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从山水”陈如冬小品展

  • 展览海报
  • 作品1 陈如冬
  • 作品2 陈如冬
  • 作品3 陈如冬
  • 作品4 陈如冬
  • 作品5 陈如冬
  • 作品6 陈如冬
  • 作品7 陈如冬
  • 作品8 陈如冬
  • 作品9 陈如冬
  • 作品10 陈如冬
  • 作品11 陈如冬
  • 作品12 陈如冬
  • 作品13 陈如冬
  • 作品14 陈如冬
  • 作品15 陈如冬
  • 作品16 陈如冬
  • 作品17 陈如冬
  • 作品18 陈如冬
  • 作品19 陈如冬
  • 作品20 陈如冬
  • 作品21 陈如冬
  • 作品22 陈如冬
  • 作品23 陈如冬
  • 作品24 陈如冬
  • 作品25 陈如冬
  • 作品26 陈如冬
  • 作品27 陈如冬
  • 作品28 陈如冬
  • 作品29 陈如冬
  • 作品30 陈如冬
展览时间:
2021-09-01 - 2021-09-30
展览城市:
江苏 - 苏州
展览机构:
2256文艺空间
展览地址:
吴江区文联二二五六文艺空间(中山南路2256号)
主办单位:
苏州市吴江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
吴建书画院
参展人员:
陈如冬

展览介绍

任意之境

《“从山水”陈如冬小品展》序

海 山

说起如冬兄,愉快的,说他的画,却是冒险。像缥缈的云,轻盈飘逸,熟悉、喜欢,但试图描述行云的动静,是徒劳。因为,我发现,以前关于他的评价,突然,都变得似是而非。说他继承吴门绘画的传统,可他还浸淫岭南、京津画派,有许多源头,画路比吴门宽得多了。说他文徵明的味道越来越浓,也不觉得是称赞,“文徵明?给我一张白纸,不打样稿,随便画,跟他一模一样。”意思就是,要文徵明的味道太容易了。

通常的观点:陈如冬回归中国画的传统。其实,他正从传统的山中,走出来,哪里是回归呢?

看看他现在的画,不是那么回事。你认为他向传统深处挺进,他说,我要绘当代的中国画。

他不停留,不留恋达到的境界,怎么确定他?

那些赞美已经过时。

我迷恋过他的走兽画,马虎鹿猴,只只动的,走兽的性情、生气,跃然纸上,它们具有人的精神状态,整幅画面,却静极了,萧条淡泊。画走兽,他最初安身的看家本领,人见人爱,画下去,他可以成为一个动物园主。然而,他不画了。

人们谈他的青绿山水,总是干净,清清爽爽,素洁,淡远,清雅,烟云出没有无间……安静到令人不禁屏息,然后,摄人心魂。南宋以降的名家高手,高耸入云,悬崖峭壁上,无数攀爬者的身影,他抵达的高度,已望见前人肩项——正当多少人羡慕,足以满意的时候,他忽然说,不满意。

再次离开立命的地方。

过去的看法,不适合如今的如冬。震惊之余,我倏然感动。因为,他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画家。

不在乎履历,不是什么美院出身,没有工作单位。也不参加协会、比赛和评奖。九岁起,拜师画画,挣学费,谋衣食。又靠画,治病、养身,养家。他是个没有职业、头衔的职业画家。准确地说,是个以画为生的病人画家。

像遗世独立的侠客,不仰仗任何门户派别背景,叩拜绘画史上座座大码头,凭藉人所不知的秘技,笑傲江湖。所有与绘画本身无关的荣誉、称号,都恬淡超脱。没人忍受得了的孤独与寂寞,恰好使他的天赋和勤奋,安安静静地发挥到极致,没有浪费一点才华,完全依靠市场追崇,自成一家门面。

一路不容易,走到这个境地,照理,应该固守既有的地位、风格、利益,功成名就,轻轻松松。得到了想得到的,已经不是凡人。在业已完成的路上,来回,复制自己,走远……不是,他对不知要画什么,不知最终什么样子,更感兴趣。传统太熟悉了,熟如坦途,而他想画心旌荡漾的东西。如同一个决定,从今往后,与画愉快相处,只要过程。

“我现在画画,不为别的,为乐趣。”

这句话,与其说是对艺术思考,毋宁说,是对生命的理解。一次,他说,线条是什么?线条,是呼吸。一幅画,如果有生命,就要使人感受到呼吸、情绪。呼吸绘出来的画,不在于线条的有形无形,有形不累物,无迹去随风。倘若只用一个字,形容他的画,那便是“逸”。逸怎么来?规矩之外的东西,叫逸,任意到不受传统束缚,才出仙气的逸品。

只要画中国画,言必称传统,如冬与传统的关系,不在老生常谈的层次。传统如古人建筑的园林,古人也是别人,不能总住在里面。传统是骨子里的记忆,记忆属历史,但画家的现场,始终在当下。仅仅呈现记忆,跟写生没多大区别。带着记忆,造自己的园,这是他的乐趣——刻刻常新的创作状态。

他的绘画意境,最为人称道。写意空明,深谙虚白,是处理虚白与意境关系的艺术大师。不过,称他文人画家,他也不以为然:如今没有文人画,只有文人精神的画。他罕见的文士气质,高雅情趣,与生俱来,所以,文人朋友可能比画友还多。跟董桥、白谦慎等人合作,洛阳纸贵,与安之等竹刻、制陶(瓷)大师联手,一物难求。他的文人精神,趣味,如何养成的,还真是一个谜。

他的秘密,在这里。要是良宽再世,对如冬,绝不会说讨厌画家的画。

这次展览,叫《从山水》,“从”意味妙长,分开来,是人人,两人同行,还有放任的意思。古人的山水画,是他们逍遥的游记,从那些游记里,旅游一趟出来,是如冬任意的山水画。山色云气,超越物像,随心所欲,画成什么模样,任天意。高手无论文武,有共同的特点,让人看不清招式,而且,只有自己知道,在什么地方结束。

如冬是个好朋友,他的友谊,含蓄,平淡,悠然,耐久,跟他的画一样,是要珍藏传代的。我本意想说朋友份上的事,看见他新画的山水,忽有所感,预备的旧话,留待以后再说。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