化生态,才能使西安这座十三朝古都完成从文化大市到文化强市的转型。十年过去了,十年的道路尽管不够平坦,但这十年西安美术馆的团队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十年,我们经历了无数个震撼心灵的往事,使我们更加坚定美术馆的发展理念,未来西安美术馆的同仁将和所有热爱艺术的朋友们一起高举“开放·包容·创新”的长安精神旗帜,共同开创西安美术馆的新纪元。

美术馆是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是城市的艺术殿堂。美术馆在西方已有近600年的历史,在中国历史极其短暂,中国美术馆真正的发展高峰也是近二十年的事情。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工作关系有大量的时间游历欧美,城市中遍地的美术馆、博物馆令人震撼,更令人思考,美术馆对城市的意义让我大开眼界,中国美术馆的贫乏与落后更是让身为城市策划者的自己重新认识了美术馆对城市公共空间塑造的重要意义,从此有了打造和经营美术馆的梦想,感谢曲江新区管委会给予我将梦想变成现实的机会。十年前,在大家的祝贺和怀疑声中,我和西安美术馆团队,在没有任何经验的前提下共同担负起了打造城市公共艺术空间的历史责任,并根据西安的艺术现实,遵循艺术发展的规律,制定了“立足传统,构建当代”的办馆宗旨,经过十年的探索与实践,成功的找到了美术馆的基因密码。

十年来,西安美术馆形成适合自身发展的管理体系,人才培养体系,学术体系,收藏体系和研究体系。人才是美术馆发展的基本元素,在保障自身发展的前提下,西安美术馆培养的专业人才遍布西安大大小小的艺术空间,西安美术馆成为专业人才的黄埔军校;学术方向是美术馆的命脉,西安美术馆立足传统,构建当代,使西安的艺术生态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当代艺术在以传统艺术占统治地位的古城西安生根开花结果,并形成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并举的时代;学术研究是美术馆的灵魂,西安美术馆立足西安,以对西安艺术研究为主要对象,通过对延安鲁艺、长安画派、后长安画派、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系统性文献整理和研究,建立西安美术馆独特的艺术研究方向。

十年来,在西安美术馆的努力下,西安的当代艺术群体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版图的重要拼图,假以时日,西安当代艺术必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一极。

十年来,西安美术馆“立足传统,但不复制传统”的理念在西安取得丰硕成果,当代水墨艺术群体强势崛起,在从传统水墨向当代水墨的转换中,打破了传统水墨复古守古的保守格局,代表着西安水墨艺术的未来。

十年来,西安美术馆坚持“推倒美术馆围墙”的城市艺术理念,使艺术走向城市的公共空间,走向社会生活。广场艺术、社区艺术、咖啡馆艺术、书店艺术、少儿艺术在西安已成为艺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年来,西安美术馆坚持品牌战略。《城墙之外——西安当代艺术展》已成为西安当代艺术的盛会,成为陕西本土艺术家呈现自己的平台,是国际艺术家和中国艺术家交流的平台,也是西安青年当代艺术家的孵化器,更是西安市民了解当代艺术的窗口。一个城市的文化强弱主要体现其当代文化的建构,《城墙之外》提倡的当代精神,是西安从文化大市到文化强市转换的先锋。

十年来,西安美术馆站在“一带一路”的东方起点,以国际艺术交流为支点,请进来,走出去,先后和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国家进行当代艺术的交流。特别是《城墙之外——西安当代艺术展》走进意大利弗洛伦萨,开创了以一个城市为单元走出国门举办当代艺术展的先河。

回望十年,西安美术馆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是历史给予我们的机遇,也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四十年,也是文化建构的四十年,经济发展需要持续,文化建构任重道远。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经济的共同体,也是文化的共同体。西安美术馆将继续站在历史前沿,努力完成一个城市公共文化空间的历史责任。

西安美术馆首先是西安的美术馆,也是西安这座城市的主导性的艺术空间,肩负着城市艺术发展的格局和方向,其艺术高度也代表着这个城市的艺术品味。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城市高速发展的四十年,其速度之快在几千年人类城市发展史上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但由于发展速度太快,思考的空间和时间大大压缩,造成了中国城市同质化的必然结果。未来的城市发展方向是每个城市要建立有别于其他城市的文化系统和视觉系统。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城市,而艺术介入城市公共空间是文化的终极表现,世界城市发展的每一次更新都是文化的更新,而艺术是文化更新的先锋。美术馆作为一个城市的公共文化载体,对艺术介入城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西安美术馆在未来的发展中,总结十年的经验,在原有格局的基础上,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美术馆发展理念,那就是以美术馆为支点,全面介入城市的公共空间和生活空间的打造,以艺术推动城市艺术创意产业的发展,建立艺术创意产业体系。在原有艺术展览进入城市公共空间的基础上,发挥艺术视觉审美功能和延伸功能,实现美术馆从公益空间到城市艺术产业空间的延伸,实现美术馆作用于城市的理想。

西安美术馆也是中国的美术馆,是中国艺术版图上的一个支点。经过十年的探索和发展,西安美术馆也在寻找自己的国际艺术坐标,那就是以国际化的艺术视野,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建构中,以“一带一路”的东方起点为平台,集中国当代艺术之精华,肩负起国际艺术交流对话的历史责任。1000多年前的大唐长安,以“开放·包容·创新”的大唐精神创造了世界文明的制高点,塑造了中华民族强大的文化基因,成为东方文化艺术的代表,与罗马文明和阿拉伯文明形成东西呼应之势。此时的长安是世界艺术的大都会,东西方艺术在此汇聚、交流、演变、相互影响并各自创新发展。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西安古城文化复兴的今天,西安不应只是传统艺术的继承者,更不应该是艺术保守的代言人。今天的西安应该唤醒“创新·开放·包容”的长安精神,点亮沉睡了1000多年的智慧心灯,站在民族文化复兴的前沿,以艺术为突破口,更新塑造世界艺术的大都会形象,代表中国和世界进行思想和艺术的对话,开创一个艺术的新时代,创造新的艺术文化之都。

十年过去了,对于西安美术馆来讲一切才刚刚开启。我们不应将西安美术馆理解为一个物理性的空间,也不仅仅是一个展览和审美的空间,西安美术馆应该是一个思想的启蒙者,艺术高度的建构者,艺术方向的引领者,文化生态的耕耘者,智慧心灯的点亮者。

在十年的发展中,西安美术馆得到了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特别是艺术界朋友的关心厚爱,取得了一些成绩。在未来的发展中,西安美术馆将以大家的支持为动力,继续为中国艺术的发展,为西安建构文化艺术之都作出新贡献。

感谢艺术!感谢美术馆!感谢城市!感谢各级领导的关怀!感谢曲江管委会的文化责任!感谢各位朋友十年的大力支持!

我爱艺术,我爱这座城市,我更爱西安美术馆。

西安美术馆 馆长:杨超

2019年12月13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方力钧

方力钧

进入艺术家官网

何多苓

何多苓

进入艺术家官网

周春芽

周春芽

进入艺术家官网

顾长卫

顾长卫

进入艺术家官网

庞茂琨

庞茂琨

进入艺术家官网

丁乙

丁乙

进入艺术家官网

相关文章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