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空置”孙晓枫个展

  • 展览海报
  • 《若缺》 孙晓枫 40x80cm 2019年 纸本综合
  • 《牧溪之诗》 孙晓枫 100x200cm 2019年 纸本综合
  • 《福禄》 孙晓枫 35x35cm 2020年 纸本综合
  • 《福禄》 孙晓枫 35x35cm 2020年 纸本综合
  • 《福禄》 孙晓枫 35x35cm 2020年 纸本综合
  • 《晚请》 孙晓枫 35x35cm 2020年 纸本综合
  • 《玉扣》 孙晓枫 35x35cm 2020年 纸本综合
  • 孙晓枫作品
展览时间:
2020-07-04 - 2020-08-04
展览城市:
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
静山器物
展览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新河浦培正一横路12号
策 展 人:
欧志图
参展人员:
孙晓枫

展览介绍

一切从今年的春天说起。

这是一个被搁置或变相取缔的春节。因为疫情摧毁了过节的合理性。

我留在工作室,成了物资配给员,每天给孩子和父母两头买菜买米。

每天都是爆炸性新闻,不见硝烟,但隐隐觉得敌人步步逼近。在一次阅读中,我读到乔治·巴塔耶说的一句话:“危险,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所面临的永恒状态。”的确,显微镜下的病毒,构成并放大了危险的威胁。这场高度专业化的战役,平凡人不能应战,别人的一个咳嗽或是喷嚏,就是千军万马。“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无奈与懦弱变成了一种具有美学意味的行为。在某个夜里,我疲软的梦里听到阿Q咯咯咯的笑声。

每天,翻开书,盖上!铺开纸,卷上!威胁生命的病毒没有被解决掉的之前,任何阅读与审美都是自我缴械或苟延残喘。尝试着看一部电影,电影同样在此刻变得虚妄,每个情节和台词在不良情绪中支离破碎。最后,看了史蒂文·劳申伯格的《传染病》,这和语境有关——来自2011年的一个预言。电影中每个死亡的镜头加深着恐惧的熵值,正如每天递增的确诊人数,挑衅着你的忍耐度和疑惑感——什么时候结束。

界定疫情的保质期,这不属于我力所能及的范畴。

工作室一如既往地空荡荡,那些藏书和收集来的物件与石头,像是与我无关的存在。我开始寻找无聊的表现形式——翻找旧作和扫地。在落尘的作品打开的一瞬间,意识到所谓的天赋、创作、爱好和拜物,都是健康生活的累赘。那段时间,通过撕裂与焚烧,毁了许多的旧作,平添一种逃亡之感,心下想,如果真的逃亡,有什么值得带在身边的?想起人生的种种因果,顿觉去因去果,便是留白和空置,微尘芥子何来因果的煞有其事,此思日重,自觉舒了一口浊气。

春天总会有雨,有雨的春天总会犯愁,有雨有瘟疫的春天让街道变得死寂与荒芜。大年初二买了几条鱼往家里送过去的时候,我想起一首歌谣“春天在哪里”并记下几句话:“2020年的春天/注定是传说和谣言/声讨春晚/声援春天/没有醒来的人,睡得更沉/错过了/春江水暖鸭先知/错过了/春江花月夜/错过了/抒情和修辞/错过了/春天的语法/错过了一个春天/一辈子变得不完整/沦陷在春天的孩子/过分的冷静与落寞。”

在这个春天我选择了两条道路,一条是虚无主义的终端幻想,亲近抽象并摈弃意义的教条,另一条是让浅薄成为对抗压抑的最好方式。我打开赵趄送给我那瓶1972年的人头马,分几次服下,年代和醇香与身体同在。

空置是生存的本相。抽象的生活如此透明和轻盈。空置是一种浅眠和失觉,是一种失忆和荒芜。在实与虚中辩证,空置是临界,是恻隐,是对经验和观念的双层挣脱,是忏悔与原罪中对可能性的放弃,是无因无果的唯一。

越来越不想照镜子,那会让镜子觉得不爽。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媛)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