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夜晚是骄傲的波浪”赵兵个展

  • 《刺破的幻觉》 赵兵 100x10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错-对》 赵兵 40x6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对-错》 赵兵 40x6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繁花》 赵兵 86x61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拂晓时我仿佛听到一阵喧嚣》 赵兵 80x10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空间是时间的见证者》 赵兵 100x8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那么近那么远》 赵兵 200x300cm 2021年 布面综合材料
  • 《漂浮的存在的》 赵兵 100x8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奇异的湛蓝时刻》 赵兵 90x12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憩》 赵兵 40x3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如幻》 赵兵 160x12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太阳在黎明升起》 赵兵 60x8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通道》 赵兵 100x8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夏至未至》 赵兵 120x90cm 2020年 布面油画
  • 《夜晚是骄傲的波浪》 赵兵 100x8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一次幻象》 赵兵 90x12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 《遗忘是由灰烬构成的》 赵兵 80x60cm 2020年 布面油画
  • 《直视太阳》 赵兵 50x40cm 2021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21-07-17 - 2021-08-09
开幕时间:
2021-07-17 15:00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问象艺术空间(展馆A)
展览地址:
中国南京石头城路69号留创园3栋102
参展人员:
赵兵

展览介绍

在一个梦的水晶里我窥见过

“在一个梦的水晶里我窥见过”这个蔓延着想象的句子选自博尔赫斯的《被应许的天堂与地狱》,我认为这和赵兵的绘画有着微妙的契合。赵兵的作品有种迷幻,透着光感,变幻莫测的感受,而时间、梦幻、死亡、迷宫等虚实结合的事物经常成为博尔赫斯作品的主题内容。

“光”是赵兵作品里很重要的一个主题,观看的时候不自觉的会有一种穿梭时空的感受,每一站都是前所未见,每一处都有新的景象,仿佛在遥远的地方,有着令人惊奇、充满奇迹的事物,充满着游乐园般的单纯快乐。

“我并不虚构小说,我创造事实。” —— 博尔赫斯

事实与虚构之间没什么不同,博尔赫斯大胆的言语收录在他的《时间是根本之谜》。我们的确不能否认现在看不见的事物就是不存在的,也许它只是还没有被发现。

的确是这样,通过想象来描绘的事物,有的时候会成为现实,想象力有时候具有引导的力量,是人类创新的源泉。南朝梁刘勰认为它是“神与物游”“思揍于载”“视通万里”的才能。“观看赵兵的作品,让人恍惚,也让人疑虑,这让我又联想到一个怪问题:苏东坡用手指着的那个月亮,和赵兵看到的月亮还是同一个月亮吗?如果我们的眼睛不可避免地属于‘古典时代’,又该如何与这个即刻的世界发生对话呢?”陈云昭如此描述也是在说眼睛看到的其实很少,更多的是用想象力去观看。

审美想象力是人在审美、创造美时将各种相关形象记忆加以组合以认识对象和创造新形象的能力。赵兵通过记忆和探寻心里的感受,创作出了令人惊异的画面。

赵兵说图像只是开始,他以一个记录者的身份把碎片化的事物或瞬间记录下来,而其实图像只是开始,他必须更像是一位创造者,通过丰富想象力和对现实虚化并重新观看,进而构建出新的画面,新的视觉体验,他在创造。那些瞬间的记忆汇成光,化成影,通过重新寻找,重新认识,在流动的时间中一样,用心去感受并捕捉到心灵和时间的质感,在反复的尝试的过程和等待中形成画面。

赵兵在作品里探讨了人类精神与情感的重要性,在画面的处理上它们不具体是某种具象的事物,色彩和线条模糊的界限表现了艺术家的精神世界,表达了内心深处情感的模样。笔触的细腻变幻,色彩的迷叠交错,自由流动的线条,没有明晰的界限和秩序,像是在描绘一种非常抽象的事物,它样子和构造,这是赵兵的“心灵创作”。他说:“图像对我而言,是一种限制,只是一个开始。限制是必须被排除的,必须被克服的,我必须创造出新的形象。”

波德莱尔说过:“我已经指出回忆是艺术的重要指标,艺术是美的记忆术,而准确的模仿破坏回忆。......尽管宇宙原则是唯一的,自然却不提供任何绝对的东西,甚至也不提供完整的东西。”

正如德·库宁所言,艺术是一种“理解生活”的工具。赵兵无疑给了我们无垠的想象空间,用文字来让人理解赵兵的全部作品是有点困难的,艺术家给我们创造的画面有些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景象,这势必要借助想象力来完成的一场迷幻的冒险。

文/红叶

《夜晚是骄傲的波浪》

拂晓时分,
我伫立在阒无一人的街角,
我熬过了夜晚。
  
夜晚是骄傲的波浪;
深蓝色的、头重脚轻的波浪带着深翻
泥土的种种颜色,
带着不太可能、但称心如意的事物。

夜晚有一种赠与和拒绝、
半舍半留的神秘习惯,
有黑暗半球的欢乐。
夜晚就是那样,我对你说。

那夜的波涛留给了我惯常的零星琐碎:
几个讨厌的聊天朋友、梦中的音乐、
辛辣的灰烬的烟雾。
我饥渴的心用不着的东西。
 
巨浪带来了你。
言语,任何言语,你的笑声;
还有懒洋洋而美得耐看的你。
我们谈着话,而你已忘掉了言语。
  
旭日初升的时候,
我在我的城市里一条阒无一人的街上。
你转过身的侧影,
组成你名字的发音,
你有韵律的笑声:
这些情景都让我久久回味。
我在黎明时细细琢磨,
我失去了它们,我又找到了;
我向几条野狗诉说,
也向黎明寥寥的晨星诉说。

你隐秘而丰富的生活……
我必须设法了解你:
我撇开你留给我的回味,
我要你那隐藏的容颜,
你真正的微笑
——你冷冷的镜子反映的寂寞而嘲弄的微笑。

节选自 博尔赫斯 译/王永年
《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
博尔赫斯说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曼德尔施塔姆写过,我在天堂迷了路——我该怎么办?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