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地球”肯尼·沙尔夫个展

  • 展览海报
  • 《花卉》 肯尼·沙尔夫 76.2x76.2cm 2021年 亚麻布面油画、丙烯、丝网印刷油墨、粉末涂料
  • 《化树》 肯尼·沙尔夫 149.9x127cm 2021年 亚麻布面油画、丙烯、丝网印刷油墨、粉末涂料
  • 《至》 肯尼·沙尔夫 182.9x152.4cm 2021年 亚麻布面油画、丙烯、丝网印刷油墨、粉末涂料
展览时间:
2021-09-03 - 2021-10-09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阿尔敏·莱希画廊
展览地址: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7号

展览介绍

阿尔敏·莱希上海荣幸呈现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中国首次个展「地球」(Earth)。这也是艺术家与画廊的第三次个展合作。

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追寻心中的英雄安迪·沃霍尔,20岁出头的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从洛杉矶搬到了纽约。在纽约,沙尔夫结识了巴斯奎特(Jean-Mi-chelBasquiat)、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将波普艺术带到了街头,将沃霍尔的“汤罐”搬上了舞台,共同掀起了一场新的波普艺术运动。

不同于巴斯奎特和凯斯·哈林的是,沙尔夫的创作虽然也诉诸流行文化和涂鸦的政治,但启发他创作的是儿时记忆中的动画片《摩登原始人》(The FlintstonesSeason,1960)、《杰森一家》(The Jetsons,1962)等。他不仅保留了动画叙事方式,很多时候,画面描绘的亦像是某个动画片的片段或局部。不过在沙尔夫的想象和虚构中,很少有具体的人物出现,占据画面的是各种不同形态的卡通动物、植物和不明物种,它们以拟人的方式构成了一个个自足的狂欢世界。而作为画面的基调,红、黄、蓝、绿、紫等这些鲜艳色彩的明快搭配也赋予其强烈的波普意味和超现实感。

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列奥·施坦伯格(Leo Steinberg)便极富洞见地指出,波普艺术兴起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是艺术的“物化”和“去人性化”,即“油彩不再被当作一种转化(transformation)的媒介;它不止是对人类主题的一种无视,......还有一种缺席的暗示,一种人造环境里的人性的缺失。于是,只有物品——人造物的迹象被遗留下来,在人类的缺席中,这些迹象最终成了物品”'。施坦伯格的论述针对的虽是贾斯伯·约翰斯(Jasper Johns),但实际上到了劳森伯格、沃霍尔这里,“物化”和“去人性化”才得以充分体现。然而,到了沙尔夫这里,他不再诉诸“物化”和“去人性化”;,相反,他所感受到的是普遍的物的人性化,及其带给人类乃至整个地球的压迫和危机,在这个意义上,他更像是一个人本主义者。

沙尔夫采用的是(超)写实的平涂手法,他甚至有意弱化了笔触和描绘性,借以凸显画中植物和动物形体的独特质感一一准确说一种塑料般的触感,整个画面仿佛是由塑料玩具构织的“精灵小世界”。画中这些具身化的物种个个奇形怪状,它们瞪大双眼,吡牙咧嘴,无法确定到底是喜悦,还是愤怒,到底是天真,还是邪恶,也很难说它们是艺术家记忆中的童趣,还是想象中的泛灵化病毒.......具身化不仅体现在异形物种的塑造中,也体现在画面的构图中。显然,无论是辐射,还是旋转,抑或是对角线分布,他的画面始终在传递着一种运动感。正是这种运动感一—不光是瞪大的眼睛和目光,赋予画面或图像本身一种主体性权利。若按艺术史家豪斯特·布雷德坎普(Horst Bredekamp)的说法,这里的图像不再是一个忍受者或被生产者,而是一个生产者和行动者。2只不过在沙尔夫这里,这些具身化的物种并非人的变体或拟人—物,而是一种平行(等)于人类的新自然生命体。所谓“新自然”,指曾经我们认为的种种人造物比如塑料、水泥等制品,它们不再是自然的对立物,而是自然的一部分。因此,与其说是艺术家,不如说是(新)自然一物的游戏欲望创造了画面。

这是沙尔夫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次个展,难能可贵的是,他特意在个别画面的背景中加入了一些汉字,这些汉字一簇一簇仿佛是印制而成的,依稀可辨的词语有塑料、石油、二氧化碳排放、全球暖化、污染等,皆事关环保和生态。显然,这些词语构成了画面“非人/物”世界的观念基础和背景。此时,这些印刷的汉字不仅指的是新闻传播,也是波普的一种暗示,就像哈尔·福斯特在沃霍尔《金色的玛丽莲·梦露》中看到了忧郁和哀伤一样,在沙尔夫的画面中,无尽的狂欢背后同样是危机四伏。

也正因如此,当画面中物那天真而邪恶的目光直视着画外的时候,带给观众的不只是一种童话般的愉悦,还有恐惧和不安。这种内在的紧张也多少跟他的经验和心理创伤有关。上世纪80年代,他见证了艾滋病和毒品是如何肆虐纽约的,眼看着包括好朋友凯斯·哈林、巴斯奎特在内的一群艺术家因此而相继离世。这对他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时至今日依然在影响着他的创作。这种强迫性背后其实是内心的创伤和隐忧。不难想见,在这样一种卡通美学一━或按沙尔夫自己的话说是一种“波普超现实主义”中,何以会蕴含着深深的不安和恐惧。而这对于尚处在新冠危机之中的我们而言,仿佛一部人类世的寓言,更值得玩味和深思。

文/鲁明军,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青年研究员,策展人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