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一出好戏”陈沙梨、花花、林洁、林晓红作品联展

  • 展览海报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陈沙梨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花花作品
  • 林洁作品
  • 林洁作品
  • 林洁作品
  • 林洁作品
  • 林洁作品
  • 《山漆系列1》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2》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3》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4》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5》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6》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7》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8》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9》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10》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11》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山漆系列12》 林晓红 16×24cm 材料、大漆
  • 《冬至》 林晓红 30×200cm 材料、大漆
  • 《霜降》 林晓红 30×200cm 材料、大漆
  • 林晓红作品
  • 林晓红作品
  • 林晓红作品
  • 林晓红作品
  • 林晓红作品
  • 林晓红作品
展览时间:
2019-12-29 - 2020-01-07
展览城市:
福建 - 福州
展览机构:
圆美术馆
展览地址:
福州市仓山区建新镇金岩路56号1栋3层
策 展 人:
林宸胄
学术主持:
陈宗光
参展人员:
林晓红,林洁,花花,陈沙梨
展览备注:
出品人:许雁辉
平面设计:王福安

展览介绍

园美术馆将于2019年12月29日呈现四位年轻女艺术家(林晓红、林洁、陈沙梨、花花)的联展《一出好戏》,本展览也是园美术馆即将迎来开馆一周年的跨年大展。四位参展艺术家的创作涉及油画、水墨、版画拓印、大漆等媒介和形态,相互之间的面貌差异较大,但各自的作品中又都贯穿着女性的敏感细腻、专注入微和恬静雅致,不同形态的作品均传递出充沛丰富的情感,倾注并洋溢着绵延丰厚的生命力,构成一道别样的景观。

展览将美术馆的建筑空间转化为一个整体剧场,主展厅较为规整的白盒子空间被分割为细碎而不规则的局部空间,而和主展厅相连的工作室空间也被纳入到整体剧场中,工作室空间生产作品但不参与展示,作为镜像存在而与观众产生精神上的通联暗示。四位面貌各异又极具个性的女性在整体剧场中通过各自的作品发声,光影和声音将局部空间里的不同气息和情感指向的作品联结成一个奇妙而幽微的剧场。

四个女人一台戏,在相对传统的叙事方式里,女性的情感和际遇被视为尤其富于戏剧性的叙事材料,女性叙事往往与欲望、矛盾和冲突有关,这种视角本身就是耐人寻味的。展览以剧场概念对应女性艺术,有选择地回避了过于“传奇”的叙事性部分,而综合了更多直观体验的现场观感部分。在由作品和现场环境共同构成的剧场里,那种关于女性的传奇性叙事被更为多元和丰富的剧场体验所替代,“观看”不只是期待从一部现代都市女性情感剧中得到满足,而是一次不可预期、充满可能的冒险。


展览前言

一出好戏

画室连着展厅,展厅旁边就是画室,展厅门里有条走廊,画室门外是条走廊。晓红走路很轻,没见过她穿高跟鞋的样子,也还好,她本就很轻。晓红的隔壁是沙梨,只要避开那些频率比较集中的脚步声,晓红就能拐过走廊,走进沙梨的房间。沙梨的房间里有各种房子的画,很多栋房子互相靠在一起,每一栋房子里有很多的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只有一堵墙距离的拐角。这么一点地方,每天虽然响起各种脚步,但是却偶尔只有几步能踩到里头,速度和频率无关,吵吵闹闹的十有八九是过客,但是黑暗中却有可能坐着安安静静的土豪。晓红穿过拐角,看到里面安静地坐着林洁,林洁一句话也没有,晓红一句话也不敢说,林洁的额头发光,好像有一股东西在她脑门上转悠似的,晓红有点发毛,所以不说话。林洁的房间在有阳光的时候总看得见光随着颗粒飘动,笔刷划过布和纸的声音沙沙作响,把光震得掉了一地,而这时候,没有阳光。晓红还是转身回去,门口那个拐角不合时宜地保持沉默,沙梨不在,林洁不说话,晓红走路很轻,一切都很静。晓红回到自己房间,看见花花站在桌边,轻轻地转动上半身,看桌子上的两只猫,好像两只猫是一个油桶似的。花花的两只猫,一只黑的,一只黄的,黑的叫阿瞒,黄的叫欢喜。阿瞒坐着,尾巴卷起来,欢喜也坐着,尾巴躺下去。晓红心想,一个人怎么会同时看两只猫呢?对啊,一个人怎么同时看两只猫呢?两只猫突然叫了一声,墙角反弹出一股巨大的回声。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